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陌上花开

第四章

陌上花开 西洲曲 2732 2013-04-04 11:23:43

  听到电脑上传来的提示,赵清平夫妇连忙放开手上的相册。打开视频,记录着一个小男孩的生日当天的点点滴滴,早上起床、吃早餐、上学前的准备、放学回家后做功课、和小伙伴的玩耍、许愿……

看着视频里的男孩安静、乖巧,以及他许下的生日愿望,夫妇俩不禁泪湿满眶。心阵阵揪痛,父亲照顾的再好,没有母亲陪在身边,总是不完满的。看着彼此流露出的疼惜、以及丝丝愧疚,说不后悔也是让自己难以承认的,这么多年下来,看着他的努力,早就在不知不觉中放下怨恨。可是想到一无所知、过着一直是两代人期盼的安宁生活;又让人不得不举步难行。

赵清平叹了口气,“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当年我们承诺过那些孩子,婚事再拖拖吧!”

“我也想”,刘芬抹了抹眼泪,“我也知道这些道理,毕竟是我们提出来的。他们……”,也叹了口气、踌躇道,“我也是心疼然然,想给她找个好归宿,李浩那孩子也算是从小看大的,把然然交给她,我是放了一百个心。”

沉默半晌的赵清平,抱住了正流泪的刘芬,轻拍到,“我们总是教育学生要信守承诺,然然若是有朝一日得知此事,她会多难受?”顿了顿,“那孩子这么多年的行为做法,也越来越不简单。若是我们同意了那件事,我怕事情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那孩子的手段多厉害就算我们再不清楚,他那班朋友也不是好惹的。就算看在那孩子多顾忌然然,私底下他们会做什么,那后果都是我们承受不了的。”

听着自己丈夫的分析,刘芬安静了片刻,“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是然然这年纪越来越大,要是他突然反悔了怎么办?万一李浩不等然然怎么办?到时候然然去哪找好男人?”

听到妻子的担忧,赵清平笑了笑,“你呀,真是瞎操心,那孩子的家世摆在眼前,从前就待然然极好。这几年暗地里做了多少都数不清。何况他们之间还有个孩子。再说然然这几年总是梦到那段。”

“就算然然不记得。可母子间的感应是怎么也不能抹杀的”,说到这里,刘芬就感觉刀在一片一片的割自己的心。想到总是梦见孩子哭声的女儿,虽说怕自己担心不提这些事,可作为母亲,还有什么能瞒的过得?

“好了,早点收拾了睡吧!”赵清平站起身拍了拍老伴的肩膀,开始整理,“别让然然发现什么。”

刘芬擦了擦眼泪,嗔到,“这我还不知道,”一边忙着收拾,一边仔细嘱咐,“你明天的给我好好的,然然这孩子心细,每次你有什么事,她一看就知道。这么多年,什么表情都摆脸上。”

“好了,我知道了”,收拾好一切的赵清平看着还在不停唠叨的老伴,心盛满平静安宁。

四处茫茫黑暗,不知何处是进口何处是出口?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想大声的喊叫,发现自己发不出声,使劲全力也睁不开眼睛,动了动手臂,发现自己好像被禁锢在,唯有身下柔软的触感,自己被牢牢的锁在床上。

这时,忽然有哭声,很淡很淡,飘渺的感觉觉着自己幻听了。可是这哭声不放过自己,声音越来越清晰,渐渐的辨认出是小孩的哭声。不知道为何,听到孩子的哭声,心就开始揪疼揪疼的,好想好想睁开眼睛,好想好想抱起小孩,哄着不哭。

似乎好像听到有人在不停的说“敏敏”、“宝宝哭了,敏敏不要睡了”,“敏敏,今天天气很好”、“敏敏,宝宝今天不舒服,明天再带他过来”、“敏敏,今天大家都过来看你了”……说了好多好多,可是自己总是听不真切他的声音,只能辨认出是个男人,那个男人一定一定很爱那个叫“敏敏”的女子,尽管听不真切他的声音,可是听的出声音里满满的温柔,满满的爱。真的真的很羡慕那个叫敏敏的女子,虽然她跟自己的名字有相同的一个字,可自己相信,那个敏敏不是自己,从小到大,所有跟自己关系亲密的人都是叫自己然然的。

自己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啊?难道这跟自己有什么联系吗?想听的更清楚些,声音却越来越飘渺,渐渐的感觉像是外太空传来般。意识也开始沉顿,自己好像慢慢的在进入毫无意识中,觉察自己很累很累,突然之间,什么都没有了。

“然然,起床了”很是温柔的熟悉的声音,“快点起床,不然要迟到了哦。”

意识开始回笼,渐渐的清明起来,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老妈正在收拾自己的房间。呆呆的坐在床上,回想着那么真切的感觉梦中的情景,无意识的捂捂胸口,心疼的感觉依然存在。这就是为何?每次不同的梦,梦中有幸福、有伤心、有失落、有期待……虽然不知道这代表什么,尽管梦中的那些事物不是很清晰,猜透不出;可总觉得这些事曾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上。回顾从小到大的记忆,生活中并没有经历类似的事情,每天的生活从记事起就极为规律,很少独自出远门。除了学校组织的活动,以及八年前的那场怪病是在都城治好的。

看着女儿怔怔楞楞的坐在床上,眼神呆呆的,似乎意识被抽走般。刘芬手搁在女儿额头,又测测自己的,没发烧。遂用力摇摇,“然然,你怎么了?”

被摇回神智,看看一脸关切的母亲,以及闻声而来的父亲站在房门口,无奈的笑笑,“没事,我在想事情”,自家的爸妈太草木皆兵了,无论自己的何般小事,在他们眼中都是大事。

撒娇似的摇摇母亲的手,“妈,我没事,”又朝门口站着的父亲道,“爸,真没事,在想学校的事情,”下床直接去洗漱,夫妇俩对视一番,隐下复杂的情绪,这时突然传来门铃声,赵清平叹了口气,“我去开门,”刘芬顿了顿,继续收拾。

听到门铃响的赵敏然从卫生间探出头来,还在刷牙在,含糊不清,“妈,谁啊?这么早上门?”

没好气的瞪了此时毫无形象的女儿,“你说这么早上门的还能有谁?还不快点!”

“妈,我都说了好多遍我自己会整理好房间的。”

其实房间本来就整理的极好,刘芬每天不过就是收拾女儿换下的衣物,把东西稍微归笼,把桌子什么的都擦一擦。

已经洗漱完毕的赵敏然,未经多少修饰的脸上,在岁月的厚待里,相较于所谓女人最美年华里,随着时光的积累,使得本身的气质更加的迷人与深沉。举止投足间让人觉得舒服与平易近人,哪怕不自觉流露出与常人不同的气场。

爱娇的把母亲推出房间,“妈,有客上门,作为女主人不亲自招待,可是很失礼的。”

“你这丫头”,刘芬好气又好笑的捏了捏赵敏然的鼻子,“别推了,你妈这把老骨头可禁不起啊,行了行了,我出去出去好吧?”

四处看了看,有没有遗漏的,叮嘱道,“换好衣服就赶紧出来,总让人等,你也不害臊!”

“知道了,妈”,刘芬关上房门,摇摇头朝客厅走去,看到正聊在兴头上的老伴和李浩,就没有出声打扰,朝李浩点头示意了,就直接去厨房准备。

换好衣服的赵敏然走进客厅就看到一副和谐的画面。

“爸”,朝笑的一脸温柔、掩不住惊艳的李浩,“早啊,李浩。”

这时刘芬打断了这对男女接下来寒暄,“过来吃早餐吧!”

赵清平站起身,朝眼光一直落在自家乖女身上的李浩,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可惜了,这个好孩子,终究是……

“李浩也过来用点吧!”

“好,”李浩也不推辞,朝赵敏然笑道,“真巧赶上了,本来是直接过来接你上班的。”

夫妇俩看了看彼此,飞快的掩下复杂。找了新话题,四个人热热闹闹的吃起早餐,似乎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切都是那么的平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