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陌上花开

第八章

陌上花开 西洲曲 2956 2013-04-04 11:23:43

  秦雨荣脸色铁青的看着远去的潇洒背影,自己还真是低估了这个人。想到对话的内容,难堪、愤恨、不甘……各种复杂滋味涌上来。想想现在围在自己身边的那些个男人,哪个不是对自己小心应承?就算从前对自己目光在上的看着正经的,稍稍使出点手段,还不是对自己服服帖帖的!

想到李浩,秦雨荣嘴角浮现出淡淡的笑意,接触过不少男人,唯独这个男人会让自己心动。想到当初让自己接近这个男人时,自己还不屑一顾,完全是大材小用,自己也觉得委屈的很。可是真正接触后,在一日一日的相处中,心,开始一点一点的沦陷。自己就像个初入爱河的女子般,使尽手段让心上人注意到自己,慢慢的爱上自己。

可是,自己的努力像是白费了。他的眼里看不到自己的存在。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那个女人身上。这样的耻辱自己怎能接受?不到手的绝对不能放弃,铁的规律背弃的后果不是自己能承受的!以自己的能力怎能接受失败?再说,年华日渐逝去,自己也不想再在不同的男人身边做戏,也想寻求一份安定。李浩,出现在最好的时机,那就是自己最后的归宿。不管是谁,都不能阻止自己得到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最后的女人只能是自己!

脑海忽然想到马上就要到的圣诞节晚会,那可真是个好机会!想到这秦雨荣愉悦的笑了,如春花般夺人眼目,来往经过的人不由得有些看呆了,自己可得好好谋划,随意瞟过不自禁的男人们,心底不屑更浓,面上更加的春光明媚。得意的、姿态优雅的朝公司走去。

从来都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黄雀,却从来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黄雀眼中的螳螂。沈策翻看暗卫的报告,看着是满不在乎极其随意的样子,不停抚摸怀表的手微微透露出激动。关掉开着的页面,电脑屏幕上正是一对幸福甜蜜相拥的年轻男女,神奇难得的怅惘迷茫,沉浸在过去的美好中无法自拔。许久才从记忆中苏醒,眼底的坚毅之色代替了柔情缱绻,王一般的气势显露无疑。

每天上映各种悲欢离合的机场此刻正是人潮汹涌的时刻,来来往往的行人奔赴着已知未知的生活。在出口处不少人翘首以盼的等待着远方的人儿归来。而其中又以一群外貌气质极其出色的男女围着一位保养极好的老太太最为醒目。

今天是许云馨回国,素来疼爱许云馨为自己眼珠子的陈老夫人很早就跟许家的人商谈好了,由他们去接。许家的人也没有多说什么,许岩雄正在外地开会,一时半会儿回不了都城,而许岩中素来就不待见许云馨了,更别说是特意去接她了。被老太太下通牒放下手中事情的陈家跟许云馨同辈人,脸上维持得体的笑,心中早已是怨念四起了。

看着一拨一拨人走出来,饶是经历各种风雨的老太太开始着急起来,就怕再生出什么变故来,毕竟这样的事情也经历了好多次。直到看到陌生而又熟悉的身影这才感觉心中的石头落了地。

相比于八年前就顶着“都城第一美人”头衔的许云馨,比起从前,举手投足间更加的倾倒众生,一颦一笑都极具韵味。相对于从前三月初头树间花蕊初绽放的清新羞涩,这般年纪的许云馨正处在花开正美时,四周艳羡的目光就是最好的证明。看到熟悉的一群人,飞扬的笑勾得人心脏狂跳、无法呼吸。尽管步履极快,动作赴扶柳迎风掀起的阵阵香风让人无法不陶醉其中。

“外婆。”委屈、欣喜、思念各种情绪交织,许云馨不顾形象的扑进陈老夫人怀中。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老太太也是很激动,不停的轻拍着许云馨,很是欣慰。

“奶奶,有什么先回家再说。”看着四周的目光和渐渐围上来的人群,陈意涵开口提醒。

陈老夫人松开许云馨,紧紧地抓着许云馨的手,生怕这一切只是梦,柔声哄到,“好孩子,知道你委屈了,先回家,回家好好跟外婆说说。”许云馨很是乖巧的点头,扶着陈老夫人朝停车处走去,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

走在最后的陈意晓难掩脸上的愤愤不平,天底下谁不委屈,能委屈得了她许云馨?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尽管平城教育气息浓厚,但不妨碍工作压抑太深、精力太旺的寻求解决之途。平城的夜生活也是很富特色的,没有一些所谓的娱乐场所所不能见和不能说的秘密,平城历来对这些查的很严,所以平城夜生活的场所在全国也算是出名的干净。

迷离的灯光,震耳欲聋的动感音乐,各式各样的男女随着音乐不停的摆动身体,不时大声喧笑的男女们,平城最大的酒吧“魅.色”的精彩才刚开始上映。

闲适的靠在吧台上的李浩,不时的拒绝佯装搭讪的女郎,而被拒的女郎们则目光不时的扫过正专心玩手机的李浩,不甘的窃窃私语。而那些想去搭讪又怕被拒感觉不好看的不停的犹豫。

酒保皮特和珍妮一边不停的忙着,一边看着事件的发展,不时的对视之后觉得很好笑。

“不用这个了,还是来杯水”,李浩头也不抬的说,皮特只好端回放在李浩面前的深水炸弹,转身放了一杯白开水。

“怎么改性了?”皮特很好奇,这家伙可是千杯不醉,出名了的会玩会闹的,每次来都是焦点人物,跟那些女孩们也玩的极好,可好长一段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来的次数极少,每次来要么是查查最近酒吧情况,要么就一个人玩手机。跟他以前玩的不错的,不管是关系久远还是新认得的,要么很含蓄的要么很直接的已经明地暗地里找自己打探他的消息。自己也不是不知道他交了个快两年的女友,也见过几次,很是温婉的女子,看起来不像是很厉害的人,自从有她之后,李浩就越来越少出来玩。尤其是听说李浩为了她,拒绝去都城,更是让一群玩的好的人掉下巴。谁不知道李浩是个事业心极强的人,那么好的机会,大伙都羡慕不已,要是搁以前他肯定就去了,哪会为了女人放弃?难得的聚会,大伙都闹着带她出来见见,李浩这人每次都是玩笑着拒绝,将她藏的极严,自己要不是有个在他女友学校读书的小侄女,自己还真的见不到这号人。

“耗子,最近在忙什么?不少人在打听你。”

“他能忙什么?除了守好他心上人,其他的都是浮云”,王健笑着答到,拍拍正在编辑短信的李浩,“来一杯?”

“你看看他面前”,皮特一边忙活一边朝下巴指指,“早就上了一杯,被换成水了。”

健一口喝光伏特加,大力的抱住李浩,李浩冷不丁的下了一跳,推了推,“干嘛?”

“找个地聊聊,有事说。”

李浩不予置否,待到忙完,收好手机,“走吧。”

两人朝一出僻静角落走去,推开一般发现不了与墙壁看是一体的门,里面算是他们的办公室,更多的可以说是生活场所,空间不大,格局布置不错。

“什么事?”李浩推开王健递过来的烟,舒适的窝在沙发里。

“干嘛?难道戒烟?”同样舒服窝着的王健脸色不自然了,“最近都不像你了,不出来玩,不喝酒不抽烟的,也太早开始讨好了吧?”

“不能这么说,你也知道这些对身体不好,你也少抽点。”

“我靠,以前是谁说烟酒是生命的?你比老子抽的厉害喝的多吧!现在居然说这话!”

“人总是会变的,你自己也多注意些,身体可是自己的!”

“耗子”,王健语气怅惘,“我们认得多少年了?”

“不记得了”,李浩也似乎开始陷入回忆,“有记忆开始,就在一起了。”

“是啊,“那件事怎么说?”

“等着”,补充到,“前两天提过,跟以前一样。”

从交往不到半年,就把结婚的事提上桌面,赵家一直都没有同意,而且赵家管教严厉,相处这么长时间,每次出门约会都要报备。出门约会晚上不能超过十点,十点前必须要把人送到家。到目前为止,两人只是牵手阶段,更进一步的已经说得很明确,等到结婚之后才行。

想到漫漫无期的婚姻之旅,李浩长叹,“老福,从来你点子最多,帮我想个办法”,王健是铁杆的福尔摩斯迷,关系亲密都戏称老福,本人也的确有两把刷子。

“最好的办法是生米煮成熟饭”,知道其中的底细,自己私底下也嘲笑过不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