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误会迭起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2343 2012-01-23 13:10:49

  “蹦!”身后是竹枝被折断的声音,芊尘惊慌失措的去推无忧,使了几次力才勉强推开,透过无忧飘散的发丝,惊见璟风铁青的脸色,没有丝毫表情,甚至连眉毛都没有皱起,嘴角却反常的勾了起来,没有一丝笑意,整个人冷冰冰的,显然已经是怒极了。

芊尘张张嘴想要解释些什么,却说不出话来,对上那双微微眯起没有丝毫温度的眸子,身子仿佛过了点一般的麻麻的,心咯噔一下,不规则的跳动起来。

“送小王爷回府。”

“璟风!呵呵,我后悔了……后悔了!”

璟风没有移开目光,只是直愣愣的看着芊尘,没有失望,没有嘲讽,有的仅仅是愤怒,一旁飞身出来一个黑衣人,眼观鼻,鼻观口,装出一副什么也没有看见的样子,手中泛起丝丝轻烟,无忧应声而倒,黑衣人利落地扶起半昏迷的小王爷一闪而逝。

看着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的璟风,芊尘只觉得寒气从脚底心直接窜了上来,他是那么的平淡,平淡的不真实,这个样子的她很陌生,很可怕,没有杀气,却凌厉的吓人,听得见他急速的呼吸声,脚下的步子慢悠悠地迈着,一下下踩在了她的心尖上,畏惧窜了她的心头,她下意识的想要往后退,却在后撤一小步之后声声止住,这……本能的挣扎,在他看来定是在火上浇油。

果然……

“你躲什么?”皱眉,眼睛眯起的更厉害了,整个人就像一个将要爆发的火山,危险,凌厉,似一匹手上的孤狼,攻击性,侵略性,占有***织并存,她知道,她触及了他的逆鳞,他的领域。

“问你呢!躲什么?”再次出声,却是不耐烦了,一大步过去,伸手扯了过来。

芊尘被他拉的生疼,身子也被带前了几步,却不敢再躲,“我……我……”紧张的舌头有些打结,“对……对不起!”

“对不起?”璟风看着她的脸,渐渐的有了些表情,似是不满,似是怜惜,似是无奈,似是愤怒。

“我……”芊尘真正力神无主起来,以往这么近的距离,她就会主动考上去的,可是,看着他起伏不定的胸膛,丝毫不敢动,整个人僵立在那里,形成无声的对峙。

璟风伸出手,一点一点的靠近,芊尘没敢躲,却害怕的闭上眼睛,嘴唇上传来指腹的碾压,有些痛,有些麻。芊尘心中有些悲凉,他是在无声的指责,指责她刚刚的越距?

心中的酸涩怎么也止不住,温热的液体盈满眼眶,最终再也盛不下,透过紧闭的缝隙躺了出来,慢慢变凉,满满滑落……

手指的力量却骤然而止,慢慢远离,芊尘颤了颤眉毛,睁开了眼睛,却只见了那份怜惜,和无奈。

千言万语最终消于无声,璟风低低的叹了一口气,语气依然生硬,却也增添了一丝温柔,“进去吧!”

手腕被牵起,璟风当先走了出去,芊尘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

璟风将芊尘推到椅子上坐下,自己斜依着桌子站着,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芊尘知道他是在等。

“刚刚,我们……”

“你们?”语气不善的强行打断,严厉的望了她一眼,无声的威胁,这是在警告,想好了再说!

“不不……”芊尘已经是惊弓之鸟,慌忙改口,“你看得出来,无忧醉了……”

璟风点点头,不置可否,扬了扬下巴,示意她继续说。

“他说你托他照顾我,还说……还说了那个计划是……”

“说重点!”眉毛一挑,态度蛮横,“你知道我想听什么!”

芊尘张了张嘴,也沾染了些烦躁,有些不想说,可是终究还是开口,“他说……说他……喜欢我!”

“喜欢你?然后?”

“然后让我抱他一下,我就……他醉了,真的没什么的!你不要误会!”芊尘耐心的解释。

“误会?”璟风稍微松了的眉毛一下子皱了起来,脸色也有些扭曲,本来尽力压制的怒火被一下子点燃,自嘲,诘问,失控,“呵呵,我看见我的未婚妻子和一个将要结婚的男子拥吻,你让我……”

芊尘也被激的几乎失去了神智,他的自讽,何尝不是讽刺,这直接触及到她的底线,她的自尊,“你……怎么这么不可理喻。”

“不可理喻?什么叫不可理喻!”他直视着她扬起脸,声声质问,霸道的逼视着她,“你是我的!谁也夺不去!”

血液轰的一声传上了大脑,芊尘无言以对,怎么忘了,他本就是占有欲极强的人,这种情况怎么讲的了道理,她在他的逼视下移开了眼睛,牙齿咬上了下唇,带起了一嘴的血腥。

霸道的人儿突然放开她,低低的呢喃了两句,“真拿你没办法……”

“松口!”命令的语气。

芊尘没有理他,反而将头扭向了一边。

“听话,松口!”

本来打定主意不理的,却抵不过那句软语相劝,下嘴唇从嘴里滑了出来。

“药在哪?”

“……”

“药在那里?”带着耐心的威严。

“柜子里!”终还是坳不过他。

“其实,我来是想要告诉你……”声音渐渐地温柔下来,仿佛将要风平浪静了,翻箱倒柜的声音和着说话声戛然而止。

“什么?”芊尘疑问,扭头想看他,回头时,竟然见他走了过来,只是脸上有些古怪。一只手拿着金疮药,另一只手紧握成拳,仿佛在隐忍些什么。

轻轻的将伤药按在她的嘴唇上,一遍一遍轻轻的摩挲,只是却一句话也没说,做完这一切,只是转身来到了床边,见璟风冷淡的态度,芊尘有些失落,怎么了?嫌弃了?就因为我被别人吻了?

“你看着阳春三月暖……”手掌松松握握了很多次,起伏的呼吸声渐渐平复,才听见他温润的声音。

“不及那盛夏六月寒!”芊尘脱口而出,甚是不忿。

“我用那掌护雪化水……”过了片刻,方才开口说话。

“岂不知心凉玉自寒!”芊尘不知怎的,倔劲也上来了。

璟风豁然转身,嘭的一声砸向了窗台,砸出了细小的纹路,“诗!你就写吧!”

“我就写是怎么了!”芊尘不明,说出口的话也很冲!“你不要太过分了!”

“你最好明白,是谁过分?”璟风咬牙切齿,烦躁的走着一字一句的说。

“你怎么能这样!”芊尘气赌,怎么能揪着刚刚的事不放!

“怎么?你反悔了?”璟风逼近她,不耐地问。

“反悔了又怎样?”芊尘嘴硬。

“你不要后悔!”

“不会!”芊尘从牙缝里逼出着个词,反瞪着他。

“你……”璟风气急了,指着她,满脸已经被怒气激地通红,气极地扬起手来,芊尘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呼!”急速衣袖声甩来,芊尘头往下一缩,疼痛却没有如期而至,只觉得一阵风扫过。

睁开眼睛却只发现他离开的背影,有些萧索,有些孤寂。

芊尘呆呆的坐在原地,盯着他离去的方向,怎的,就成了这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