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醉倾城

第六十七章

醉倾城 静水如尘 1933 2013-02-07 00:00:54

  一袭红色嫁衣,倾城头戴凤冠,身披喜袍,看着镜中鲜艳如火的颜色,不禁觉得眼睛发疼,这是血的颜色,倾城十指紧握,这是她爹娘死去的颜色。还有比这件事情更可悲的吗?在自己父母双亡的日子,她却要成婚大喜,她不孝,实在是不孝,可是她不能死,哥哥下落不明,爹娘含冤而死,即便叶凡亲口承认罪行,她也是不信的,她相信叶凡的衷心,爹娘一定有什么苦衷,还有叶紫寻,想到叶紫寻,倾城的脸色便有些愤恨起来,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她如何不难过呢?

“碧瑶”倾城转过身对碧瑶道“月儿呢?”

碧瑶听到这话,为倾城整理喜服的手突然僵住,良久才摇摇头道“想是听得有事,弃我们而去了吧”碧瑶吸吸鼻子忍住没哭“亏得小姐那般对她,竟是个忘恩负义的人。”

倾城冷笑一声“狡兔死,走狗烹,不怪她这样。”

太后一直没有来见倾城,没有任何人来见倾城,楚天凌此刻也一定正在忙着换喜服。她和叶紫寻都是直接由崇华殿起身,倾城掀起红盖头对叶紫寻道“恭喜姐姐了”然后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

叶紫寻一时怔住,只是一夜的功夫,但是她知道,倾城已经变了,至少已经在改变了。“同喜”毫不示弱的是叶紫寻冷漠的笑容。倾城看也不再看她一眼,盖上红盖头,抬起手让碧瑶搀扶。

叶紫寻也将红盖头盖好,她知道,她们的姐妹情,从这一刻开始,便不复存在了,不过没关系,这正是她所希望的。

两个红色俏丽的身影前往不同的方向,出嫁的两人如今身份有些尴尬,可是迎婚的却是堂堂两位王爷,喜宴上的气氛有些紧张窘迫,所有人面色带笑,却又真的笑不起来,又是兄弟二人同时成婚,宾客们都有些匆忙,按照辈分,做完楚天昊这边的礼就要去楚天凌的府邸,所以喜宴上也是怪异得很。可该走的礼数,依旧是少不得,多少人心里惋惜,又有多少人心里暗自高兴。

不知道过了多久,倾城已经静坐在喜房里,她无法从失去叶凡夫妇的痛苦中走出来,可是她还是被喜宴的热闹气氛弄的有些紧张。她局促不安,想到以往他与她的点点滴滴,只觉得造化弄人,她如何,面对他呢?

“四哥,我们敬你一杯”楚天昭笑着拉着楚天鸣一齐向楚天凌敬酒。

“干”楚天凌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楚天昭低下眉眼,他知道楚天凌是在强颜欢笑,本是个天作良缘,可是如今有这等事夹在中间,他二人,今后如何相处呢?四哥这边还好,倾城的心结启是那样好解的呢?

“四哥,大哥还需留在三哥那里,但是托我将礼物带来,叫你不要怪罪,他尽量赶过来。还有二哥,他说过些时日在下山”楚天鸣笑道。

楚天凌点点头道“我岂有怪罪之说,世事难料,由不得人的”

楚天昭听了,便暗自叹气道,又知他心里记挂倾城,故而也只好强颜欢笑道,尽量帮他脱身吧。“来,不说这些无趣的事,咱们且喝个痛快,别扰了四哥的新婚之夜。”

众人听了都笑起来纷纷举杯道,今日在此之人,大多数都是他们兄弟的心腹,也知这成婚背后的事情,都是极其识趣的。

四大护法也各自站在主子的身后端杯齐笑道“恭祝四王爷新婚之喜。”

倾城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做到身上有些发麻,才听见门开的声音,顿时闻道一股酒香味。

“四王爷”碧瑶恭敬的行了个礼又来至倾城身边“小姐,王爷来了。”

倾城登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碧瑶接了喜娘的活,她知道倾城需要她的陪伴,挑起了喜帕,喝了交杯酒,伺候倾城二人洗漱更换衣服之后,才退了出去。

“碧瑶就在门外守着,小姐有什么吩咐只管叫我。”碧瑶道。

倾城点点头,深吸一口气,目送碧瑶出去。

屋内红烛摇曳,暖香四溢,倾城只觉得浑身不自在。

楚天凌不言不语,只是静静的看着倾城。

“不早了,王爷早点睡吧。”倾城努力克制自己心里的不安,轻声道。

床榻上,二人对立而坐,倾城放下纱帐,又灭了几盏灯,屋内的光线顿时暗下去了不少,倾城面无表情,身手便要退去自己的衣衫。

楚天凌抓住她的手,双眉紧皱“别这样。”

倾城看着他道“天色不早了,王爷睡吧”说着便帮楚天凌解开衣衫。

“倾城”楚天凌将倾城佣尽怀里柔声道”求你了,不要这样。”

倾城的心顿时疼痛起来,他知道楚天凌也很无辜,可是,她要怎么样做呢?他们也无法回到从前了,她做不到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你知道吗”楚天凌将下巴抵在倾城的肩膀上道“我有多庆幸,照顾你的人是我。我知道你心里很痛苦,可是倾城,你可以哭,甚至可以打我骂我来发泄,只求你不要这样,不要将自己的心藏起来,我会很害怕,害怕再也抓不住你。”

倾城静静的听着,眼泪已经止不住的流了出来,从叶凡夫妇出事到现在,她一直没有哭,她一直憋在心里,她的心,痛极了,仿佛随时都要死去一样。楚天凌,她知道他得好,如今他这般低声下气的和她说话,她的心更加难过,她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对他,他又何尝不无辜呢不难受呢?

“倾城,你还有我,你还有我。”感受到倾城细小的抽泣,楚天凌却有些放下心来,只盼她不要憋在心里,肯哭出来便好。

倾城紧紧地搂着楚天凌的脖子,将脸深深的埋在他的肩膀上,失声痛哭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