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星星相惜

第23章

星星相惜 那时雨乱流年 2279 2013-06-24 11:43:17

  秋兮看着哥哥的表情就知道潇舞死定了,只是没有多话。

有时候话多了,就假了。

夜墨只是把玩手中黑色的手机,没有一点表情,偶尔挑眉,看一眼秋兮然后不知在沉思什么。

别人都在一旁聊天,秋兮看他一个人发呆不由问道:“想什么呢?”

“没事。”

秋兮真心讨厌这个样子的夜墨,明明在你眼前,却又觉得距离无限遥远。

忽然心里就闷闷的。

直到最后秋兮也没一句话,夜墨也陷入自己的思想,完全没注意秋兮的不悦。

肖荷毕竟在社会摸爬滚打这么久了,看看他们两个自然猜出来了,却没有多说。

洛雨泽临走之前让秋兮有时间回一趟洛家,也没等她反驳,直接发动车子丢下一句:“不准不来。”

“呃……肖荷姐,咱们也走吧。怪冷的。”刚刚从咖啡店出来温差不是一般的让人受不了。

肖荷点头告个别就和夜婉言上了杰克的车。

只剩下两个人了。

秋兮微微忐忑:“我们也走吧。”

夜墨看了她一眼,感觉意味不明,是秋兮完全读不懂的情绪。

然后用鼻子发出一个单音便往前走。

真是奇怪的人。

秋兮腹诽几句便跟上他。

这人真是奇怪的可以。

她不爽了,好歹她也是他名义上的女朋友吧。

这么无视她。

甩也不甩他,直接加快速度往前走,夜墨也只是与她保持着距离,看到她“啪”地关上门他都没有多说。

他不解,秋兮为什么这么生气。

他刚刚只是在想圣诞节应该送点什么给她。

可是他有没有追过女孩,怎么知道送什么?

所以忘了她了。

感情这妹子是怪他无视她了吧。

无奈。

最近几天秋兮都能放假,洛雨泽也是看准了她休息,让她回一次洛家,虽然不喜欢,但,她还是不希望哥哥伤失望的。

可是……她的别昨天喝完咖啡借给了肖荷,她只有找夜墨了。

正好他也没事,地切而且就在对面。

礼貌性地敲门,却没人应答,秋兮火气……

打电话给他也没人接。

“这人是睡死了么?都快十点了。”秋兮嘀咕道。

没办法打电话给了杰克,毕竟肖荷回老家了,她不好打扰。

“杰克?”

“嗯,秋兮美女,好不容易放假,你找我干嘛呢?”

“找你借车,你有空么?”

“Alex不是就在你对面么?”

秋兮想到这个就烦躁,语气也不太好了:“他睡死了,我敲门没人。”

杰克偷笑看来夜墨还是没失败的嘛:“我记得他从来没有睡懒觉的习惯,今天他没什么事的啊,对了他家门口的花盆里有个备用钥匙,一般人我不告诉他哦。”

秋兮刚刚想开口就只剩下忙音了,无语,搞不好他真的不在家呢?

她这么进去不太合适吧。

可也没办法了,她只能找他了,不能麻烦哥哥。

左右两边翻了下,终于找到了钥匙打开门。

她是第一次进入夜墨的家,黑白灰的世界,没有什么人情味。

感觉凉飕飕的捏。

“夜墨,Alex?”秋兮试探性地在门口喊到。

听杰克说过,夜墨的房间在楼上,秋兮跨步上楼。

推开门看到了一张黑白的床,赤.裸着上身的夜墨,脸色很差,闭着眼。

秋兮蹲下去,看着这张俊脸小小地花痴了一下。

看来他睡着的样子还不差嘛,醒了怎么就这么冷冰冰的一点也不可爱呢?

看够了秋兮推推他的手臂:“夜墨?醒醒。喂!起来了。”

碰到他额头的时候才发现他发烧了!

“喂!夜墨!别吓我!怎么这么烫!”

秋兮惊了。

昨天他把外套给了自己,自己只穿了一件长袖,这么薄,天气这么冷。

忽然间自责起来。

不行,她得帮他,毕竟他是因为自己才感冒的。

秋兮转身想回对面拿点东西,床上的人却拉住她。

滚烫的手臂,感觉快融化了她。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找你借车……我……我……”

平时口才都不错的,怎么一下就不灵了。

秋兮对自己翻白眼。

“水……”夜墨不想听她废话,直接躺回去。

“哦……好,等着。”

秋兮点头,帮夜墨盖上被子,下楼。

她把厨房翻了一遍才发现……

这厮家里根本没有任何吃的,连水也没有,可惜了这套好厨具,还有这漂亮的开放式厨房。

她烧了点水,上楼,夜墨一直睁着眼看窗外,没有注意到自己进来了。

“咳咳。”

“嗯。”

“那个,你这里什么都没有,我先回家拿点东西过来,还有……你发烧这么严重,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不去医院。”

他讨厌那股消毒水的味道。

“可是……”

“药。”

“哦哦,好……等着,别乱跑啊。”

秋兮说完意识到自己语气这么像哄小孩子,连夜墨眼里也多了一抹浅笑。

红着脸回了对面。

秋兮呀秋兮,你白痴啊,红什么脸呀!

你管他干什么?多管闲事!

虽然心里这么想的,可是真正的意识里呢?

她拿着家里常备的药跑到对面去了。

她真的做不到不管。

夜墨只是看着她,然后喝了苦苦的药,确实舒服了。

“多大了,真不懂,你那些粉丝怎么会喜欢你这样没一点自理能力的偶像。”

秋兮瞪他。

夜墨毫不示弱地回她一个白眼:“你敢说你不知道我怎么病了。”

明显的肯定句,都不带一丝犹疑。

她不敢,问题是:“我有说让你给我了么?你自己给我的,还不准我不要。”

“……”夜墨很无语,脸色也沉了,她真傻还是装傻?连肖荷都看出来了,还和他谈过一次,当事人反应这么慢?

“喂?你干嘛不说话?”

“没事,我饿了。”

看着这表情,秋兮差点吐血。

这是我们冷冰冰不近人情的夜墨?

明显是个在要糖吃的小屁孩。

生病的某人最好欺负。

秋兮嘴角抽搐了:“告诉我有什么用?自己叫外卖吧,我赶时间去洛家,把车借我。”

秋兮受到了良心上的谴责。

人家是病人,你怎么敢不理他的要求?

夜墨惊奇地抬眼看着她:“你没病吧,去洛家干什么?”

秋兮眨眼:“反应这么大干嘛?哥哥让我回去,我不希望他担心嘛,何况我也不打算回去,只是看看罢了。”

“我跟你一起去。”

说完夜墨已经聪床上坐起来了。

“哎!你去干嘛?你还发烧呢!”

“不用担心,问题不大。”

“谁担心了!我可不希望带去一个病人半路晕倒出丑。”

“我都不嫌弃你,你还嫌我?”

“我哪点值得你嫌弃?”

“你该问哪点不值得我嫌弃。”

“我又没让你要!”

秋兮冲他吼了一句,怒火不一般的大。

夜墨无奈地看着她,语气也软了:“下去等着,我带你去洛家。不要闹。”

秋兮听着火气消了大半,可……最后一句怎么听着这么奇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