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有风,自那天起,再也不必追

有风,自那天起,再也不必追

樱沫婉莹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3-07-30上架
  • 22195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凄凄切切,最终魂断梦醒

  “小姐,要不我送你上去吧?”

豪华的奥迪车内,司机莫叔担忧的望了望身后的女孩,不禁叹了一口气。

“小姐,其实有些事不用你自己去做的,交给我们就好了,老爷和夫人特意交代···”

“不用了!‘女孩放下手中的笔记本电脑,冷冷的打断了莫叔的话语,抬起头,坚毅的眼神里透露出不耐烦和漠然。

“我先上去了。”女孩没有再多停留,直接打开车门,甩下一句话,扬长而去。

“唉!”莫叔看着女孩远去的背影,沉重的摇了摇头,“小姐,你为什么···”

“梦影教学楼?”女孩彷徨的站在偌大的操场上,慢悠悠的吐出几个字。

虽说有强大的记忆力和无敌的方向感,可是第一次来这么大的学校,对于环境一点也不熟悉的她还是找不到这栋会议室,想找同学问问吧,可是操场上,教室里,一个人影都没有,大概都去听什么音乐讲坛了吧。

“算了,不过是一场无聊的音乐讲坛,找不到就算了。”女孩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眼神不觉凌厉了许多,转身即将离去,忽然,一阵悦耳的钢琴声忽近忽远的传来,带着些许伤感,些许无奈。女孩静静地伫立了良久,用心的聆听着钢琴的心意,当琴声与心灵融合的一瞬间,竟有些巧合般的沉醉。

“这琴声,怎么这么熟悉?”许久,女孩回过神来,风凌乱了她的发丝,也凌乱了她的心绪。抬头寻找,终于在琴声的指引下,在茂密树林的背后,那几个金灿灿的大字刺得眼睛疼。

“梦影教学楼”

悠扬的琴声由远及近,也由舒缓渐渐地变向激昂,女孩站在门外,犹豫了好久,终于徐徐的拉开了大门,舞台上的男孩映入了她的眼瞳。

久曾相识?

原本空荡荡的教学楼坐满了同学,大家都听得太认真,丝毫没有注意到无端闯入的女孩。女孩找到了最后一排的位子,也是最后一个位子,慢慢的坐了下去,细细的端详着台上的少年。

金色的的头发遮住了大半部分额头,浅褐色的眼睛专心致志的盯着琴键,带着那么一丝丝莫名的情愫,修长的手指沉着稳练的敲打着黑白键,他像一位王子,而琴声就是他的全部财产。

好熟悉,好熟悉,好熟悉······

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女孩身体里涌动,似乎想要蹦出来似的。女孩有些头疼,连忙轻轻地捶了捶自己的脑袋。

一定是太累了,从英国飞回来,时差都还没倒呢。女孩头靠着椅子,眼神越来越模糊,台上金发少年的身影也越来越模糊。。。

终于,她的头一歪,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爸爸妈妈,呜呜,不要走!不要走!”女孩瓷娃娃般的脸庞由于情绪激动显得她越发苍白,水灵灵的大眼睛充满了泪水,粉嫩的小手死死的拽着苏然的袖子,眼神里是绝望,是难以掩饰的被欺骗的愤怒。

“萱萱乖啊,不要哭,妈妈只是和爸爸出去工作三个月,就三个月,好不好?”苏然见摆脱不了,只好蹲下身,轻轻地搂着女孩的身体,替她擦去眼角的泪滴。

“是啊,只是三个月哦,萱萱听话,不要任性了。”韩松阳抚摸着女孩的小脑袋,也尽力的安慰着。

“不要,你们骗我!”女孩倔强的扭开身子,泪光闪闪的眼睛里透露出了怀疑和冷漠,小手却依旧死死地拽着苏然的袖子,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

“这···”苏然和韩松阳顿时傻了眼,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不管夫妇俩如何甜言蜜语,好言相劝,女孩就是不愿相信,粉嫩的小手就是不肯松开。

韩松阳看了看手表,咬咬牙,蹲下身子,用力的掰着女孩的手:“飞机快来不及了。”

“呜呜,呜呜,爸爸妈妈,不要走!爸爸!”女孩颤抖的哭泣着,惊天动地的哭喊声撕心裂肺。

“老爷!”莫叔实在看不惯这么小的孩子如此痛苦,忍不住低低的唤了一声。

苏然虽然眼噙着泪花,可还是不情愿的抽掉了手。。。

“不要!不要!爸爸妈妈!”任凭女孩怎样的恳求,那双手还是被无情的抽走。

“不要,不要。。。”女孩死死地抓住椅子,忍不住哭喊出了声。

一曲终了,优美的钢琴声徐徐落幕,男孩优雅的起身,向大家行了闭幕礼。

“啪啪啪!”一时间,掌声雷动,赞美之情油然而生。

“辰王子弹得真好呢!”

“就是啊,好帅啊!我最喜欢弹钢琴的男生了!”

“我也是!我也是!”

“辰王子!辰王子!辰王子!”

不知是谁起了个头,台下的呼声越来越高,男孩不为所动,满意地欣赏着大家的赞美,向舞台旁的蓝希洛和顾炎使了个得意地眼色。

“完了,又要请南宫辰吃大餐了。”顾炎耷拉着脑袋,抿了一口红酒,微棕的头发在昏暗的灯光下尽显妖娆,清澈明亮的双眸失望之情不言而喻。

“你呀!”蓝希洛随手搭上他的肩,浓密的黑发如无尽暗夜,猜不透,摸不着。“你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算了算了,反正每次打赌都是我输。”顾炎眼泪汪汪的望了一眼台上得意的人。

“爸爸妈妈,不要,不要走。。。”

南宫辰正沉浸在成功的喜悦当中,忽然听见一声低低的呓语,好看的柳叶眉不觉得微蹙了起来,虽然声音很嘈杂,南宫辰还是清清楚楚的听见一丝不该出现的声音。

敢在我的音乐讲坛上睡觉?胆子真大!

南宫辰急速的在人群中寻找着声音的来源,终于,在最后一排的最后一个位子上,那个女孩像一片琉璃晶莹透明,静如止水,与这嘈杂的环境格格不入,棕色的长卷发随意地披散在肩头,掩饰住了淡淡的泪痕。

南宫辰眼眸忽的一暗,脸色由白转红,身上散发出危险的信号,强大的气场讲台下的花痴压得喘不过气,顾炎和蓝希洛看见南宫辰脸色骤变,吃了一惊,急忙想上前询问,却看见他紧紧地握着话筒,眼神丝毫不离开女孩娇小的身影,慢悠悠的开口:

“我的舞台不许任何人玷污!”

顾炎和蓝希洛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台下的同学们一下子愣住了,气氛猛地下降了几十度,人人自危,没有人敢说话,只得恐惧的盯着台上即将爆发的南宫辰。

“我再说一遍,任何人,都不许玷污我的舞台!”南宫辰紧咬着嘴唇,话筒被握的出现一条裂缝,他却丝毫没感觉疼痛,只是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最后一排的女孩,似乎要喷出火来。女孩却丝毫没有感受到危险的悄然逼近,仍旧睡得很沉,只是苍白的的脸庞下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

众人像恍然大悟似的,追随者南宫辰的目光,发现了罪魁祸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不是自己。可是却又不得不为女孩担忧起来,敢在辰王子的舞台下睡觉,一定死的很惨啊!虽然为她担忧,却没有一个人敢叫醒她,只好傻傻的愣在那。

“洛,竟然有人敢在这种场合睡觉诶!”顾炎幸灾乐祸的望了一眼那个女孩子,心一下子就酥了:“不过那个女生很漂亮啊!”

蓝希洛白了一眼顾炎,眼神看不出一点变化,又细细打量了女孩一番,虽然隔得有点远,但是女孩嘴角的一丝微笑还是被他捕捉到了,心下一惊,蓝希洛连忙恢复镇定:

这个女孩,不简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