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有风,自那天起,再也不必追

听见它们的呼唤,所以,我来了

  “嘿!辰,怎么了?”夏彦熙发扬不怕死的精神,一个劲的追着冷若冰霜的南宫辰,锲而不舍的询问,竟没发现,南宫辰的脸越来越难看。

天知道,他只是为了寻找八卦自娱而已,唉!坚持不懈的孩子。

“好了,好了,熙,辰不想说,就别逼他了。”白俊逸拉住夏彦熙,行走的四个人,一下子停了下来,引得旁边的花痴们一片尖叫。

南宫辰站在原地,心事重重的望着地面,不想说任何话。“辰,你到底怎么了,不是你家那老头子吧?”蓝希洛发觉了南宫辰的异样,敏感的觉察到这件事一定不简单,连忙关切的询问。

“你们别问了,到了晚上,你们就知道了。”南宫辰惜字如金,连头也不愿抬,只冷冷的丢下几句话就独自走开,留下一脸惊愕的三个人留在原地,百思不得其解。“不是,他就这么走了?他还没告诉我们什么事呢!”夏彦熙一脸焦急,正准备追上去,却被人硬生生的拖走了,对,是拖走!“哎,哎,你们放开我!我还要去问他呢!”

白俊逸毫不留情的松了手,可怜的夏彦熙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活生生的丢在了地上,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欲哭无泪。

洋洋洒洒的樱花随风飘落,雪白的花蕊在空中形成了一道烂漫的“樱花雨”似云非云,似雾非雾,特有的芳香气息浓郁醇厚,清新醇厚,却又不知是花香,还是空气的气质。

洁白的花瓣终于痴痴地吻在了地面上,那般轻柔,曼妙,一双晶莹透明的水晶鞋孤零零的躺在地上,无奈的瞅了瞅旁边坐着的女孩,她的主人,冷冰心。

一头秀丽的卷发小心翼翼的披在胸前,微棕的颜色衬托出女孩白嫩的皮肤,一袭白色的晚礼裙悠然的拖到了地面上,白色的项链,白色的手镯,似乎,她属于白色,纯纯净净的白,没有任何杂质的白,才是属于她的。

女孩也不抬头,任由樱花肆无忌惮的落在她的头上,肩上,灵巧的手指快速的翻阅着膝上的书,漂亮的眼睛不停的搜索着信息,许久,手指终于停下,目光也在这一刻停留,少女冰冷的脸上,也终于露出了笑容。

一张纸条悠悠的飘出,心儿连忙拾起来,却怎么也不动。

另一只手不知何时伸了出来,很修长,单薄的手指轻轻地捏住纸条,虽然很轻,但力道却很大。心儿连忙抬头。

“南宫辰!”心儿低低的惊呼,似乎是怕吵着了这一幅山水画卷。

“嗯。”南宫辰轻轻地松开了手,望向远方,妖娆的面孔此时却呈现出无法言说的忧郁,那个眼神,为什么会那么悲凉,这是他吗?

心儿竟有些恍神,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慌忙把纸条塞进书中,故作镇定的站起身来。

“嗯,那个,你怎么会在这里?”心儿打破了沉默,轻松地问道。

“这个问题因该是我问你吧?你怎么知道这里?”南宫辰疑惑的回过头,这个地方,已经被遗弃好久了,几乎没人知道,除了他,在偶然中发现了这个世外桃源,几年来,每次有不顺心的事,就回来这里寻找她的影子,从来没见过有生人,“嗯?这是你的书?”南宫辰不经意间瞟见了那本书。

“在樱花长满绿叶的季节”

“你喜欢这本书?”南宫辰微微皱眉,疑惑的望向心儿。

“是。”心儿如实回答,“你来这里做什么?”不着边际的问答。

“躲债,情债。你呢?”南宫辰似乎很有兴趣,这个女孩,总有特别的事情发生,就像这样,刚回中国,却能找到这么隐秘的地方。

“我啊,”心儿仰起头,望着满树的樱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微笑的看着南宫辰,“我听见它们在呼唤我,所以,我来了。”

南宫辰心里一惊,这句话,似乎在哪里听过。还记得小时候,艾瑾心总喜欢跑到海边的岩石上,对着海面歌唱,南宫辰总是大声的问她:“为什么你总会来这?”

心儿总会冲他一笑,故作神秘的说:“我啊,我听见它们在呼喊我,所以,我来了。”

南宫辰急忙走到心儿身边,仔细端详着,“你···”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多问,一个软软的东西就贴上了他的唇,一股淡淡的薰衣草香夹着清新的樱花香扑面而来,心儿的脸孔越发清晰,带着她甜蜜的思恋,不知怎的,南宫辰竟不舍得松开,他的手小心翼翼的抱住那个随时都可能消失的身体。

南宫辰,如果我爱你,你信不信?

舞会。

校园的冷湖边,挤满了人群,俊男美女,悠扬动听的音乐缓缓送出,红色的血腥玛丽妖娆的滚动着,进入人的喉咙。

而在湖边的另一边,三个男孩静静地看着这一切,隐隐有些不安。

“他还没来吗?”白俊逸举起一杯威士忌,担忧的看向蓝希洛。

“嗯,给辰打了好几通电话,他都没有接。”蓝希洛点点头。

夏彦熙这才想到下午的事情:“我的右眼总跳,好像今天有事发生似的。”

“今天的校庆晚会是南宫博亲自主持的,按理来说,不应该啊。还有,校庆晚会应该只是学生之间的聚会,可是今天,却有大量商业人士,连我们都被迫参加。”

“不知道南宫博又搞什么鬼!”夏彦熙狠狠地说。

舞会进行的很顺利,玩的也很开心。

突然,全场的灯光都暗了下来,聚光灯下,台上的少女穿着蓝色的斜肩蓬蓬裙,三颗晶莹剔透的蓝钻石镶嵌腰间,全身用褶皱的淡白花系点缀,裙底用蕾丝衬托,在美腿的映衬下,尽显优雅大方,女孩带着盈盈笑意,眼眸好似一波秋水,一头乌黑的黑直发,披肩而下,像一只美丽的精灵。

陪她上来的还有南宫博还有韩家夫妇。

南宫博笑得一脸春风,接过话筒:“很高兴大家能在百忙之中挑出时间参加这次校庆晚会,现在已经是最后一支舞的时间,我要向大家公布一个好消息!”

韩月影仍旧保持着微笑。

“诶,诶,南宫博搞什么鬼?”夏彦熙百思不得其解。

“韩月影怎么会在这?”

“我决定,我南宫家的独子南宫辰将与韩家千金,韩月影订婚,请大家祝福!”

“什么?!”夏彦熙刚喝进去的红酒在喉咙口分叉,一办冲出嘴巴,一半则从鼻腔直冲了出来,“咳咳咳!”夏彦熙咳个不停,“你小心点!这么毛躁!”白俊逸抛了一个及其厌恶的眼神,递上了餐巾纸。

“我想,我终于知道辰为什么不来了。”蓝希洛倒并不惊讶,只是耐心的等着看好戏。

当南宫博知道辰不见了,一定会发疯吧?呵呵!

“现在,请我的儿子南宫辰出场,与韩月影完成这最后一支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