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醉倾城

第五十二章

醉倾城 静水如尘 3255 2013-02-07 00:00:54

  下了两天一夜的雨,此刻终于停了。大雨过后,阳光慢慢从云层中渗透出来,空气清新,万物都被雨水洗刷的十分鲜亮。

碧瑶走到窗边,慢慢的推开窗户,一只手支在窗栏上眺望远方,小姐,你究竟在哪里呢?前不久还在和小姐在院子里踢毽子,还能听见小姐的笑。老天爷,小姐如此善良,你一定要保佑她,保佑小姐大吉大利,平安回来。

“碧瑶姐姐”月儿在身后轻声唤道。

碧瑶胡乱的擦掉脸上的泪水,转身问道:“怎么了?”

月儿的手里拿着几张宣纸为难道:“这是小姐写的字,要留着吗?”

碧瑶走过去从月儿手里接过,倾城的音容笑貌又浮上眼前,碧瑶轻叹口气道:“留着吧,小姐回来的时候,没准要接着写的,小姐不喜欢我们随便动弄她的东西。”说罢便放到了桌案上,用诗经压好。

月儿看着碧瑶,动动口却没有说话,此时,叶紫寻正带着小芸走了进来。

“寻小姐”月儿与碧瑶一同福身问好。

“嗯”叶紫寻浅应一声,环顾四周“收拾得很干净。”

“小姐一向喜欢干净的。”碧瑶说道。

叶紫寻露出古怪的表情,走到书桌前,指尖从桌案上拂过“她不在,倒是冷清许多。”然后拿起那本诗经,正巧有风吹进,将压在诗经下面的宣纸吹了起来,掉落在了叶紫寻的脚边。

叶紫寻弯腰捡起,看着纸上的字,不禁苦笑道“平静如水淡如尘,倒是像她的性子。”她将纸放下压好,看着屋内,良久才缓缓开口道:“好生打理着吧。”说罢便带着小芸出去了。

“寻小姐也一定很想念小姐”碧瑶感概道。

“是么?”月儿愣住,看着叶紫寻的背影,眉头紧锁,眼神变得迷离起来。“毕竟是姐妹嘛,自然是担心的。”

静宁居

“夫人,您歇一会吧”掌事的若华姑姑放下茶点对正在抄写经文的文清劝道。

“很快便抄完了,你先出去吧。”文清头也不抬的道。

若华知道劝也无用,只好无奈的摇摇头,轻声的退了出去,正巧碰上要进来的叶紫寻。

“寻小姐。”若华有些惊讶的福了福身。

叶紫寻迎她起身,向屋内望去,轻声道:“姑姑,伯母呢?”

若华也压低声音,怕是扰了文清“还在里面抄写经文呢,都抄了好些时候了,寻小姐帮着劝着些吧,这样下去,夫人的身体怕是吃不消。”若华愁容满面,她是文清的陪嫁丫鬟,跟在文清身边已经三十几年了,地位也算是府里的姑姑了,叶紫寻也是敬她几分的。

“姑姑放心吧。”叶紫寻拍拍若华的手背“我先进去,姑姑去歇会吧。”

“哎”若华笑看叶紫寻,真是个贴心的好孩子。

“叶紫寻进去的时候,文清正好将超好的经文放进一个檀木盒子里,粗略估计,大概有十几卷之多。

“伯母”叶紫寻走过去,将一件披风披在文清的身上“雨刚过,小心别着凉了。”

文清欣慰的拍拍叶紫寻的手“这经文抄了许多,想着明日去灵济寺送交给主持,你准备一番。”

“是”叶紫寻点头应道“伯母也要注意身子,不然倾城回来,该是要与我们闹了。”

文清笑笑,重重的叹口气,知道这是叶紫寻在安慰她“也不知倾城此时身在何处,究竟如何了?”

“倾城一向吉人自有天相,这次也一定没事的。”叶紫寻扶着文清做到茶桌旁“所以伯母更要保重身体,等着妹妹安然归来。”

文清的眼底立刻泛起了泪花,倒不是因为记挂倾城安危,而是心疼叶紫寻,她十岁的时候父母双亡,一直跟在她的身边,可是她给她的爱似是太少了,这样懂事贴心的一个孩子,没有怨言,一心善良,真真让她心疼“想你们小时候一般光景,那是多好的日子,如今大了,却是不似儿时了。”

很多事情都变了,叶紫寻静静的坐着,没有接话。

“还记得,小时候你和倾城第一次偷跑出府吗?”文清问道

“嗯”叶紫寻点头应道“怎么会忘呢?”

“你是个好孩子,伯母感激你,知道有些时候,委屈你了。”文清拍着叶紫寻的手背,眼神苍凉,好似老了很多。

叶紫寻看着那双握着自己双手的手,不禁皱了一下眉头,感激我?更多的恐怕是愧疚吧,心里不禁冷笑起来。小小的她们,如今再也回不去了,她的心里。除了恨,还能剩下什么呢?那是她第一次舍身救她,也是最后一次,十年前,那个时候,她也只有十三岁而已。

“姐姐”小倾城猫在被窝里,小手紧紧地搂着小紫寻的脖子。

“嗯”小紫寻翻个身,鼻尖正好碰上小倾城的鼻子。

二人互相笑笑“姐姐,我好想出去玩。”

“现在还早啊,等天亮了,就可以去玩了,再睡会吧。”小紫寻捏捏小倾城的脸蛋道。

小倾城摇摇脑袋,小紫寻显然没有懂小倾城的意思。“是家的外面”

“家的外面?”小紫寻疑惑的问道“你是说,你要出府去玩?”

“嘘”小倾城赶紧捂上小紫寻的嘴巴,紧张的看看守夜的丫鬟,还好已经睡着了,没有醒来。

小紫寻点点头,担忧的拍了拍胸口,小声道“不行啦,被伯母知道,会挨骂的。”

“好姐姐了,你就陪我去吧,我们偷偷出去,不会被发现的,难道你就不想出去看看吗?”小倾城不依不饶的摇着小紫寻的手臂哀求道。

“嗯”小紫寻拗不过,只好点头答应。

她们悄悄的起床穿好衣服,绕过睡熟的丫鬟,蹑手蹑脚的来到后院,现在卯时刚到,正好是换班的时候,守门的荣叔一定是去换班了,天助我也,小倾城心想。小心翼翼的打开后门,招呼着小紫寻赶紧跟上,两个人就像做贼一样,慌乱而逃。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二人才停下来,回头看看已经离开了叶府的范围,二人开心的笑着。

“我终于出来啦”小倾城举起手臂快乐的喊道,清灵的声音响彻整个街道。

“呵呵”小紫寻看着小倾城快乐样子,也很开心。

天很快就亮了起来,两个人手拉手漫步在大街上,东穿西走,小倾城买了很多东西送给小紫寻,小紫寻看着小倾城从袖口里拿出的银子,才知道,原来小倾城早就做好了出府的准备,只是欠缺一个时机。两个人都是第一次出府,对什么都觉得好奇,玩的是不亦乐乎,殊不知整个叶府为了找她二人已经乱作一团,很多人都受了责罚。原来民间是一个这样精彩绝伦的地方,总是在府里琴棋书画,都烦闷死了,二人玩的尽兴,殊不知道危险正在逼近。

“哇,是小狗”小倾城看见一只白色的小狗跑进胡同里。拉着小紫寻就追了上去。那只小狗一溜就没了踪迹。

小倾城有些沮丧的撅起嘴巴。

“好啦,出来这么久了,我们该回去了,不然家里要担心了。”小紫寻劝道。

虽然还舍不得回去,但的确是该回府了,小倾城只好不情愿的点点头。

正要沮丧回去的时候,倾城突然看见一只可爱的小狗跑进巷子里,便二话不说追了上去,小紫寻无奈,心急的追上去。

待二人转身之时,突然撞在了一个彪形大汉的身上,一个酿跄,二人就双双跌坐在了地上。

那彪形大汉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逼近她二人。

二人退后几步,环顾四周,发现没有一个人,心里顿时害怕起来,小倾城声音哆嗦着道“你,你,你要干什么?”

大汉大笑道“干什么?这么漂亮的两张脸蛋儿,卖了去,一定会有相当好的价钱。”

“卖了去?”二人异口同声惊讶道。

彪形大汉一手拎了一个,将二人从地上抓了起来,小倾城一下子慌了,一口咬在大汉的手臂上。

大汉吃痛,一扬手,就将小倾城推到在地。

“啊”小倾城痛的叫了一声。

“你,你居然打我妹妹?”小紫寻气嚷道,胡乱的用脚踢着大汉。

大汉有些被激怒,死死地攥着小紫寻衣领。

“放开我姐姐,放开我姐姐”小倾城站起来,一脚踢向大汉的下身部位。

大汉痛的惊呼,显然被激怒了,不知道何时手里多了一把刀就像小倾城刺去。

“不要”小紫寻大叫,挡在小倾城的身前,那把刀就插进了她的胸口。

“姐姐”小倾城撕心裂肺的喊道,小紫寻已经痛的昏了过去。

大汉一看伤了人,已起了杀心,心想一不做二不休,就想拿刀冲向倾城。

大汉拿刀的手突然被一颗小石头打中,那把刀就脱落在地,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

小倾城泪眼模糊的回过头去,便看见一个白衣少年,带着很多人赶来。

“哥哥”小倾城大声叫道,太好了,然后就昏了过去。

小紫寻因为刀伤昏迷了三天,从那日起,她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小倾城就更加粘着她了。

想到儿时往事,叶紫寻心里十分苦涩,眼底泛起泪花,可她终究没有让自己哭出来,她也无法再去爱倾城了,她们真的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好啦”文清只当叶紫寻难过,将她揽进怀里轻拍着她的后背“都是我不好,好好的提这些做什么呢?伯母知道,你心里苦。”

叶紫寻苦笑,我心里的苦,你又何尝知道?想到爹娘的死,她的脸上就扶上一抹狠戾,这一切,都让她觉得好虚假,好恶心,叶家对我的好,只不过是为了补偿你们内心的惭愧不安,又有谁是真心待我呢?可是这些,还远远不够,不够抹去她心里深如似海的仇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