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真情流露(2)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1524 2012-01-23 13:10:49

  刹那间,危险笼罩在心头,几乎本能地,芊尘往右边一躲,寒光闪过,擦着脸颊,飞了过去,与此同时,身子忽的被带倒,堪堪地躲过了第二道寒光,还未落地,就和听雨撞在了一起,还未来得及回头,却先听见利器入肉的声音,风驰电掣间,惊蛰拉着两个人,带离了危险,却再也腾不出第三只手来,退无可退,躲无法躲,索性直接以肉身相接。

落地的瞬间转头看时,只见一支箭没过肩膀,另一支箭穿透小腿,正滴滴地往下掉血,手指间夹着一个,虎口却因为使力过大,有些裂开了,打空的箭钉在了树上,“铮”地一声轻响。

千算万算,竟然忘了袖箭,西凉狡诈,又袖箭的确是不足为奇!连弩六只,若不是惊蛰,几人说不定就命丧于此!芊尘挣扎着想要起来,却惊见惊蛰将手上的箭矢反手掷出,伴着那人一声惨叫,手被牢牢地定在了地上!

芊尘匆忙中想要为惊蛰把脉,惊蛰无所谓地笑笑,抽出了手,面色有些惨白,“小主子,迷,药!走吧!”

“我先看看!”芊尘并不信!

“岐黄之术,我们这种人是一定要懂得!”惊蛰挣扎着往前走,“我不知道我的神智还能维持多久,快走吧!”

听了惊蛰的话,芊尘先是一愣,随即拉了拉不明就里的听雨,“快走,此地不易久留。”

听雨见惊蛰这个样子,有些焦急,眉头都促成了一团,不安的咬了咬下嘴唇,“你……”

“小仙女!”挑眉一笑,明朗的笑却因为僵硬的脸色多了几分惨淡,“看来你得扶着我了!”

“好!好……”听雨已经带着哭腔,毫不在意惊蛰的暧昧,伸手将他揽在怀里,还仅仅的抱着他。

惊蛰回神,冲着芊尘眨了眨眼睛。芊尘只觉得一阵无奈,都到了这种境地了,他竟然,还有力气“调戏”听雨?这人还真是,适应性超强啊!

三人暗中埋伏在高地,透过稀疏的树叶,隐约可以看见那边的动静,果然不出所料,众人找到那头领后,没有选择继续追捕,只是抬着他匆忙离去了,三个人松了一口气。

只是,听雨看着入骨的箭头,又开始呜咽,惊蛰无奈的叹气,脱下外面的马褂,和芊尘对视一眼,然后诡异的眨眨眼,不等芊尘明白,就突然猛地拍向箭尾,剑激射而出,带出一长串血珠,惊蛰闷哼一声,紧闭了眼睛。

“啊!”停雨吓了一跳,连忙过去扶他,鲜红的血染红了她的袖子。芊尘掏出手绢,慌忙为他止血,听雨颤着手用马褂勒紧他的伤口,却泪如雨下。

惊蛰猛地睁开眼睛,看向听雨的眼睛,“别哭,小仙女,你哭起来就不好看了!”

听雨“恩恩!”出声,泪却落得更凶了。

惊蛰抬起没有受伤的那只手,轻轻地为他拭去泪痕,“不痛的,我都不哭,你哭什么?”

轻轻的捉着他的手,摩挲着,“我也……不知道!就是想,忍不住!”

“好了,好了,在哭就丑了!”

“恩!不哭!”

“呵呵”惊蛰拿手蹭蹭她的脸,“来,扶我。”

“恩!腿……腿上的!”下意思的答应,等反应过来,又记起了他腿上的伤,看向那边时,却见芊尘冲她无奈的摇了摇头。

芊尘似笑非笑地盯着两人,看了半晌,继而转向惊蛰,一脸调侃。“软香在怀,再大的痛也可以忍过去!在下甘拜下风,佩服!佩服!”

“恩!有听雨在,连麻沸散都不用了!”惊蛰看上去很认真,目不斜视地回答仿佛真的是那么回事!

听雨明白过来,却被感动撞得内心生痛,他不让她心疼,竟然,和芊尘配合,瞒着她就将小腿上的箭矢拔出。而她竟然肯不见他丝毫的痛楚与不自然。轻轻地拥着他,扶他起身,小心翼翼地看他每走一步时的表情,每次一见他皱眉,就不由得惊慌失措。

芊尘无奈,冲惊蛰撇撇嘴,惊蛰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脸上的笑意却更加明显起来,将隐藏的痛苦似乎都压了下去。

这般忍耐,定然很痛苦吧,芊尘暗想。可是,又怎么能说不是幸福呢?

“那个小女孩说在这里断崖的地方,有一条路,下山,直通着他们村子,想来应该是为了防备,我们可以去那里避一避!”

“好,那咱们就去那里,给你家的那位养伤!”芊尘笑了笑,看了看惊蛰,流利地接话。

听雨咬唇轻瞥她一眼,却也没有出言反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