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有风,自那天起,再也不必追

岩石背后的女孩,终究还是为你落泪

  “少爷!”

夜晚,漆黑如墨,海边伫立的神秘古堡却金碧辉煌,闪耀的灯光照亮了一方云空,却照样暖不了他的心。

南宫辰面无表情的站在古堡外,看着笑得一脸掐媚的仆人和毕恭毕敬的保安,有些鄙夷,海风吹过来,竟有些涩涩的味道。想着自己要踏进这个高墙红瓦的囚牢,去见他这一生最不想见却又必须面对的人,南宫辰竟有些迈不开脚步,也不知道站了多久,冷冷的海风吹得他麻麻的。

“少爷!你回来了?怎么不进去?老爷和夫人等了你好久了!”

保姆兰姨心疼的看着这个她从小养大的孩子,他的委屈,她又何曾不知道?只是···

“少爷,快进去吧!外面凉。”南宫辰终于回过神来,抖了抖精神,勉强露出一点笑容,径直走入大厅。

“少爷好!”一旁的女佣连忙推开门,迎面而来的是一股冷气,冷得让人透彻心骨,冷的让人寒毛耸立。

南宫辰也不多话,漫不经心的瞟了一眼旁边沙发上冷峻的身影,便径直要上楼。

“站住!”

低低的吼声充满了寒气,带着不由分说的强迫,很明显,这个声音的主人很不满:“怎么这时候才回来,不知道我在家等你吗?!”南宫博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摘下了眼镜,精明的眼神中更透露出了不可挖掘的神秘,手中的玉石钻戒浓厚典雅,象征着他无以伦比的权力。

“怎么不说话?过来!”南宫博见儿子不塔理他,更为气愤,“倏”的一下站起来。

坐在一旁的沈佳美见气氛不对,连忙站起来,拉住南宫博的手,“好了好了,别生气,好不容易见儿子一面,还发什么火啊?儿子,快过来!妈妈都想死你了!”沈佳美一边劝慰着南宫博,一边又招呼着南宫辰,10年了,一向如此!

唉,累啊!

南宫辰本打算上楼,忽然听见妈妈这么说,心里有种暖暖的味道,没办法,只好极不情愿地迈动步子,慢腾腾的走向沙发。

“说吧,什么事?”南宫辰铁着脸,随心所欲的坐到了沙发上,邪魅的双眼,无所顾忌的盯着这个家所谓的“老爷”。

“你!”南宫博本想发怒,又碍于沈佳美的面子,只好先忍了下来,“你不小了,我和韩家商量了,你和韩月影订婚,就在下个星期的校庆晚会上,你准备一下。”

“我不同意!”南宫辰直接挑明了观点。口气没有丝毫改变,“我的事情,不用你们做主!”

“不用我们做主?”南宫博冷笑,“你是南宫家的人,是我的儿子,你的事情,我不做主谁做主?”

“哎呀,儿子,你也不用那么着急就下定论啊。”沈佳美接话道:“那韩月影的确很不错,有教养,长得又漂亮,最重要的是,她配得上你,儿子,你好好想想吧···”

“不用想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次让你们操控我的命运!我不回娶韩月影,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南宫辰甩下一句话,便破门而出,开车扬长而去。

“诶!儿子!”沈佳美急忙想要追出去,却被一双大手拉住,“不准追!由得他去!”南宫博铁青着脸,嘴唇气的瑟瑟发抖。

“可是,老爷,辰儿不愿娶韩月影啊,要不要再商量看看?”

“不用商量了!这事就这么办!下周的校庆晚会依旧举行!”南宫博不再多说,气冲冲的上了楼。

沈佳美看着远去的儿子和上楼的老公,无奈的叹了口气。

海湾。

此时天色已晚,白天三三两两携手走过的情侣早已不见了踪影,只留下甜蜜的气息得以温存。

多么熟悉的影子,多么清晰地话语,多么令人肝肠寸断的淡淡薰衣草香,可是,东西的主人却早已不知去了何处,或许,是,天堂吧···

南宫辰静静地坐在一块岩石上,听着不断冲击的海浪奏成美妙的乐章,猛烈的海风凌乱了他的头发,一小块额头露出来,竟有一块清晰可见的疤痕,淡淡的,似乎一位沉睡已久的老者在默默地向海风讲诉他的故事。

“心儿,你在哪里?如果你还在,我就不用这么痛苦了吧?心儿,心儿。”南宫辰小声呢喃着,不知道为何,他的脑海里竟然清晰地浮现出冷冰心的画面,挥之不散。

“看来你很喜欢这个地方啊。”背后突然冒出的女生,着实吓了南宫辰一跳,南宫辰愠怒的回过头,却见远处的女孩

穿着一袭白色的长裙,头发懒懒的披在胸前,水晶项链莹白无比,衬出她苍白的面孔,盈盈的眼波在月光的照映下,显现出哀怨,不舍,与痛苦。

“辰。”

“心儿!心儿!是你吗!”南宫辰喜极而泣,连忙站起身,跑了过去,可是女孩仅仅一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像一阵风,来无影,去无踪。

“心儿!你在哪!我知道你回来了,对不对?你回答我啊!”南宫辰失望的抱头痛哭,他的心儿为什么不敢见他?她的眼神为什么那么凄凉?她是有苦衷吗?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月光下,

一个男孩面无表情的望着海面。

却不知,岩石背后的女孩,

却在为他哭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