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醉倾城

第八十一章

醉倾城 静水如尘 2112 2013-02-07 00:00:54

  屋子里,到处都贴满了大红的喜字,到处都是红彤彤的,倾城坐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的大红嫁衣,突然觉得很恍惚,她的十指紧紧攥着她的大红衣袍,眉心紧皱。

“小姐,你怎么了?”红莲站在她的身后问道。

倾城摇摇头“突然觉得心里很难过,感觉这个场景好像很熟悉”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大红衣袍。

红莲静静的望着她“小姐,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吗?”

“什么?”倾城抬起头,侧着身子问道“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红莲轻轻一笑,摇头道“没什么,我是说,少主真的很爱小姐。”红莲搀着倾城站起来“小姐真美”

倾城不由得脸一红,羞涩的看着红莲“我觉得好紧张”

红莲轻柔的握住她的手说道“每个女孩子,在成婚的时候都很紧张”

“是吗?”她皱着眉头问道。

“小姐,你爱少主吗?真的想好要嫁给少主了吗?”红莲看着她,眼神幽黑如墨。

倾城怔怔的望着她,突然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她爱他吗?她在心里问自己,她竟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他,她没有了以前的记忆,但是所有人都告诉她,她很爱他,那么她就很爱他好了。

红莲微笑,静静的凝视她,语气轻轻的“那就努力很爱很爱他好了,因为,他真的很爱很爱你”

她的脸被红纱轻轻遮住,红莲牵着红丝绸的手牵扶着倾城来到外厅,倾城能看见手牵上挽起的那朵大红花微微垂动着。

袭城站在千落寒的身边,脸上的笑容淡淡的。

千落寒接过红莲递过的手牵,眼底的忧伤一闪而过,他痴痴的望着倾城,漆黑的眼睛里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红莲站到袭城的身边,二人相视一笑,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从此一直这样幸福下去,该多好。

喜娘的脸上也是笑容灿烂“好啦,快些行礼吧,别耽误了吉时。”

千落寒微笑,轻轻地牵着倾城面对喜娘站好。

喜娘笑笑,扯开嗓子喊道“一拜天地。”

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慢慢的转身跪下去。

“二拜高堂。”喜娘笑着。

二个人望着面前空空的座位,缓缓的磕下头。

他轻轻地扶起她,眼神如醉。她在红纱下面,紧张的咬着嘴唇。

“夫妻对拜”喜娘的声音又提高了一节。

红莲紧握着袭城的手,手心微微的有些冒汗,她也很紧张,也觉得很幸福,但是,她还更加担心。

他们痴痴的望着彼此,空气都放佛停止了流动。

喜娘笑着看着面前的这对新人,简直是天作之合,她又喊了一声“夫妻对拜。”

他们的身子轻轻地弯下去。

“倾城”门外,楚天凌焦急又痛心的叫着她的名字。

她停下弯下去的身子向门外望去。

千落寒的笑容渐渐从脸上退散下去。

袭城和红莲都担忧的望向门外,果然啊,还是没法一直这样生活下去呢。

“倾城”楚天凌痛苦地看着她,一阵锥心的疼痛,让他又咳了起来。

“爷”扶苏扶住他,神情担忧。

楚天凌被扶苏搀扶着,他看着她,既开心又忧愁,为什么?她为什么要和别的人成婚,如果他晚来一步,如果不是南毅意外的在街上发现她,会怎么样呢?她就会成了别人的新娘了吗?

她慢慢的掀开红纱,突然觉得一阵难过,是谁?门外的那个人是谁?门外的那些人,又都是谁?

千落寒看着她倾城失神的样子,心里突然有些隐隐作痛,他抓住她的手,将她用力拉近自己的怀里,他看着门外的那些人,眼神愤怒。

“放开她”楚天凌看着千落寒揽住倾城肩膀的手怒道。

倾城看着千落寒,又看着楚天凌,突然觉得胸口闷闷的。

“倾城”叶轻尘对她微笑“什么都不记得了吗?”他的语气轻柔,让她不禁眉心轻皱。

叶轻尘看着她,微笑,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她无措的眼神,她恐惧的样子,在静宁居找到她的时候,她就是如同现在一样,她又忘记了吗?

“你。。。。。。”她看着他,胸腔里传出撕裂的疼痛感。

他慢慢的走进屋里,慢慢的走近她“因为不记得,所以要和他成婚了吗?因为不记得,所以不认得我们了吗?因为不记得,所以一直没有回去找我们?因为不记得,所以,不知道我是哥哥吗?”他的语气轻轻的,却震憾了在场的所有人。

千落寒冷冰冰的看着他,放在倾城肩膀上的手不由的加大了力量。

她有些痛,她看着他轻轻地问“他们是谁?”

他静静的看着她,嘴角扬起一抹苦笑“就是要将你带走的人,就是要将你和我分开的人。”

她突然抱紧他,惧怕的看着他们“不要过来。”

她说什么?楚天凌怔怔的望着倾城,她紧紧地抱着千落寒,她对他们说不要过来。

“你对她做了什么?”一把软剑指向千落寒的咽喉,楚天昭怒气冲冲的看着他。

倾城吓坏了,紧紧地抱着千落寒,她对楚天昭大声嚷道“不要伤害他。”

什么?楚天昭不敢置信的看着倾城,手里的那把软剑突然有些握不稳。

千落寒笑着看着倾城,那笑既温柔又幸福,她是在乎他的对吗?她说不要伤害他,她是在乎他的。

“倾城,你糊涂了吗?”美善气嚷道“这是你哥哥啊,最疼爱你的哥哥啊”美善拉着叶轻尘的手臂急道“你忘了吗?你不记得吗?”美善又伸手指向楚天凌“他呢?他是和你拜过堂成过亲的四王爷,他才是你的夫君啊。”

倾城看着突然出现的众人,泪水无声无息的落下来,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哭,她只觉得心里一阵疼痛,让她觉得好难过。

“还有她”美善指着红莲“她是月儿,混进叶府做你的丫鬟,就是她将轻尘打伤,你忘了吗?”美善逼问着她。

红莲看着倾城,突然低下头去。

倾城看着千落寒,泪水扑簌簌的落下。

楚天凌看着她二人身上的红色喜袍,自嘲的笑笑“你竟然什么都不记得,你竟然什么都不记得”一阵剧烈的咳嗽,他突然吐出一口鲜血。

“四哥”楚天昭忙扶住他。

“爷”扶苏急道。

倾城慌乱的看着他,泪水越涌越多,为什么?为什么她的心里好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