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十年

十年

圣韵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3-10-15上架
  • 31852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一帘幽梦

十年 圣韵 2030 2013-10-15 17:37:02

  “师傅,吃饭啦!”我对着正在打坐的师傅说道。

我叫孤逸风,我还有一个比我大一岁的师兄——唐力云。我们都是孤儿,是从小就被师傅收养的。是师傅给了我们一个家,师傅对我们特别好,就像对待亲子一样。师傅他多才多艺,能文会武,在我小小心灵里面就是那高高的且宽阔的蓝天。师傅的真名叫什么我不得而知,但是我听过别人都叫他释一,或者释一郎。传说师傅曾经年少轻狂的时候好赌,为了戒赌砍下自己的一根食指,缺一而少食,释然戒赌。

师傅凭借自己的功夫在镇上开了一个馆子,馆子名叫“初心堂”,也就是教八岁到十五岁的孩子练武强身。师傅在整个清风镇也是赫赫有名的,因为师傅本身行的就是君子之风,做事端正讲信用。我们的镇子并不繁华,朴实的人们生活的也是风平浪静。不过随着我渐渐长大,也发现那仅存于童年无知的世界。师傅曾说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我也渐渐理解了。

“嗯。”他挥着双手收功。对于武功我是从小就不喜欢,师傅都拿我没办法。总说这年头虽然太平,但是习武防身还是很有必要的,可惜我并不像云师兄那样热衷于武。我喜欢文字,很是文静睿智。师傅对于我们也是极其喜欢溺爱,一文一武,一风一云。风云合璧,天下无敌。一静一动,天衣无缝。

师傅用碗倒了一碗酒,酒是镇上人家自酿的,少喝对身体的妙用无穷。师傅先是抿了一小口酒,然后坐直的身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大院外正门口的那颗大树出了神。许久许久都没有说话......虽然师傅平常都很少说话,但是家里还是隐隐透露出一股和谐。

因为师傅的严厉,我们的教养很好。餐桌上基本都是很少说话,我和云师兄都在埋头吃饭。

“十多年了啊,云儿,风儿。你们跟着为师不知不觉就已经有十多年了啊。”师傅目不转睛盯着过庭门外的那棵树说道。

我和云师兄停下吃饭的节奏,看向今天有点儿不一样的师傅。但也同时在心里还是不知不觉跟着感慨,是啊。不知不觉十四年了。十四年的养育之恩,恩重如山啊。

师傅转头看着我们,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在隐隐闪烁。此时的师傅眼睛里充满了一种叫做慈祥的东西,是的,我没有感觉错——慈祥。

“不知不觉你们都长大了,师傅不可能一辈子都把你们栓在身边,虽然舍不得你们。不过儿孙自有儿孙福啊,出去历练一番吧,你们应该去拥有自己的一番天地。”师傅的语气很深沉。接着师傅有重重的喝了一口酒,很艰难的宣布了一个消息。“我已经帮你们报了考,你们去参加高考吧,其它的都不用你们管。”

师傅能文会武,对于我们的严厉是难以想象的。师傅有一个大大的书架,共有五层。在我们够得着的地方放着小学初中高中的课本,全部齐全。也不知道师傅从哪弄的,兴许就是他自己的吧,上面还有些笔记呢。自四岁起师傅就教我和师兄识字,练武。六岁的时候就把我们放进这个藏书阁,让我们自学。闲暇时间会给我们布置出一套又一套的题目做,让我们从小学会独立思考,自学能力也特别强。他知道我们应付所谓的高考是没有问题的,也就只有英语极差,因为没有老师啊,不过中等的大学绝对没有问题。

我和云师兄对视了一眼。“师傅,徒儿愿意在您身边终身侍候您。”我们同时跪下,眼泪忍住不让它落下,声音却已经在发颤。可是师傅说过,男儿有泪不轻弹。

“唉,都起来吧!”语气是那么的无奈,英雄也有愁肠千百结啊。“我知道你们的心意,但是好男儿就要征战沙场,去开拓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而不是呆在这个清风镇碌碌无为死守到老,那样对得起师傅教你们的一身本领吗?是个男人就要勇敢的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一切,不负青春年华。不枉此生人世间走这一遭。但是也千万别忘了这里就是你们的家,要是累了,想休息了。孩子,你们随时可以回家来,师傅欢迎你们。”我放佛看到了师傅年少轻狂,意气风发的雄姿了。师兄眼睛通红,一股热血油然而生。其实我了解师兄的性格,他从来就不甘平庸,而今又有几人能看淡人世繁华。我又低下头看着自己偷偷滴下的眼泪,知道师傅是为了我好,暗自下定决心功成名就一定会报答师傅的。

“来,吃饭吧。东西我已经帮你们收拾好了,明天你们就起程吧。”师傅端起饭碗,像没发生什么一样平静。只是我看到了隐藏在眼角的泪痕,在那皱纹之中。心微微作痛,师傅啊~

这一顿饭吃的很沉闷,每个人的心都是那么的压抑,只能听到师傅一如既往那细小咀嚼黄豆的声音。但是若是细听,也会有一种颤抖的感觉。

今晚月亮很圆很圆,人却要离别了。我坐在房顶看着它是那样的皓亮洁白,漫天的星辰,让我整个身体都陷进去了,多么梦幻的一面啊。我不知道我的梦想在哪,我的天地在哪,以前从来就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现在该想想了,迷茫了,彷徨了。想着,想着,我不自觉就笑了起来。原来人生的憧憬是那么的美,有梦原来是这种感觉。

不过当我心思返回现实,情绪还是很低沉,因为就要离开这个地方了。这个生活了十二年的地方,那个教导我七年的师傅。

这一晚,我听到师傅无数声无奈的哀叹。还有在这一晚他吹起了他许久未碰的幽怨的素笛,声音是那样的悲伤。还隐隐传来师傅的一首诗:一展冲云霄,万里清风笑。就此闯荡天涯,他日功成名就时,骑马荣归故里,好男儿当自强。

我不知道什么我是怎样留着泪就睡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