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极品小厮

初遇

极品小厮 武二妮 3563 2013-07-31 10:12:35

  底下的人正闹得火热,天香楼的二层靠边的雅间里,两个身影驻立在窗前,刚才的一幕尽收眼底。“身手灵活,头脑聪明。”乔钰轻轻的一品茶,动作优雅,五官端正,配上一身青袍,说不出的温文尔雅,眼睛一直盯着轿子。“嗤~堂堂太傅之子怎么会对一个乞丐上心了,传出去不怕被人笑话。”乔钰轻轻放下杯子,笑了笑看着眼前的这个尤物,当今三皇子,已被封为天翼王爷的皇天翼,一头黑发随意束起,一双桃花眼皓若星辰,长长的睫毛比女子都密,嘴角似有似无的勾起,似笑非笑,玩味十足,薄薄的嘴唇,都说薄嘴唇的人很是无情,诚不欺人,修长的身材,一身白衣衬托着白嫩的肌肤,不愧为皇朝第一美男子,比女子更胜三分,大有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的特质。坊间传:女子要嫁当嫁皇天影,男子要娶就娶皇天翼。三皇子大发雷霆才没人敢在传。

“你笑什么?”皇天翼慵懒的坐在窗台上,眼神迷离而深邃,引来街上的阵阵目光,却不为意。乔钰看向窗外,笑意不减:“在笑你,或者说,在等你抓狂然后再笑。”

“哈~”皇天翼一笑,惹来楼下一阵吸气声:“我怎么会抓狂~”一句话刚说完,皇天翼一怔,笑容僵在脸上,乔钰一看皇天翼的表情,微微一笑,然后端了杯水继续看戏。皇天翼猛地一跳:“那个脏东西~他~他上了我的轿子?”乔钰笑而不语更添了皇天翼的怒气。皇天翼飞身而下,朝轿子奔去。

黑牛猪老五一伙看见侍卫就知道碰上了惹不起的户,赶紧撤了。小豆子刚钻进轿子就惊呆了,全然不知身在何处了,轿子外面简陋,里面竟别有洞天,轿子周围铺满了华贵的丝绸,色泽明亮,是离国特有的天蚕丝,脚下铺着动物的皮毛,好家伙,竟是貂绒的,这得用多少只猪才能换一张貂皮,况且是天山血貂,竟铺满了整个轿子,真是太变态的有钱了。轿子竟然可以放的下一张小床,床边是一个小桌子,摆满了各种糕点,有糕点,小豆子的黑眼珠子一放光,一早晨光跑了,还没吃饭呢,把袋子一扔,抓起来糕点就吃,“哇~真好吃~”小豆子眼里放光,还真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糕点。这糕点可是三殿下府中沈姑娘做的,一般人可吃不到,比宫廷的御厨做的好吃多了。

“好吃吗?”

“嗯,好吃。”

小豆子刚回答完,一愣,缓缓转过头,对上那张如花似玉的脸,“噗~”一声喷了皇天翼一身糕点渣。乖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这么~妖娆,对,是妖娆,简直一狐狸精的脸。皇天翼的脸由白变青在变黑,眉头上的青筋若隐若现,手握的咯吧响。刚挑起帘子就看见一个黑东西坐在地毯上,黑黑的小手抓起来糕点就往嘴里送,皇天翼忍不住咽了口唾液,那手黑的,他怎么吃的下去?气愤的问了句好吃吗,竟被这脏东西喷了一身糕点渣,黏黏的红红绿绿的沾满全身,一张黑脸就更黑了。

小豆子一看皇天翼脸色不对,眨巴眨巴两只大眼睛,把吃了一半的糕点放回盘子里,嘻嘻一笑:“额~那什么,我上错轿子了。”说完一缩身就往外窜,皇天翼一笑,这笑容让手下看见了就知道主子发怒了,皇天翼用两只手指捏住小豆子的领子,用脚一踢小豆子的膝盖窝,小豆子腿突然一麻,“嘭”趴着地上。

“奥,原来乞丐也有轿子坐,皇京什么时候这么富裕了?”小豆子脸又变成苦瓜脸,这次惹了惹不起的人了,这狐狸精武功不知咋样,肯定比自己高。

小豆子眼睛一闪光,计上心来,就势跪在地上,一把抱住皇天翼的腿,“爷,小的再也不敢了,你大人有大量,别给小的一般见识,小的上有老下有小,一大家子都指望小的呢,小的~”小豆子还没说完,一个天翻地转,“嘭”一声被甩出门外。

“给本王绑了回府。”小豆子被摔了个狗吃死,还没反应过来逃跑,就被两个暗卫给绑住手,草,出门没看黄历呀,今天怎么根动物犯冲突,甩了牛猪,有碰上个狐狸,呸,老子不跟动物一般见识。

“回府。”听声音就知道皇天翼完全暴走了。

“喂,不就吃了点糕点么,你这么有钱怎么这么小气,大不了用我的鸡陪你还不行么。”

“嘭~”一个盘子带着点心飞了出来。

“大不了把猪腿也赔给你~”

“嘭~”一个桌子飞了出来。

“喂,死狐狸,你别得寸进尺,那两块肉你想都别想~”小豆子也生气了,好不容易被追了一天才弄了这么多肉,不就吃了点糕点么,这人怎么这么小气。

“嘭~”装着肉的布袋被扔了出来。

“死狐狸你~”小豆子看见飞奔的鸡“咯咯嗒”跑了,肉全掉在地上,“我的肉啊~”

“给本王闭嘴~”小豆子身上一痛,被不知什么东西给点了哑穴,小豆子狠狠的等着大眼睛,恨不得用眼神射出箭杀死他。

“嘭~”一块貂皮扔了出来。

不至于吧,小豆子不可思意的瞪着那块貂皮,不就踩了下么,就不要了,嘿,那感情好。小豆子一个扑倒翻身,动作行云流水般麻利,那块貂皮稳稳的拽在手里,手感那叫一个好。侍卫鄙视的看着小豆子,小豆子一点不在意,天山血貂皮,一块就值好多猪的,切~你们那是不识货。

突然,一整块天蚕丝从轿子飘出,小豆子完全惊呆了,眼睛瞪着那丝一动不动,哇,发了,一整块唉,嘿~我跳~我使劲跳,所有的侍卫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小豆子,都忘了前行。小豆子一跳一跳的正努力的用嘴巴去咬那块丝,那执着的眼神,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侍卫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

“怎么了?还不走?”一个寒冷的声音传来,侍卫打了个寒碜,回过神赶忙把小豆子抓住,继续前行,心想着这小子到底有多穷啊。小豆子看着飘远的天蚕丝,泪奔啊,又不能叫又不能动,只能一步三回头的看着丝绸飘远~

突然又一件白东西扔了出来,所有人一愣,看清那东西时,小豆子则一乐,那东西竟是皇天翼的外袍,哈哈,那狐狸是不是只穿了中衣在里面,那姿色,哇~滋滋~不可想,不可想,哈哈~小豆子还在暗暗高兴,没注意到侍卫们看见自己的眼神,由鄙视变成可怜,弄脏爷袍子的不知死了多少了,唉,这小子命休已。

两个暗卫把小豆子拽的紧紧的,生怕他又去捡袍子,小豆子撇了撇嘴,那狐狸的袍子谁稀罕,老子是那种什么都捡的么?

走着走着,刚拐了一条街,有些不对劲,街上竟静的出奇,一个人影没有,突然轿子一停,所有侍卫一脸平静的把轿子围起来.杀气,小豆子早就感觉到杀气,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一点一点向轿子移去,一周全是杀气,安全地点只有轿子里。里面的人可怕,但外面的杀人不眨眼,死的快死的慢当然取其慢。

“朋友既然来了,就出来吧。”皇天翼慵懒的声音刚传出,十几个黑衣人从两旁的房顶飞身而下。废话都没说一句就跟侍卫缠斗起来。来的人不多,但全是高手,皇天翼的侍卫也不是吃素的,竟打的不分上下。

小豆子双手双脚被绑,逃命不好逃,一点一点往轿子那蹦,小豆子躲开打斗的人群,用脚底狠狠地一蹬地,一个上窜,“嘭~”一声直挺挺的窜进轿子里。

小豆子一抬头就惊呆了,皇天翼上身没着衣服,下身一个白色裤子,慵懒的靠在床上,一只手拿着本书,一只手随意的敲打着床沿,柔和的阳光射进来,显得皇天翼如同个妖孽,整个画面太让人~太让人喷血啊。

皇天翼也一愣,没想到小豆子会蹦进来。这小子也聪明的狠,知道哪里安全。看见小豆子那脏兮兮的一身,眉头一皱。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说着就把小豆子往外踹。小豆子双手紧紧抱着轿子的木头,五官皱到一块,又不能说话,睁着两只大眼睛泪汪汪的望着皇天翼,心里却暗骂:傻子呀,要出去你出去啊,老子还不想死,傻子才出去。

皇天翼看着小豆子黑黑的显着泪放着光的眼睛,心中生出些不忍,哼了一声,又坐回原来的地方,“呆着那别动,你敢乱动我就把你扔出去。”小豆子连连点头,刚才的哀求的眼神一扫而光,表决心似的把腰板挺的竖直一动不动。

外面脚步声多了起来,估计又有人来救驾了,怪不得皇天翼一点不在意的靠在床上养神,过了一会,小豆子松松已经酸了的腰板,开始乱瞟。

皇天翼闭着眼睛老感觉不自在,轻轻睁开眼睛,就看见小豆子黑黑的大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腰腹侧,一眨不眨,眼直冒光。眼神一厉,这小子不会是个断袖吧,“你在看什么?”

小豆子说不出话,眼睛眨巴眨巴一副我什么都没看的无辜表情。皇天翼哼一声,继续闭上眼,还没一分钟,那感觉又来了,一睁眼就看见小豆子大眼睛一直瞟着他的腰腹侧,还不怀好意的奸笑着,配上那张脏脸,猥琐的狠呀。

“你到底在看什么?”皇天翼脸一黑,用手中的书把小豆子的脸抬起来,小豆子又眨巴眨巴眼睛意思说自己不能说话。“哼~”皇天翼解开小豆子的穴,“说,你在看什么?”

“我什么都没看~”小豆子撇撇嘴,一副我不说你能怎样的样子。

皇天翼嘴角一勾,“好,你可以不说,不过你想怎么下去呢,爬的?滚的?额~亦或是飞的怎样?”

小豆子看着皇天翼那张妖孽的脸果然说不出人的话。“我说了就不让我出去成不?”

“说~”

“嘻嘻~说话可要算数,我说了你就不能扔我出去,我是在想啊,我听说有一种人妖,长的是女人脸,男人身,但有些人想真正变成女人这样就会变得更漂亮,我猜你就是~唉~你~啊~”

外面的人刚打斗完就听见一声惨叫,然后看见一团东西从轿子飞出,一个抛物线,“嘭~”一声,扬起一阵尘土。小豆子趴在地上,眼冒金星,甩了甩头上的土,破口大骂:“死狐狸,你说话不算数~”还没说完,嘭,又被点了哑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