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星星相惜

第46章

星星相惜 那时雨乱流年 1995 2013-06-24 11:43:17

  又是绑架!

这是秋兮恢复意识之后第一反应,这种情况并不少见,记得以前和冷维还有冷琪一起出去,经常有人用她威胁冷维。

那是有冷维,现在她在A市,没有夜墨,没有冷维,不知道会怎么样。

真是糟糕!季晴儿……

想到这个名字秋兮自嘲一声,她也遇人不淑,认人不善的时候。

“还能笑?这是醒了?”

被蒙着眼睛的秋兮听声音也能想到是谁,“严安琪。”

“还记得我啊,小球,好久不见哦。”严安琪冷冷笑到,取下了她眼上的布条。

“怎么会不记得。”秋兮睁开眼适应了光线,一扫眼便看到不远处的季晴儿,还有一个眼熟的男人。

“做都做了,何必一副歉疚的模样。”秋兮冷笑。

严安琪顺着她的视线看到季晴儿,转而看着她,“怎么样,被背叛的感觉不好受吧,我当初也是这个感觉。”

“……”

“你知不知道,你的出现真的是我的一大败笔,把你当成朋友更是我的失误!养虎为患!养了一只狐狸精!”

听到“狐狸精”三个字秋兮的眼睛蓦的睁大,“严安琪,你别太过分!”

“过分?!呵呵,如果没有你,现在冷维已经和我订婚了,说不定已经结婚。”

“你怎么不说孩子都可以去打酱油了?”

冷笑话……一旁的男人翘起嘴角,果然是个不俗的女子,如果与姐姐没仇,或许他会对她很有兴趣。

察觉那个男子的目光,秋兮抬头,“严少爷,在娱乐圈玩的不错嘛。”

季晴儿不知道这中间的关系,只知道秋兮惹了严迪的姐姐,中间的利害关系一概不知,更不用说秋兮的身份。

她爱严迪,不能失去,所以为了得到她可以做一切。

只要他希望她做的,义无反顾。

“聪明的女人大多被男人喜欢,但是会被别的女人嫉恨。”

“傻女人对付女人,聪明女人才会对付男人。”秋兮瞥了眼严安琪,“今天把我绑来是打算杀了我?没有我冷维会多看你一眼?”

“我只是讨厌你,恨你,与冷维无关。”

“说的真好,没有冷维你怎么会恨我?嗯?”

“因为你该恨!你一出现夺走我所有的光彩,甚至夺走我的男人。他悔婚了!让我在我家人面前怎么抬头?!那些狐狸精生的女儿都爬到我头上来了!你该死!”

“我敢赌你不敢杀我。”秋兮云淡风轻地笑了。

严安琪颤了颤,她……

父亲说了,她是洛家的大小姐,如果动了她恐怕洛家,夜家都不会放过她,甚至她的家族都会被威胁。

最重要的是,冷维也不会放过她!

可是,恨她又怎么样?!冷维不爱她!不爱她再恨又有什么区别?

家族更加不是她想考虑的,一群对自己从来没有亲情的人,她何必顾虑?

“你说错了,我敢。”就算不杀她,她也要毁了她。

秋兮平静的不像个正常人,没有任何波澜起伏的眸子,直直盯着面前的严安琪,没有畏惧,没有退缩,直面生死。

这样阴郁的眸子着实让在场的人吓到了。

“还真是像,和夜墨在一起久了,叫神态都这么像。”严迪最先回神。

“是么?谢谢你的夸奖。”秋兮扬起嘴角。

“阿迪,和她废话干什么?!来人,拿鞭子给我。”

严安琪想到秋兮现在在自己手里,何况到时候她死了,又有谁会知道凶手是自己?就算知道,大不了就是死,冷维不爱她,或者又有什么意思。

秋兮被绑住,没有反抗的机会。

鞭子划破空气落在身上,然后“嘶啦——”薄薄的衣料裂开,娇嫩的皮肤绽来,血就这么溢出来。

反射弧传来的钻心的疼痛让秋兮差点晕过去,却没有哼一声。

她够倔强。

严迪静静地看着,眼中多了一丝欣赏。

严安琪却因为秋兮眼中的不屑而愤怒,这样的表情,无疑在点火。

这火势必伤害自己。

“啊——”季晴儿没见过血腥不由尖叫,倒向严迪。

秋兮看到严迪对于季晴儿的不耐,嘲讽地笑了,“你们严家人真是什么都可以用来利用。别人的爱情都成了你们的工具,你们注定永远得不到爱情。”

严安琪又是一鞭子下去,秋兮咬着牙,没有让呻.吟从嘴角溢出。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们!破坏我的爱情,狐狸精!”

一连串的疼痛,饶是再坚强的人也坚持不住,秋兮终于是晕了过去。

“她说的没错,利用别人的爱情,我们注定得不到爱情。”严迪看着怀里的女人,把她推开。

“阿迪……”季晴儿伤心的眼神在严迪眼中成了笑话。

“棋子成了弃子就不该再拿在手里,免得耽误了以后的路。”严迪没有情绪的看着她。

“棋子……呵呵,我就是一枚棋子。”季晴儿笑着倒退几步,终于是跑出去了。

“你还真狠心。”被人用水浇醒的秋兮勾起了冒血的嘴角。

“他是我弟弟,用不着你置喙!管好你自己吧!”

鞭子发了疯了一样扫下来,甚至甩到脸上,不深的疤痕,在脸上总归有些狰狞。

“你怎么不叫了呢?你知不知道你总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让人很讨厌!很恶心!你以为你有多了不起么!”

“痛么?!我的心比这个痛十倍!为了了解你从来不看电视的冷维总是带着两台电脑,一台处理公务,另一台总是放你演的电视剧,电影,还有那些傻帽的娱乐节目!”

“看见你出现他才会笑!”

“他居然会笑!你知道么?他从来没有对别人笑的这么温柔过!对着你的海报都能笑的这么好!”

“凭什么!凭什么!我陪着他这么多年!”

……

秋兮身上布满不少的伤口,秋兮却还是没有喊痛。

她同情严安琪,爱而不得,看着爱人对别人笑的正好,那种痛她没有尝试过,但是仅仅因为夜墨对她冷淡一点点她就会不安,她想,爱入骨髓的严安琪比她痛百倍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