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十年

第四章:一中考试

十年 圣韵 2058 2013-10-15 17:37:02

  走在灯火辉煌的街头,看着飞速嘈杂的车子,路上悠闲的行人。灯红酒绿的五颜六色,这是城市诱人的地方么?看着公园牵着手散步的情侣,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心中也有了艳羡。再看看身旁的云师兄,呵呵~也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抬头看看天空,原来城市的天空容不下一颗星,只有月亮孤零零的挂在那里。欲望都市,追求欲望,最后是城市的孤独么?

因为明天要参加考试,所以我们便去一中校园去看看。忽略那些文字,无非就是欢迎一类的话。看着我们的年纪,保安也没有阻拦我们。走进校门,这里有是另一番天地。一个宽宽的阶梯而下。阶梯旁边有很多茂盛的植物,阶梯中间有一个大大的石碑,上面是龙飞凤舞的四个繁体字,很艰难的认了出来——天道酬勤。走完阶梯便是一座高高的教学楼,这个时候还有很多学生在上课,不过还是能够听出来教室有很多噪音传来。四周随便转了转,有很多樟木树,六月份的香樟树开满了小花儿,特别地香。地面上铺满了瓷砖,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当我们走到后操场的时候,一个大大的田径场,正在我踏着青草的时候却听见主席台那里有声音传来。仔细一看居然人影闪动,好像是打架。四个打四个,看那身形应该差不多是高二。原来学校也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完美啊~在哪都会有几颗老鼠屎。不过不关我们的事,我和云师兄虽然年纪挺小的,不过从小锻炼的我们也看不出小的样子。我重文轻武身高也有1.68的样子,云师兄那肌肉男就更别说了。身高1.72壮实着呢,所以他们也没来找麻烦。不过两个小男人闲逛,实属无聊。于是我们就回房间看电视去,睡觉去。

第二天,才六点多就醒了,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貌似特别有新鲜感,连睡眠质量都特好。不过这时候外面车子已经轰隆隆的跑起来了,各个店门也陆续开门了。不过现在出去应该没的早餐吃,于是躺床上看书。本来是想看电视的,不过看云师兄睡得正香,就不影响他了。才看没多久,云师兄也醒了。在家里他也是这个时间起来,天蒙蒙亮,起来练功了。家里用的都是山泉水,水缸里的水都是云师兄打的,而我在他们没起来多久也会起来做饭了。

七点多我们就挨不住了,洗漱完毕就去吃早餐了。在家里早餐都是吃饭的,不过城市人居然是包子馒头粉条,有点受不了。考试时间是九点,也不急。

挺顺利的找到自己的考场,位置。我早就看过云师兄的准考证了,他在我旁边的那个考场。检查过了关,坐下,我的位置很低调。在右下角的角落里,靠着窗外,看着长过三楼的的白杨被微风吹得飒飒作响。第一场语文,都不是很难,虽然书看得多,对于那些基本性的很多问题都没有细究过也不知道做对了多少。作文主题是面对“人类”,呵呵,当即大笔一挥。独特的想法雀跃纸上,审卷人怎么看从来就没想过。不过,我在想这篇文章要是公布难免是一番负面或正面的轰动。还是有几个刁钻的题目没写,不会就是不会,从来没想过撞运气考什么好学校。至今师傅给我填的志愿是什么我都不知道,不过我相信师傅,虽然平时师傅不显山不露水,可是我直觉告诉我师傅其实很不简单。撇开这些,我对于师傅早也有一种盲目的信任。早早就做完了试卷,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出头鸟,留下试卷从别人异样的眼光中从容地走出考场。我就是我,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在窗外看了看云师兄,他正在苦思冥想的做题。于是无聊,便四处去走走。

看着陆续出来的十八、九岁的考生,发现自己是挺异类的。我才十四岁,个子虽然不差,却总给人一种稳重的感觉。稚气未脱的脸有着几分刚毅,眼睛像鹰一样精明锐利。一看就不是个善类,哈哈~当然也不是祸国殃民的啦!我也不会自恋的说自己长得很帅气,但是至少很能见人吧,也不算太普通,只是我还没见过谁跟我很像。不过我也没把自己和这群所谓的高中生放在同一层次上,我想更高一点儿吧。

校园的景色委实不错,不过一个人在那异样的眼光下也有点受不了。干脆回宿舍吧,还没走出校门,就看到公布栏上面写着一则消息。愣了一下,居然是找我的,难道是师傅吗?于是我就去门卫那里。

“叔叔,你好,我是孤逸风。”门开着,于是我直接对那门卫说道。

“请出示一下相关证明吧。”面色很木讷的看着我,回答。

我也不说话,直接把准考证拿过去给他看了一下。然后他递给我一封信,寄信人没有名字。我也没当时就看,拿回去再说吧。

回到宿舍,感觉无聊,打开电视机。看着看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再次听见窸窣的声音睁开眼睛时。是云师兄回来了,还帮我带了午餐,是炒香干。我去洗了把脸,回到床头拿起那封信。打开了看看,我看过了,然后递给云师兄。师兄沉吟着接了过去,我没有猜错,是师傅的。意思是我们考完了不用回去,我们有一个月的时间,由我们自行安排。我明白师傅的意思,我和云师兄在村里头所做的很优秀。不过也难免产生对他们无比的熟悉,所以知道如何处理应对很多事情,但是社会不一样。哪怕我们学得再好,也是用来处世的,用于实践。师傅大概是想在这段时间让我们好好锻炼一下自己,因为从此以后我们就算出师的人了。信里面没交代其他的事情,意思是我们自由做主。和云师兄对视了一眼,我想在各自的心里已经有了打算,我们毕竟都是从小锻炼起来的。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才一点二十分。我随意吃了几口,云师兄之前就已经吃过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