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醉倾城

第四十二章

醉倾城 静水如尘 1939 2013-02-07 00:00:54

  不知道过了多久,楚天凌缓慢的睁开眼睛,看见倾城正趴在他的边上,睡得很安稳,他的手还被她握着。他笑着看着她,不敢动,他怕她一动,就会惊醒了她。他用手指轻轻的扶着她如玉的肌肤,昨夜,他虽然烧的迷糊,但还是有意识的,楚天凌不觉得红了脸,她为了救他,不惜毁掉自己的名节,倾城,你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子呢?他们相遇的画面一一闪过,楚天凌静静的看着安睡的倾城,心里突然觉得暖暖的,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她已经,被他深深地深深地藏进了心里。

直到倾城醒来,对上他炙热的目光,一时间似是风云变幻,二人皆不言语,再多的话,都在心里。

“王爷醒了,怎么也不叫我”倾城有些埋怨的摸摸楚天凌的额头“还好,烧已经退了。”呼,终于没事了,吓得她要死,老天保佑。

“见你睡得熟,我不忍心吵醒你。”楚天凌温柔的看着她,那股高贵的威严气质已无,有的只是似水的温柔。

倾城咬咬嘴唇,低下头,只觉得脸上发烫,难道,昨夜的事情,他知道?不会的不会,他烧的那样糊涂,肯定不知道。

“王爷饿了吧,倾城去找些吃得来。”刚要起身,右手却被楚天凌劳劳抓住,她看着他,却见他只是一味的微笑。

“王爷?”倾城的心就像小鹿乱撞。

“叫我的名字吧。”他悠然开口,声音极其好听。

“这怎么可以呢。”倾城也是注意到了,不知道何时,他已经将本王换成了我,看着他坚定又有些期盼的目光,倾城轻轻的点点头。

楚天凌便开心的笑了,那笑,融化了冰雪“好些了吗?”倾城小心翼翼的将他扶坐起来。

楚天凌点点头盘坐着“只是受了内伤,待我好好运功调理,几日便能恢复的。”

倾城听了便放心的点点头“那我去找些吃的。”

他却又抓住她的手,他受了伤,外面情况不详,怎么放心让她一个人出去呢“等我片刻,一起去。”

倾城知道他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出去,便乖乖的坐在一边看着他运功疗伤。

昨夜之事,二人均没有提及,那就当做没有发生好了,倾城权当他不知道,若是说出来,二人可要如何相处,这样不说,便是最好了。他长得真是极其俊逸的,倾城支着下巴静静的看着他,右手的食指伸出在空中画着他的轮廓。该怎么形容此刻他呢?有些脆弱,眉头一直紧皱,可却是不可侵犯的,与生俱来的的气势是任何都无法掩饰的。他有些单薄,倾城撇撇嘴吧,好像那几位王爷也都很瘦。兄弟几人性格虽不相同,但是还是能找到相似的地方,比如皇家的气质,俊逸的容颜,似乎功夫也都是相当了得的,特别是眼睛,他们兄弟的眼睛,是很相像的。

“想什么呢?”楚天凌下了石床问道。

倾城有些尴尬的扯扯嘴角“我在想,那日王爷为何会出现。”

见楚天凌轻皱眉头,倾城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过来坐”倾城拉着他坐下“我在想,那日黑衣人的事,你怎么会出现”他不允许她叫他王爷,可是天凌两个字,她一时又有些叫不出口。

“可以不说吗?”楚天凌有些痞气的笑看倾城。

倾城嘟起嘴吧“难道我不应该知道吗?”

“以前的事,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吗?”楚天凌不答反问。

倾城苦涩一笑摇头道“不记得。”她怎么会记得呢?

楚天凌不言语,薄唇紧闭“我们本想来招引蛇出洞。”

“引蛇出洞?你是说”倾城似是有些明白了。

楚天凌点点头“那些黑衣人,都是御龙山庄的人。”

虽是想到这个可能,京城不免还是有些惊讶“那哥哥没事了?”

楚天凌看着倾城“我不确定,因为我们遇到的那个黑衣人,武功极高,我不确定,轻尘与天昭有没有遇到。”

“我觉得黑衣人,表面上是冲着我来,事实上肯定有更大的阴谋。”她猜测,哥哥应该是安全的。

“此话怎讲。”楚天凌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一来,我并没有与谁结怨,二来,就算有人恨我入骨,念在我叶家的权势,一般人又岂敢动我?”

楚天凌赞同的点点头

“可是这两次的黑衣人,都是一心想要我的命,我只是不懂,即便是我死了,又岂能动我叶家分毫?”

“的确,我们也是如此分析,才想着引蛇出洞。”楚天凌赞赏的看着倾城,他知道她是聪明的,却不想,见解独到。

“还有,我总觉得,黑衣人对我的行踪了如指掌,甚至是对叶家了如指掌,我心里又不好的预感,绝对不会这样简单。”就凭那个锦囊,太后与爹,一定知道些什么?

“我们猜测,叶家可能有细作。”楚天凌看着倾城道

倾城表情严肃,那会是谁呢?爹娘如今可还安全,哥哥是否安全。

“我暗中留下了线索,扶苏很快便能找到我们。”楚天凌宽慰道,但愿如此吧,只是被冲到这洞穴,不知道能不能找得到,他的伤,他自己清楚,现下外面情况不明,他若不是全好,断不能带着倾城离开的,那黑衣人,一定也在找他们。

倾城抱紧自己,只觉得有一股寒意。

“你若是想起以前的事情便好了。”楚天凌悠然开口道。

倾城看着他,内心烦乱,她怎么可能想得起来,她根本就不是叶倾城。

“我们出去看看。”楚天凌起身,一只手递给倾城“现下我们也无法得到结论,一切待回去再说,可好?”

“嗯”倾城点点头,握住他的手站起来。有他在,她觉得很放心,一切,待回去再说吧,此刻,她是不怕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