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无忧大婚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2224 2012-01-23 13:10:49

  天还没亮,院子里就一阵喧闹,惊醒了在清净院子里的两人,芊尘早期洗漱,不管怎样,姐姐出嫁,妹妹总应该相送的,即使要面对那个从今天起就成为芊尘姐夫的那个人,即使会尴尬。

“要不咱不去了?”听雨看着站在门口踟蹰不前的小姐,试探着问。

“要去!”芊尘毅然决然的迈开步子。

“那走吧!”要去就要去,怎么跟赴刑场似地?听雨见芊尘的样子在心中暗想。

大红的绸布缠绕着树杈,映照着淡淡的,刚冒出尖尖来的新绿,一阵微风吹过,掀起了几番平静,渐渐靠近是忙得似乎脚不沾地的丫鬟老婆子们,人人脸上都沾染了些大婚的色彩,一派喜气洋洋的样子。

天阴阴的,隐隐从东边传出来些亮光,只是看上去有些压抑,但这丝毫影响不了喜庆的气氛……

走到厅堂前,正对着的就是被喜服映照着光彩照人的新娘子,阴阴的天空看不见太阳,芊尘觉得雅蝶幸福的笑容甚至比和日光还要刺眼,今日不同昨日,昨日里,她尚不明确的知道他的心思尚可以泰然自若,可先进却几乎没有办法正视她幸福的脸,无关愧疚,无关心疼,只是因为感叹,为柔如水的孩子,嫁给个不爱他的人,是福?是祸?

雅蝶抬头一笑,顾盼生姿,“妹妹来了!叫我再好好看看!”

芊尘一笑,释然,“都说新娘子最美,却原本是真的,姐姐你好美!”

“妹妹过誉了,待到妹妹出嫁时定是美若天仙!”

芊尘一笑,未曾言语,却还是波动了内心柔软的琴弦。

正说着,门外传来了吹吹打打的声音,一旁站着的微胖的喜娘慌忙从桌子上拿起喜帕,小心的盖在了雅蝶的头上,雅蝶嘴角的欣喜与期待灼烧了芊尘的眼。移开目光,却悄悄看见了喜帕上的刺绣龙凤呈祥。芊尘闭了闭眼,龙凤呈祥吗?但愿……

迎亲的队伍停顿在了门口,喜娘牵起雅蝶的手,牵着她往外走,众人簇拥了上来,芊尘不着痕迹的退到了人群的边缘,默默的跟着众人往外走。

走到门口时,正看见无忧翻身下马,站定后回身,却一眼就锁定了她,就这么深深地凝视,没有移开目光。芊尘第一次在他的眼神里什么也读不出来,黑漆漆的一片,脸上挂出的笑意是那样的虚假,公式化,脸色极为淡然到仿佛这场婚姻和他没有关系,他就如同一个旁观者一样参与。

只是,在锁定她的时候才会溢出了一丝情绪,一闪而逝,快到前尘没有反应过来就过去了。

许是宿醉的原因,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盯着无忧发红的眼睛,芊尘第一次感到他是那么的看不懂无忧,曾经的理解,曾经的爱慕,曾经的退缩,曾经的伤害,她都认为她理解他!可是,昨天,只一夜里,她全部被推翻,他的痴情他始料未及,他的隐忍她不曾知晓,之前,他一直带着一层面具,而今面具摘下,她却感觉到异常陌生,他是谁?

芊尘移开目光,看向雅蝶,眼的余光里却是看见了无忧嘴角的无奈的笑,发苦,发涩,发酸。芊尘想自己很残忍,无法给于,却必须伤害!

喜娘急匆匆的将红绸缎递到无忧面前,无有没有接,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喜娘,抬眼去找芊尘,神色有些扭曲,痛苦。侧移了一步,眼看着就要向芊尘这边走来,芊尘一惊,对视着他的眼睛,满是哀求,无忧生生的止住了脚步,遥遥的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接过了红绸缎。

喜娘觉察到了异样,洋溢在脸上有些夸张的笑意一僵,继而若无其事的言语,“新郎牵新娘上花轿喽。”

蒙着面的雅蝶什么也看不见,只是被无忧引着一点一点的往轿子上走,纤细的腰肢不堪一握,轻纱的嫁衣摇曳生姿,只可惜一腔的火热却遇上了冰,烟花三月,天空中试探着飘散了几滴余地儿,继而绵绵春雨若一个大网子照了下来,沾衣欲湿,湿润了人的脸凉凉的。

=============================

城门口,突如其来的春雨儿也打湿了一群全副武装的人群,当先的一人穿着软甲,骑着一匹枣红色足踩四点雪白的大马,身后跟了几个虎背熊腰的大汉,看上去很是凶悍。每个人背上都背了几桶弓箭,看上去蓄势待发的样子。

行进声吓坏了一旁玩啥的孩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旁面的大人连忙捂住他的嘴,声音瞬间变为呜咽……低低的,浅浅的……

“小心点,别惹急了他们,肯定又是哪家公子哥出去大猎吧!”

“嘘!小点声!”一旁的人阻止他,“你没看到那是祈王的牌子?”

“祈王?是他!”

“你还不知道吧!今天小王爷大婚,祈王自然是不会出席的!”

“……”

这支队伍在城门口站了很久,从议论纷纷的声音渐渐响起,到有渐渐消散……

=============================

雨渐渐大了起来,无忧皱了皱眉,半扶住雅蝶,无忧一只手抚上她的肩膀,使力一托,雅蝶本能的一颤,却顺着力道钻进轿子里,喜娘在一边看着,脸色有些发霁,但也不好说什么,在上流社会,倒是有个习俗,新郎抱新娘进轿,但也这也没什么,只是这样做驳的新娘的面子太明显了吧!

眼睛扫过众人,却没有再次在她的身上停留,僵硬的笑着向一边的众人拱了拱手,以示告辞。无忧翻身上马,决然流利!

马儿一声长嘶,催动蹄子向前行进,挺拔的身子随着俊俏的白马一颠一颠的,背影几番萧索,几番落寞……

=============================

踏雪扬蹄,一声长嘶,城门口如雕塑一般的人群动了,当先的人一拉缰绳,马儿如离弦的箭一般的飞跃而出,杀气,凌厉,嗜血,凶残……

整个队伍仿佛化成为一个人,是整齐划一,肃穆庄严。像一把杀气凛然的利刃划破长空,直击远方……

众人纷纷闪避,硬生生留出来了一道宽敞的路儿。

喜庆的声音渐渐地远去了,却更加的心思恍惚,头无意识的扭了开去,几乎没有焦距的望向了城门……

马蹄“得得……”城门渐远,领头的人儿终于还是忍不住回首凝望……

次日一过,我们再无可能,无忧不舍,还是回头……

时光交错,空间隔绝里,谁也没有望进谁的眼眸里,但遥遥的似乎两双眼睛四目相对……

路延伸向远方,远远地几乎雨天相接,看不见尽头,一切都结束了,听不见,看不见了!只余下两行浅浅的马蹄印儿,散散的排列在地上,或许等会儿,也就不见了……

不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