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善后的事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1994 2012-01-23 13:10:49

  “爷!你终于来看奴家了,奴家想死你了。”刚进到里见,听雪迫不及待地扑了上来,犹如饿狼扑食。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芊尘打趣她,“你还真是荤素不忌,你家爷我现在是女的。”

“谁叫爷你男女不定呢?”还伴着委屈的样子,“还不来哄我?”

听雨扑哧一声笑了,“不许你夺,她是我的!”

“爷……你是不是娶了家里的,就忘了我了!奴家等的你好苦啊!”守着扯住她的手,奋力摇晃,可怜兮兮的发出撒娇的声音。

“哪能啊!你们都是我的至爱!”芊尘忍着笑,抚摸着她的脑袋。

“怎么办呢?爷一个,我们有两个”听雪先是眉开眼笑的,后来又收敛了神色,佯装沉思,“不如我们把爷给砍了,一人一半好了!”

一旁的惊雷一声闷哼,之后生生地止住将要脱口而出的笑声。芊尘翻了个白眼,“是不是还要商量一下,怎么分好?横着,还是竖着?可别分不均了!”

“这个问题有待商榷!”听雪郑重其事的点点头,上下的打量着芊尘,那眼神仿佛要把她大卸八块,果然,听雪不失时宜地加了一句,“的确是得拿个称来称一下,可别真的分布匀了……”

听雨本来还拉着听雪的手,一听这话,啊的一声甩开,一脸嫌弃的看着她,“爷就靠着皮囊吃饭,划破了我才不要,给你……给你!”

芊尘翻了个白眼,差点背过气去,这是,骂我小白脸?面色不变,“小蹄子,有人治得了你!”

“恩?”听雪听出了端倪,“难不成有人和我们家爷抢雨丫头不成?”

“天气不可泄露!”芊尘神秘莫测,一脸夸张的笑。

“丫头?”听雪笑眯眯的过去瞧她,“你动了凡心了!”

“你就听小姐乱说吧!”说完,红晕就爬上了脸,听雪一看笑的更厉害了!

“小姐,是想什么时候离开?”每次,都是惊雷提出这样煞风景的话,每次都能惹得听雪直跳脚。这会儿一听他说出这般话来,慌得拿手掐他,只是惊雷面不改色。

“五天吧!”芊尘一笑,并没有什么不适,“太早了就说不过去了!”

“小姐?”听雪小心的打量芊尘的脸色,并没有听雨传说中的那么吓人,但还是不放心,欲言又止。

“我没事!”芊尘岂会不知她的想法,直接说出来让她安心,“我走后,你们两个看好这片地方!”

“不行!”

“我跟你去!”

一高一低的声音重合,惊雷和听雪两人对看一眼,又同时看向芊尘,一脸坚持。

芊尘哑然失笑,“你们两个可真是默契……”

“小姐,你一个人去边关,势单力薄的,有我们也好有个照应!”

惊雷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他,看样子也是丝毫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

“这边,总不能空缺。”

“不会!我相信他们的能力!”这次是惊雷说话,听雪在一边直点头。

“小姐是担心我们能力不够?”惊雷倒是继续说。

“不!”芊尘慌忙否认,

“不信任我们!”

“不!”摇头,“我信任你们甚至甚于自己!”

“那就没事了!”惊雷从容的看着她的眼睛,“小姐的事就是我们的事。”

芊尘一惊,潜意识里,一直觉得是自己做错了,所以应该承担这样的后果,即使孤单,即使失落,那也是她自找的,她自作自受,是她应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的代价,这是她任性的代价,她不信任他的代价。可是,现在,惊雷以这般隐晦的方式告诉她,她不是一个人!他们和他同在,他们支持着他!

“小姐,别这么折磨自己了,这件事是个误会,不是你的错!”被惊雷这么一点,听雪也明白了过来,再加上本来就比听雨敏感数倍的性子,安慰出来,“二殿下,想必也不想让你有这般念头!”

芊尘兀自发了一会呆,方才转过头来,“谢谢你们!”

看着芊尘明朗了的眼神,听雪会心一笑,“你都要娶我了还谢什么?”

“对了!”芊尘想到那个死皮赖脸的要跟着的家伙,“等准备好了,你们就先启程去,那边应该也有我们的产业!”

“恩?”

“是!”

听雪凝眉去看惊雷,惊雷若有所觉,皱皱眉,“小姐吩咐的自然有原因。”

“你就是个榆木疙瘩!”听雪甩头过去,摆了一张臭脸。

“带了一个不知道应不应该带的人!”

“谁?”这下几个人的反应倒是很一致。

“那个被听雨捡回来的人!”

“惊蛰?”听雨惊呼,脸上先是震惊,还没有退下去的脸却更红了。但是脸上却迸发出跃跃欲试的神采,很像……猎人看到了猎物!

“就是他吧!”听雪兴致勃勃地端详着听雨的反应。

“不是!”听雨倒是斩钉截铁。

“呦,呦”听雪摇晃着脑袋,“欲盖弥彰啊,欲盖弥彰啊!”

“你……”脸涨的通红,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转身看着状似一脸平静的芊尘,“小姐,她欺负我!”

“哦?”芊尘故作惊讶,“没看见惊蛰啊,他怎么欺负你了?”

听雨狠狠地瞪了芊尘一眼,转过身去,“不理你们了!”

“好妹子……”听雪那边过去安慰,芊尘笑了笑,却在窗户的拐角处看见了那间房子,遥遥的,依稀还能听见他的音容笑貌,依稀可以看懂他眼底的深意,依稀懂得了他眼底的复杂。

为什么,无时无刻,我都没有办法不去想你!

“小姐,又想起二殿下了呢!”听雪自认为很小声的说。

“不过这次正常多了!”听雨直接不加掩饰。

“该回去了,他们该找急了!”说完不再留恋,转身离去,心中感叹,睹物思人,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用处,我只是想见你!

三人看着芊尘离去,默默对视,听雨跟上,只是低低的呢喃,“不用担心,小姐她,很坚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