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陌上花开

第十一章

陌上花开 西洲曲 2906 2013-04-04 11:23:43

  春节是中国人一年当中最重要的日子,家人团聚,走亲访友;一年的辛苦劳作趁此时刻好好休息,为来年的奋斗树个盼头。今年有的人过得就没有预期的快活,如李浩,吃完旧年的最后一餐,借口有事就出门,留下剩下的人脸色难看。秦雨荣不时的抚摸不明显的肚子,表情晦暗不明,心底的酸涩只有自己知道。

习惯性的走到熟悉的地方,各家灯火辉煌,伴随时时不停的鞭炮声,仰头看着熟悉的楼层,李浩只觉得疼痛难忍,更觉讽刺。

吃完丰盛的除夕晚餐,一家人一边看着春晚,一边不停的接打着电话,这是老规矩了,赵家只有在新年期间,家中电话是不断的。

刚刚给表姐沈萱发完新年的祝福短信,电话就响起了,“萱姐,新年快乐!”尽管沈萱沈治这对双胞胎打了赵敏然十多岁,但是不影响彼此之间的兄妹情意。

“新年快乐,把电话给你爸,我话跟你爸说”,沈萱是个很强势的人,虽然总是命令的语气,身为乖乖女的赵敏然对这个表姐从来都是很听话

“三舅”,对这个从小教导自己的三舅,沈萱很是崇敬,语气尊敬起来,“我听我妈说了,让然然过来吧!”

赵清平只是沉默不语,赵清平身上没有一般的知识分子的迂腐清高不知变通,相反的他很开明,听的进去话,就是有点不好的是就是太守信了,只要是他做出的承诺,不论发生什么,他都是坚守到底的。想起这两天徐校长登门劝说的事情,他心里也有底,直到自己说不通就找了沈萱,现在这个世上,就只有沈萱的话他能听进去,沈萱在某方面的性子像极了自己去世的父亲,从前也只有他能劝动自己。

“三舅,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无非是外公承诺的十年之约,可是当初并没有说不让离开平城啊!他也很守信”,知道所指的那个他是谁,“这几年里也没有找然然,他那么强势霸道的人,你们一次一次的给然然介绍对象,他都忍下了。从前他什么样,三舅你不说多么的了解你也看得到,他把然然护得那么厉害,一般人也靠近不了,再说了……”

“护得再厉害有什么用,还不是出事了!”想到这里,就火大,自己娇养难得的女儿,那么小就被骗走了,骗走不说,还让自己的女儿遭受那么大的折磨。

“三舅”,沈萱好气又好笑,这个三舅不论平时多么的正经,遇到赵敏然就像个孩子似的,“怎么老拿这事啊,也不看看他好的地方,就那么一次失误,就给人判了死刑,好歹也得给人上诉的机会啊!”

看着一脸气恼的父亲,赵敏然很好奇,正在接电话的刘芬分神安抚的拍了拍,然后推了推坐在沙发上的老伴,赵清平看了一脸刘芬,再看看一脸好奇无知的女儿,示意女儿继续看电视,自己就走去书房

“我当初就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家世相差太大了,再说了然然的性子,那么个大家子她承受不了。”

“三舅,借口也不换换,这多年,就拿这个借口去骗人”,沈萱对着这个在某方面很固执的三舅也很是头疼,“把然然嫁给睡您都不放心,再说了,然然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你担心的那样啊,人家小两口过得不知道有多好!”

“你就知道为他说话”,真是像个小孩子。

“我这那是为他说话啊!我就是实话实说”,沈萱语气低沉下来,“我是心疼知非,看着他那个样子,我的心揪着疼。”

赵清平也沉默了,虽然没有真实的见过这个孩子,看着照片、视频,他的心也不好受,可想到自己宝贝着的女儿所经历的、父亲许下的承诺,就让他无法答应。

“三舅,要是外公在的话,他会答应的”,知道顾虑所在,沈萱说得很直白,“外公的原意是如果他心里真有然然,那么就扫平障碍,给然然创造一片天地;如果他做不到,那么也可以逼得他放手,还然然从前的安静生活。可是,你看现如今,他的所作所为,分明就做出了选择,正给然然扫平障碍。就算我不说,三舅您自己也是知道的,不然他也不会隔段时间就把知非的东西给您看了。我现在也不是为谁说好话什么的,我只是心疼知非,哪怕他做的再好,我们做的再好,也比不过孩子需要母亲的事实。”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呼吸声,沈萱顿了顿,继续说到,“就算三舅你再讨厌他,可是知非毕竟是然然的孩子。说句难听的话,日后有朝一日,然然想起了所有的事情,那个时候然然身边有了其他人,你要然然怎么办?身边的人怎么看然然?那个时候他会做什么?这后面的事情可真的就很难说了。万一到时候然然真的想起了所有的事情,他会做什么,三舅,您多少也能猜到些吧!”

短暂的沉默之后,沈萱再接再厉,“这几年里,你们给然然想看了多少人,我就不说了。就说说李浩,我承认他是个很不错的男人,然然跟他相处的时间也最长,我就不觉得然然喜欢他。那件事发生之后,然然尽管伤心难过,但给我的感觉不像是失去了爱人那样的。我想着是不是然然虽然忘记了那段感情,但她的记忆深处还是有他的存在,所以她接受不了其他人。”

“唉”,赵清平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尽管不愿承认沈萱所说的,但是她的话确实说到了自己心底担忧,“这段时间,然然做梦的频率越来越多,好几次我和你三舅妈都听到然然喊那个人的名字”,赵清平实在是不愿提及他的名字。

沈萱笑了笑,试探到,“那三舅的意思是同意了?”

“你这丫头”,赵清平笑骂到,“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还有什么同意不同意的。只要然然好就行了!”

“得了,三舅,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会好好看着他的。”

“要是你真明白就好了,别弄些虚的糊弄你三舅。”

“我哪敢啊,三舅您火眼金睛的,我那些小心思哪能满得过您”,赵清平年过四十才有赵敏然,在很长的一段岁月里,沈萱和沈治即使学生又是自家儿女的被赵清平夫妇教养,赵家并不像一般的家庭,角色很分明,很多时候都是以朋友的方式在相处,不论多小的孩子都能参与交流讨论问题。这个传统还是赵家的好几辈传承下来的。所以,迄今为止,每年到了一定的节日,总是会有很多从前的不管是去世的赵老爷子夫妇教过的还是赵清平夫妇教过的都会上门拜访。从清朝起到现今,赵家世世代代大都以教书为生,哪怕是在战乱和□期间都没有断过。所以,在平城,赵家不是权富之家,确有着很重要的地位。平城现今的教育发展,就与赵家去世的赵老爷子及他的父亲所做出的努力有着很大的关联

“好了,你也别在说这些了,忙你的事去吧!”,赵清平听到电话那边不时的有人插话,还有自家的老伴不停的喊自己,叮嘱到,“这两天事情多,就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什么时候到平城了,再打电话我去接你们,到时候一起回老家”,这个老家指的是赵家村,都是赵家一族的人,大部分还是以教书为主的,赵家的人不管男人,不管走的有多远,死后都是要回到赵家村的。嫁出去的赵家女,只要夫家的人同意,死后也能葬入赵家祖坟,据说是赵家第一代创立赵家立下的规矩。几百年来,赵家后人都在遵循赵家祖训。

“我知道了,三舅,那祝三舅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好,你们也是一样,新年快乐!”

左正看着挂电话的妻子,“搞掂了?”

沈萱眉一抬,一脸自得,“也不看看我是谁!”

“是是是,你最厉害了”,左正好笑的看着得意的妻子,“我亲爱的太太,那我们家的吵着要玩鞭炮的儿子就交给你了。”

听到此话的沈萱柳眉竖起,“这孩子是一天不打上房截瓦,大过年的都不让自己安生”,脾气极大的朝楼下走去,出卖儿子的左正丝毫愧意也无,一脸轻松自得的跟在妻子后头。

“我已经答应了”,结束一天的繁忙之后,赵清平躺在床上,对还在忙碌的刘芬说到。

刘芬手一顿,随即上床,过了一会才淡淡的说到,“知道了,睡吧!明早事情多着呢!”

旧年已辞去,夜越发轰闹!新年新气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