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暗流涌动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1458 2012-01-23 13:10:49

  马车晃得人昏昏欲睡,不宽的官道上稀稀落落地来往着些许人,透过车窗,路边闪过一成不变的凄凉的景色,荒芜的土地上只余下孩童和老人在挣扎着耕作,太阳火辣辣地照在大地上!

“民不聊生啊……”芊尘放下车帘,不忍再看。

“能活着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幸运!”惊蛰不屑,一边驾驭着马车,一边透过掀开地车门帘往内看。

“他们很可怜,你怎么……”听雨下意识地想要反驳。

惊蛰摇了摇头,未曾再说。芊尘却接上了话,“惊蛰是与战场上比?”

惊蛰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有些疑惑,“你知道?”

“未曾见过,有耳闻罢了!”

“唔!”惊蛰了然点头,转向听雨,“跟你家小姐学学,真是那叫什么……孤陋……什么来着?”

“孤陋寡闻,这都不知道!”听雨一瘪嘴,笑他。

“恩!孤陋寡闻!”惊蛰重重地点了下头,很认真地重复。

听雨反应了会,知道自己被耍了,跳起来就打他,马车被拉扯歪歪斜斜地往前走,一路颠簸。

突然,一阵风吹过,隐隐地带了学不寻常的气息。芊尘一凛,端坐,眯起眼来看向远方,惊蛰也停了下来,回身解下了门帘。

声音渐渐近了,马蹄声,弓箭声,吆喝声,斥骂声。田地里的人们开始四散逃离,一时间场面极其混乱。

“救命!”

“啊……”

“饶命,官爷饶命!”

芊尘刚想把窗帘拉开,看一下情况,马车一瞬间变得颠簸起来,似是尽力驾驭,然而,马蹄连连越来越近了,马的长嘶生和人的哭喊声混在一起,听上去很是惨烈,时不时传出几声嘶鸣,人畜共悲。

功败垂成,尽管惊蛰的车技高超,还是比不过马儿的速度,子一声长嘶中,马车骤然停了下来。

“小主子,怎么办?”沉稳的声音从外面压低了传进来,只是没有多么慌张。

“小姐,这些都是什么人?”在同一时间,听雨也开口询问。

芊尘摇了摇头,投过窗帘观望,却被探头进来的惊蛰先一步拦住,“小主子,勿看!”

见惊蛰拦着,芊尘伸出的手缩了缩,没有掀开,反而微弯着身子,向车门这边靠了过来。

见芊尘执意要看,惊蛰没有拦着,往后小退了半步,留出来了些许空隙,侧了侧肩膀,手却没有收回,往前虚伸着,盯着她的动着。

只一眼,芊尘就觉得胃沸腾了一般,搅得难受,眼睛竟然一黑,遥遥的就要倒下去,那几乎已经算是人间炼狱了,血红铺在地上,发着暗淡诡异的猩红,残暴的被肢解的肢体四处都是,不少人躺在地上呻吟,更多的人则是无头苍蝇一般地乱转,继而拼命地往中间挤,尖叫着,哭泣着,蠕动着,翻滚着……

“呕!”听雨未知所以,也跟着探出头来,惊蛰阻止不及,只是看着她的脸一瞬间白了起来,只扫过一眼,就不敢再看,伏只在门框上呕吐,惊蛰无奈,俯身去抱她,另一只手虚扶着芊尘,芊尘摆了摆手,自己站起来,脸色铁青,也失去了血色。

听雨何曾见过这景象,惊得手脚酥软,整个人紧紧地抱住惊蛰,许是想借着他的力量缓一会。芊尘没有注意,闭了闭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血腥,杀戮,在战城上向来就是不少的,战争外……亦然!

再睁开眼时,脑中已经一片清明,环顾四种,身后是一片树林,树林侧右后方是一片山崖,隐隐约约地可以看见一条小径,左侧是小山丘,稀稀落落几棵树木根本就遮不住几个人。若是逃跑的话很简单,但是……救下他们很难!

远远的可以看见正在驱赶人群地骑兵,距离那边的人很远,看不清楚来人的容貌,只是隐隐约约猜到那个脸上有狰狞伤疤的男人似乎就是首领,再就是看得见背上满篓子的白羽,那怕就是箭吧!一阵阵光影闪过,打磨光滑的武器闪着寒光,满地的尸体证明了它的锋利。仔细看时,盔甲合身,看上去颇像一支正规军队。

正规军追逐平民,难不成有什么阴谋?

“围猎!”惊蛰声音很清冷,退去了表面的嬉闹,沉稳了地性子显露出来。眼神里地犀利可以一眼望到底,整个人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像极了……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