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陌上花开

第十九章

陌上花开 西洲曲 2761 2013-04-04 11:23:43

  慢跑完之后的许云馨刚刚走进客厅,就看到所谓的“闺蜜”,许家生意伙伴孙家大房的独女孙嫚嫚正坐在沙发上,虽然打扮很夺目,但脸色很是难看。看到许云馨走近,勉强的拉动嘴角。许云馨早已见惯不惯,态度一如既往的温和体贴的打完招呼后,先回房间换衣服。素来知道许云馨脾性的孙嫚嫚强忍着什么,气呼呼的等着许云馨,分担她的怒火。

等到许云馨打扮好回到客厅就看到孙嫚嫚正在大力的翻着杂志,似乎跟谁有仇。等到许云馨优雅的坐下,抽走孙嫚嫚手中的杂志,语气温和沁人,“一大早谁惹你了,这么大的火气?”,递过一杯佣人准备好的茶,“消消火,慢慢说。”孙嫚嫚的脾气急躁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

孙嫚嫚接过茶,并没有喝,而是重重的随手隔在茶几上,明艳的脸庞因着怒火显得正是盛怒绽放的玫瑰,心中恨意深深的咬牙切齿,“许愿这个贱人是不是也跟着去爱情海了?”孙嫚嫚从小就看不起许愿,没少使手段对付,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许愿都是看见孙嫚嫚就躲的,被许二爷过继之后,孙嫚嫚就一直是许愿的手下败将,特别许愿跟狼承毓他们搭上之后对许愿更是恨不得吃了她。

许云馨一怔,慢悠悠的品完茶,“你又不是不知道。”许愿在许家就是透明人的存在,就算是她的母亲从来都没有关注过许愿的存在,被许二爷过继之后,就随着许二爷搬了出去,一年踏进许家的次数屈指可数。

“哼”孙嫚嫚很是不屑,“我就说他们怎么那么早离开,原来是去度假,云馨,我们也去吧。”拉着许云馨的手不停的摇晃。

“这么大的地方,你能恰好的遇上?”孙嫚嫚以太多次的“巧遇”出现在狼承毓面前了,每次要么被狼承毓彻底的无视,要么就被许愿冷嘲热讽。

“我要是再不去,狼承毓就要被狐狸精勾走了。”说到这,孙嫚嫚腾的站起来,紧握的双拳,如同领土被侵犯的战士誓死不屈的维护。

许云馨失笑,“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吧?狼承毓可不是好接近的。”别是又被人误导。

“这次是真的。”孙嫚嫚紧紧抓着许云馨的手,“都有人看见了,现在都传遍了,狼承毓这次度假除了许愿这个贱人”,说到“许愿”这两个字很是咬牙切齿,“还有另外一个狐狸精跟着。昨天半夜林纤倩给我打电话说他的表哥在机场看见了,沈萱和她未婚夫还有沈治送机,许愿那个贱人跟那个狐狸精一起上飞机。”怕许云馨不相信,“不行你去问问,现在都知道了。”

许云馨安抚的拍拍一下子崩溃的孙嫚嫚,“你先别急,事情不一定是是你想象的那样。”

“我怎么不急,”孙嫚嫚一把推开许云馨,不顾形象的抹了眼泪,“狼承毓这么多年除了对许愿亲近之外,对那个女人好过?”虽说自己不想承认,但这毕竟是事实。

“有可能是周黎城新看上的,也说不定啊?”

“怎么可能,谁不知道周黎城对那些人只是玩玩啊?怎么可能带到他们面前,还一起去玩?”

“会不会是唐筠之?”除了许愿之外少数几个女性。

“不会,唐筠之最近被关在军校。”这个一早就求证了。

“不一定就是狼承毓看中的啊?”其他的几人也不是能小瞧的

“昨天可是狼承毓的生日,那个狐狸精不是冲着狼承毓去的还能是谁?要是昨天是沈君临的生日,你现在还能这样跟我讲?”孙嫚嫚气急败坏,脱口而出,等到出口之后,吶讷的看着许云馨,紧张的解释起来,“你知道我不是故意这样说的,我就是跟生气,云馨你别生气啊?你这么好,沈君临怎么可能去找狐狸精。”

许云馨反而是一脸的不在意,点点孙嫚嫚的额头,“你以为都像你啊!你也得好好的收敛下自己的脾气,别总是这样冒冒失失的,你对着我还好,要是不了解的,指不定怎么背后说你。”

“哎呀,你就别再说了,”孙嫚嫚开始不依不饶的求饶起来,“你倒是帮我想个办法啊!不然我总是不能安心的。”

“别总是这么急躁,等我好好的想想。”许云馨安抚到,两人极其融洽的商讨着什么,正在一旁收拾的佣人一脸敬佩的看着正在低语的主人和温顺下来的孙嫚嫚。屋外则是阴沉沉的天气,尽管短暂的收住了炙热,难得的清凉让人感觉更加的压抑。

一袭风情浪漫长裙,宽大的帽子捂住随风舞动的长发,赵敏然难得露出孩子般的神态,自得其乐的时而与海水嬉戏,时而捡起海水带来的小小“礼物”,时而回头与身后的沈策说笑。不远处的许愿、唐允之等,则是很惬意的躺在沙滩椅上,大大的遮阳伞挡住了阳光的洗礼,架着的墨镜看着前方互动的二人。

许愿吸了一口椰子水,踢了踢一旁假寐的楚廉,“哎,你说然然知道阿策的心思不?”这段时间下来,硬是没有从然然口中发现半分的“□”,这让她很是不满啊很不满,不满到她想做些事情来满足她的好奇心,可是每次触到沈策看不透的眼神,无端的就让她感到害怕,所以得想法就随风而去了。

楚廉则是一副不予参加的姿态,“你跟然然关系这么好?你怎么不直接问?”问我这个门外汉,不是找错了人了吗?再说了,他还不想死这么早,能远离就尽量远离沈策,不过,要是有什么热闹的话,他还是很感兴趣的

许愿的回答是直接踢下楚廉,楚廉很无奈的站起来,拍拍身上的沙子,移开椅子,隔离许愿远远的,躺了上去闭上眼睛,继续与周公约会的未完事业。

许愿顿时有点火大,正准备找其他人探讨一下,另一边的箫謩则是很有自知之明,“然然的心思简单,根本就没有往那方面想过。”见到的第一眼就差不多知道赵敏然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对于这个问题,向来意见不统一的几人难道意见一致。然然是简单,可是有个不简单的沈策,她还是敬而远之比较好。

许愿顿时被打击了,唐允之悠悠的开口,难得的好心,“你要是不想死的很惨的话,最好什么都不要做。”许愿很是哀怨的看着这几位“一副皇帝不急急太监”的样子,心中无别的挫败,这根本不像他们平日的行事风格啊?

瞟到正在跟调酒师交谈的狼承毓,很是不服气,“他怎么就可以?”再指指正在不停拍正在交谈的沈策和赵敏然的周黎城,更加想不透,“他这样做也没有问题?”周黎城的脑袋被踢了吗?阿策这人是出了名的不爱照相啊!

“阿策的意思你还看不清楚?”狼承毓的话更是一盘冷水,许愿清醒过来,但又很不满意,“这样下去,要拖到什么时候啊?”都快憋死她了,这么大的八卦都没人陪自己分享,真的是很难受啊?

“谁知道阿策在想什么?”不怪许愿,他们也很难受,楚廉目光空空的看着伞顶,对于八卦,他们更在乎自己的小命,沈策可不会顾念什么。想起沈策那深不见底的眸光,还是好好享受现在比较重要,换个舒服的姿势开始与周公的约会。

享受海风的浪漫洗礼,赵敏然看着沙滩上懒洋洋的几位,眼珠子转了转,嘴角的调皮笑意让沈策顿时心领神会,看的周黎城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那三人的捣鼓,惬意的昏昏欲睡的几人并没有多做理会,依然该干嘛干嘛。

突然而来的水,咸咸的味道,亟欲入眠的楚廉一把抹干脸上的水珠,看到同样遭罪的唐允之眼里蹭蹭直冒的火光,阴阴的一笑之后,动作很快的抢起水枪,在强力的攻击下利落的完成一干动作的之后很快的回击起来,一时之间沙滩上水光交汇,映射着太阳的光线化作七彩水珠一波波的对战中没入沙滩,回归来处,笑闹声随着愈加炽烈的热度而更加的随风漂流的更远、更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