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陌上花开

第十六章

陌上花开 西洲曲 2756 2013-04-04 11:23:43

  等到了书房,早已有人准备好了一切,赵敏然扶持沈老爷子坐好,坐到对面,沈老爷子已经很直接的选好黑子占据棋盘一处,赵敏然不假思索的跟上,两人便一来一回的起来,下到正精彩处,沈老爷子悔棋起来,要换其他的位置,赵敏然笑了笑没有反驳,反而指点几处,短短的时间里,两人迅速的熟悉起来,开始很热烈的讨论下一步的走法。等到沈策洗澡换完衣服到书房时就看见一老一少很熟稔的讨论,忘了周边的存在。遂好笑的摇摇头,自家的曾祖父什么都擅长,唯独在下棋这一块,这么多年了,棋艺一直都没有变过。喜欢下棋,技术不精,臭棋篓子不说,又爱悔棋,总喜欢拉人下棋;都城的大部分人都知道不要和老爷子下棋,绝对是个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自己的几个死党,听到老爷子说要下棋,绝对一秒间不见人影。难得她这么耐心的陪着。

一盘之后,沈老爷子真是心满意足,好久没有这样舒畅了;没想到这小丫头不简单,能耐得住性子陪自己下棋,这个世上还是第一人呢。想到不少人称赞的许家的那个许云馨,就觉得鄙夷,看着是文静端庄的大家闺秀,心眼手段倒是厉害。再怎么的掩饰,也压不住心底的不耐烦。真以为自己是个老糊涂了,那点子小心思能瞒得过谁?

“然丫头,再来一盘?”沈老爷子眉飞色舞,得意洋洋,看得沈策很好笑。

“嗯”,赵敏然心情也很好的清理着棋盘,并未注意到沈策的到来。沈老爷子也是这时才发现沈策,瞪了瞪沈策,沈策只是轻笑不语,也动手清理起。

看到棋盘上突然多出来的年轻保养极好,修长的好看的男人的手,赵敏然这才抬起头来,脸一下子就红了,颇有几分慌忙起来,不知道如何开口,只好低头不语装着不知道。

等到棋盘清理完毕,沈老爷子这才看尊口,指了指沈策,说到:“这是我曾孙子,沈策,你喊他阿策就行了”,赵敏然疑惑的看着沈策,沈策笑了笑,“我的大名是沈君临,沈策是我的小名,你直接叫我阿策就行了了。”顿了顿,复又温和的问到:“你的名字叫赵敏然,我可以叫你敏敏吗?”

赵敏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听到沈策温和的话语,红着脸低头,轻轻的点了点头,低低的唤了声“阿策”,手无意识的把玩着棋子,沈老爷子看了看掩饰不住笑意,眼神柔和的看着低头害羞的赵敏然,意有所指的咳了咳,沈策这才回神的看着一脸了然与调侃的曾祖父,颇有些不好意思。沈老爷子瞪了一眼沈策,沈策知其意的坐在一旁。

看着脸红似水,不知该如何的赵敏然,“沈萱沈治也是我从小看到大的,唤声阿策也是应该的,然丫头,难得合了我的眼缘,以后就喊我曾爷爷就行了。”

赵敏然倒不扭捏,很干脆的喊了声“曾爷爷”,沈老爷子马上又乐呵起来,“来来来,然丫头,我们再下一盘。”

“好”,赵敏然很是乖巧的应了,拿起棋子,又开始热烈的讨论起来,沈策则随手拿起一本书,好笑的摇摇头,心不在焉的看起来。

等到一盘下完,沈为过来请示开饭,看到还在热烈讨论的两人,笑着插道:“老爷今天可是得意了,难得然然肯陪着。”作为受害者之一,沈为可是深知其中的滋味,这老爷子年纪越大越发的胡作非为起来,简直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走下一步。

沈老爷子显然心情很好,只是瞪了一下沈为,沈为笑笑也没有再说。

而这时,沈策合上书,姿态悠然,“曾祖父的棋艺不重要,重要的是棋德。”

“是啊是啊,”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沈治也插道:“老爷,跟您下棋,简直比要我吃青菜要难受”,沈治从小到大,倒是个蛮好养的,唯独一点,就是不吃青菜,想尽各种办法都不能让他吃下去。

“你个臭小子”,沈老爷子拍了沈治几下,便朝沈为说到:“晚餐给这小子几盘青菜”,指了指沈治,“要是不吃完,今年的工资、奖金全都没有。”沈治是出了名的爱财,经常和人打赌赚外快,可惜赌品不好,输了不认账,赢了就天天在人背后催。

“老爷,您太过分,”一听这话,沈治顿时跳起来,“您怎么能这样?”

“你再叫一下,就真的扣了”,看着一旁蹦哒的沈治听到此话之后,顿时焉了下来,想到什么的,凑到一旁正在整理棋子的赵敏然问到:“然然,我看你平常下棋不是这样的,你怎么就那么有耐心陪老爷下棋?”只当没看到正喝茶的沈老爷子又瞪起自己来。

赵敏然一边捡着棋子,一边回答:“下棋本来就是供人取乐的,太注重规矩失了取乐的性质,这样下棋也没有什么意思。不管以何种方式下棋,只要下棋的人开心就行了,何必在意这些规矩什么的。”

“好好好”,沈老爷子眉飞色舞,一脸得意,“我说,你们吶,还没有然丫头看得通透”,对着还在清理棋盘的赵敏然说:“然丫头,别弄了,一起去吃饭吧!”赵敏然很是乖巧的回应了,扶了沈老爷子朝餐厅走去。

跟在后头的沈治不服气的低声咕哝,“明明就是个臭棋篓子,也只有然然才有这个耐心,”寻求同盟,哥俩好的搭在沈策肩上,低声道:“阿策,你说是不是?”

沈策扒开搭在肩上的手,一副事不关己,“有本事你跟老爷子说,要是你有这个胆量的话。”鄙视的看了一眼沈治,仪态从容的跟上,留下沈治气得直跳脚,又不敢大声嚷嚷,憋着一股气,脸色极为难看的跟了上去。

气氛愉悦的用完晚餐,各自整理一天的成果。书房内,沈老爷子和沈策讨论完事情之后,沈策正准备离开,被沈老爷子漫不经心的一句话顿住了步伐,“下定决心了?”

沈策回头,似是不明白,看着从小带到大的孩子,沈老爷子戏谑道:“你真以为我老糊涂了?”

沈策很干脆的坐下,自认为这件事隐藏很好,遂也开门见山,“曾爷爷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沈老爷子陷入回忆中,“你十八岁那年无意间发现的,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搁在心上的?我倒是猜了很久,猜不到你是何时开始的。”

沈策沉默了一会,“从第一次开始,就忘不了了。”

沈老爷子也沉默了,他素来是知道这孩子的脾性,也知道他下定决心之后无人能改变他的决定,可自己亲身经历之后,也值得他这么做,“你是知道规矩的,后面有多难,你都能坚持?”可是,他也不忍心,怕是稍有不慎,就会毁了不少人。

沈策笑了起来,自信和无法忽视的光彩,“曾爷爷是不相信我吗?”他从来都知道,想要品尝美味,那得要从一开始准备好,他已经做了很多准备了,要是收手,那才不是他的目的。

看着胸有成竹的沈策,沈老爷子放下一部分的心,“你赶紧回去吧。”沈策不再说什么,起身离开。沈老爷子闭眼假憩半晌,忽然笑了,趁着现在还有精力,把该做的都做了吧!

辗转半晌不能入睡的赵清菡最终还是忍不住的推了推身边人,“你说老爷今天的做法是什么意思?”不管是沈策还是沈老爷子,今天的行为都太诡异了,怎么想都想不透。

从小就在沈老爷子身边的沈为,大概也能猜到其中的几分,自己也疑惑,出于谨慎的原则,“你想这么多干嘛?说不定老爷只是喜欢然然了。”说多错多,上头的心思不能瞎猜。

赵清菡沉默了一会,叹了一口气,“希望是你说的那样简单。”然然性子好,跟任何人都能相处下来。自家父母和哥嫂的心思自己也是明白的,无非就是找个平凡对然然好的人家,豪门大户,别说他们,自己都没有想过。看来自己是真的想多了。一旁的沈为也难以入眠,别是自己杞人忧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