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醉倾城

第三十一章

醉倾城 静水如尘 1618 2013-02-07 00:00:54

  和美善分开没多久,倾城便觉得有些不对劲,看看周围的花花草草,倾城一脸的沮丧,她竟然迷路了,气愤的踢下草丛,方才只顾追上美善,如今竟不知道走到哪里来了,倾城无奈的回过头,算了,返回去找美善吧。

可是回去的时候发现美善已经离开了,现下天已经开始黑了,连个人影都遇不到,她可是要往哪里走,回来的时候没有撞见美善,看看眼前左右的两条路,美善肯定是从其中一条离开的,伸出手指看着两条路“左边?右边?左边?还是右边?”天哪,倾城无奈的叹口气,在皇宫里迷路,这是谁要开她的玩笑。

从腰间拿出一枚铜钱“铜钱啊铜钱,就靠你了。”倾城将铜钱抛向空中,落下,铜钱滚落到左边“左边”倾城拾起铜钱“好吧,信你一次。”

这会子宫里怎么都没有个人,连个问路的都没有,这么久还没有回去,爹和哥哥怕是要着急了。夜越来越黑,倾城竟有些怕了,有风吹起,看着周围晃动的树影“呀”倾城打了个哆嗦,左穿右穿了一会,便看见前方有个亭子,亭子里,似乎有个人?

倾城挪步过去,但愿能碰到个人,好给她只条明路啊。

“踏无影,了无痕,空是一副残躯,静花虽好,人去,楼空”楚天昊刚要饮下去的酒却被从手中抽了出去。

“王爷醉了”倾城将酒杯放下,还以为会是哪个宫女太监,竟不知是他,这一晚上遇见两个醉酒之人,这真是,无语。。。。。。

楚天昊掩唇轻咳,眼睛虽有醉意,却是万分清亮,在这夜色里,似深潭,邃深却迷人,是她?她为何出现在这里?

“王爷身子不好,又何苦要饮这伤身的东西”倾城将酒倒在地上,她最不喜欢酒了。

楚天昊瞪大双眼,这女人,到了他的酒?她可知这酒的珍贵吗?

“莫高葡萄酒,王爷倒是奢侈。”倾城坐下,笑靥如花。

“你还是第一个敢到本王酒的人。”楚天昊薄唇轻启,话里却有几分笑意。

“王爷要治倾城的罪吗?”倾城挑眉笑问道

“咳咳”楚天昊又咳起来。

“现下夜凉,不久前王爷又动了气,这会子又饮酒,王爷可是厌世,不想活了么?”倾城看着他认真的说道

“你。。。。”楚天昊刚要开口,却被倾城递过的茶杯堵住了嘴。

倾城笑的像个孩子“王爷又想说,我是第一个敢咒骂王爷的人,我才是不想活了吗?”

楚天昊接过茶杯饮了下去,他一向不喜欢喝茶,他只喜欢喝清澈的水,可如今,却也觉得这茶甘甜可口。

“你胆子倒大。”楚天昊放下茶杯,觉得胸口不那样闷了。

“王爷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怎么如此不懂的珍惜。”倾城有些生气,也不知道气从何来,总之,看见他这般对待自己,她就忍不住要说一说,尽管这样做,会冒犯他。

“这副样子留有何用?”楚天昊伸手要去拿酒壶,却扑了个空

倾城将酒壶拿在手中不准他碰“王爷还要再喝吗?”

楚天昊换上一副饶有兴趣的表情,他平日里因为这病身子很少与他人讲话,今日,倒是想和她说上几句“你可知道,本王可以治你的罪。”

“倾城有什么罪,王爷且说说,是关心之罪吗?”倾城问道

“伶牙俐齿,倒是会辩驳。”关心吗?楚天昊不自觉的笑笑。

“王爷若是在要喝,倾城便将这酒壶一并摔了,到时王爷自可治倾城一个不敬之罪。”倾城道,说罢便要举起酒壶。

“罢了罢了”楚天昊无奈的摆摆手,他知她当真会做出来的,就算要治罪,凭她叶家权势地位,又岂会威胁到她丝毫。况且,他不觉的她有罪,心里的某处,在这个微凉的夜色里,伴着清风,似乎慢慢融化开来。

“倾城知道王爷不会”倾城放下酒壶,举得倒是有些发酸,揉揉发痛的手臂,一抬头便迎上他深邃的眸子,倾城竟有些尴尬起来,这兄弟几人长相虽不怎么相像,但是眼睛到真真是像得很,深邃清亮,淡然又哀愁。

微风吹起,夹杂着花香,有醉人的味道。

倾城无意的看向湖中,竟有一艘小船,嘴角扬起顽皮的笑意“倾城给王爷醒醒酒可好。”现下荷花开得正盛,今夜月色又极好,倒是可以赏花,应该是别有一番滋味。

楚天昊本想说些什么,动动口没有出声,只是浅浅的点了点头。

她二人均不知,夜色深处,有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任凭楚天昊武功高深,竟是没有丝毫的察觉,那人一袭黑袍,帽子遮住了脸,有些清瘦,看不出年龄,看不清容貌,只是嘴角的那一抹邪笑,诡异却动人心魄,这夜,当真是凉的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