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事前准备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1950 2012-01-23 13:10:49

  靠近院子的时候,已经隐隐地觉察到屋内有人,还未未来得及辨认,听雨已经从屋子里跑了出来,仔细的打量了她会,长吐一口气,“小姐,你终于回来了。”那语气,仿佛她去历经了九死一生的大事,现在欢庆余生一般。

“啊?小主子,你还活着!”惊蛰从后面冒了出来,表情更加夸张,还特意装出惊恐的样子。

“胡说什么!”听雨暴怒,抬脚就踩。

惊蛰不闪不躲,安然的受了这一脚,翻了个白眼,“不知道刚刚是谁把皇宫当成有去无回的野兽窝,有去无回的!急得直转圈,转的我眼都晕了!我差点拔剑去宫里救人,你就回来了!”

“你……混蛋!”听雨见惊蛰揭她的短,小脸一下子通红,一字一句的骂出声来,脸色更加轰的娇艳欲滴。看着惊蛰吊儿郎当的样子,羞愤不已,一脚揣在他的小腿上。

“哎呀呀!打是亲,骂是爱,爱到极点用脚踹,小仙女原来……”

“不准说,不准说!”听雨霸道的打断。

“哼哼!”惊蛰不满的哼了两声,还是住了嘴。

看到这里,芊尘没忍住,终于还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一翻打闹,倒是冲淡了芊尘郁闷的情绪,焦躁和杂乱渐渐退去,开始清醒的重新审视这个问题。

“小主子!你可笑了,你不知道,你刚刚的样子真的像是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啊!”

“惊蛰!”听雨急急的有想要阻止,“你不知道就……”

“不知道什么?不知道到新郎子消失了?”惊蛰不顾频频冲他眨眼示意的听雨,自顾自得往下说“走了就走了摆,又不是不回来,难不成还有去追?哭丧着脸干什么?”

“你说什么!”芊尘脑中精光一闪,不动声色。

“什么什么啊!不就是要去边疆吗?”惊蛰满不在乎,“这些,不难猜,再加上我有天天在你这里,自然是猜到些内情的!”

芊尘呆呆的看了他一眼,这个是不难猜,细作现在大概也已经上路了,本来就不是个十分隐蔽的事,只是起到迷惑认识的作用,所谓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可是,惊蛰就这么直白的说出来,是为了什么呢?难道不该避嫌嘛?难道不该顾忌一下吗?真的是一无所知,还是另有所图?惊蛰,我到底该不该信你?

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刚刚那是暗示吧!既然如此……

“我是问你之前说的什么?”

“走了就走了摆,又不是不回来”嬉笑着说的,眼睛四处乱飘,时不时的于芊尘交汇一下。

“不是这句,是最后一句”

“啊……哭丧着脸干什么?”惊蛰作沉思状,像是努力回忆。

“中间那句!”芊尘继续逼问。

“哦?难不成还去追?”惊蛰笑得有些别有深意,有些夸张。

“就那么想让我去追?”轻笑出声,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只是仿佛是一片赤诚,其他的什么也看不到。

“什么?小主人想去?”瞪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还特意站的远远地,开始上下打量她。

“玩笑……玩笑!”芊尘悻悻的一笑,没有任何表示。

“真的?”惊蛰似笑非笑地抱起膀子,似是在判断这句话的真实性。

半真半假的话听雨实在没有听懂,想要插嘴,却不知道说什么,看两人争论玩了,有些疑惑,“我怎么有些迷糊!”

“别迷糊,你家小姐正在动歪主意,奉劝她一下!”

“是吗?”

“不是!”芊尘斩钉截铁,咬牙切齿的否定。

“得得!当我什么也没说1”惊蛰后退了两步,移近窗户边上,“今儿个我还有事,不能陪你们瞎聊了,先走了。”

话音刚落,就没了人影,确定再也看不见的时候,芊尘转过头来,神色有些严肃,“听雨,你去听雪那边,让听雪准备几辆马车,几个人,伪装成我家的人,来接我!”

“小姐,是想……想……”经此一提醒,前一后果一串连,听雨也终于意识到了芊尘的想法,“那……惊蛰也是在说这个?”

“恩!追上他是不可能了,这里还得的耽搁两天!”芊尘声音里还是有些挥之不去的哀伤,却也有些无奈,“总不能把他扔在边疆上不管不问吧!再怎么说他也是我未来的夫君啊!”

“恩!”听雨凝视了几眼芊尘,看着她似乎是心意已决,也就不在劝说,她本就更像个江湖儿女,再加上心思简单,没有什么是非观念,现在芊尘的决定在她看来非常正常,那里还记得惊蛰刚刚让她做的“劝说”?

转身欲走时,芊尘却又拉住她,“找漓伤模仿我爹的字吧,还是谨慎一点好”

“知道!知道!”听雨满不在乎,半个身子已经探出了窗子,“漓伤的字谁模仿不过来啊!”

芊尘看了看大敞着的门,艰难地扯了扯嘴角,放着好好的门不走,一个个的都跳窗户,还真是……默契。她想恐怕她这里怕是永远也不会出现踏破门槛的说法,踏破窗栏倒有可能!

眼神一划,却又见到那窗户上的裂痕,脸上的表情在一瞬间凝固,顺着纹路裂开,不细看倒是真像一道花纹,恍恍惚惚的走进抚摸,真实的触感却透着恍惚,依稀的还能感觉到他的怒气,指腹反复的摩挲着细小的痕迹,传来粗糙的感觉,一瞬间仿佛是触摸到了他的温度,遥遥的看见他嘴角的笑,“双儿……”

还没有看清,业已变淡,只看到竹影儿摇曳,阳光照在地上深深浅浅的光斑,抬头遥望西疆,层层的院墙却阻隔了视线,遥遥的白鹭在相互追逐,嬉戏,忙忙天空似乎只余下这一对影子。

芊尘竟然笑了起来,璟风,你见到我会是什么表情?笑着笑着,又打湿了睫毛,原谅我好不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