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陌上花开

第二十九章

陌上花开 西洲曲 3338 2013-04-04 11:23:43

  拒绝陈意薷等人的好意,许云馨回到卧室,脸色铁青,心中恼恨异常。自己想到所有的可能,独独想不到君临会当做不认识自己!“许愿”,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两个字,没想到自己身边的一条狗,在那群人眼里自己是她的跟班!双拳紧握,红唇极欲血染,出众脱俗的相貌极其诡异的扭曲。她,许云馨,从小受尽所有人目光,这般耻辱,她觉不能乖乖咽下。君临,掩不下的委屈、心酸,趴在梳妆台上放肆的宣泄……。

好一会,才抬起头,看着镜子中,春雨初停后娇弱堪比花怜的容颜,轻轻扶上岁月厚待的脸庞;比起从前来,生生的多了三分颜色。不仅男人见了眼炫,就连女人也心动。赞美的话语如同风一般连绵不绝,怎么,他就是看不见?

为了那样卑贱的女人,可以恨得下心把送到遥遥相望不到的国度,受尽相思之苦。一闪而逝的阴狠,她只怪自己当时没能狠得下心,没能让那些人糟蹋她,让她自己无颜面对这个世界,结束她的生命;只怪她的名那样的大,那样重的伤她居然能挺过来生下那个小孽种;只怪她在小孽种诞生之后没能占得先机,让自己这般的被动。

当初,当初她要是不那么骄傲,现今的一切就会完全不同。此刻自己应该是安然躺在他的怀中,承受他所有的柔情;而不是这般孤零零的暗自悔恨。既然当初是自己成全了那个女人,那么她就可以收回这一切,弥补当初自己因为骄傲而犯的错,让所有的事情再回到正确的轨道!

许岩雄不是侧头看着正闭目养神的许岩中,想起离开周家时许岩中难得严肃的神情以及中间发生什么事,隐隐约约能猜到许岩中想要说着什么。看着自家女儿那样的神色,许岩雄很是感觉有些心疼,再看看许岩中,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

等回到了家,许岩雄嘱咐许云馨先回房之后,兄弟二人便去了书房。看着个归其处,黄娟站在空荡荡的大厅,慢慢的环视生活多年的环境,慢慢的坐下价值不菲的沙发,紧紧的环住自己,一贯温顺的神色此时被坚毅所替代。许久,才对一旁站着的、在许家多年的佣仆,白妈吩咐,“白妈,一会儿要是他们谈完了,你要二爷去老地方,我有话跟他说。”

“太太,”看着黄娟的神色,相处多年,知道她怕是下定决心了,委婉劝说,“再好好想想吧,多想想大少爷和二小姐,这么突然的……”

黄娟一把拉着白妈的双手,“我这辈子,前半生为了父母兄弟,有了这两个孩子之后,我所有的牵挂就只有这两个孩子,为了他们什么苦我都能忍受,”

“既是这样,为什么还要这样做?”白妈忍不住责问,“这么多年,你为了他们,你什么都能忍受,你现在这样做,孩子们会怎么想?”

强忍着泪意,黄娟转向一边,语气悠悠,“我就是为了这两个孩子,才更要这样做,我要是再在这里,就只会拖累他们。”

白妈搂住黄娟,叹着气轻轻拍着黄娟。黄娟似乎终于忍不住了,低低的啜泣,又怕有人听到强制的忍住。好长一段时间之后,微红着眼,擦干眼泪的痕迹,黄娟苦笑了一下,“没事了,我先去准备一下。”说完站起身,沉吟了一下,“白妈,你先过去等着吧!谢谢!”最后两个字说的很轻,在这寂寥的空间里很快的消散。

看着急急离去的黄娟,单薄的背影越发的孤寂可怜,浓重的哀伤影子般越发的沉重起来。白妈只感觉心里很难受,抹了抹残留的泪珠,重重的叹了口气,想要喊住渐渐远去的背影,发现自己无法出声。明亮的灯光映射出奢华的装饰闪得人睁不开眼,白妈看着这富丽堂皇的一切,心中的愤慨一点点的消散,最后剩下的是难以言明的沉重和无力。明明是熟悉的,却感觉这一切是那么的陌生。他是陈夫人招进来的,三十多年的时光似乎就是一眨眼的光景,往事依然历历在目。曾经的她是多么的信服陈夫人,看着如花般的黄娟如同影子般的存在,由最开始的厌视到如今的深切怜惜,她又是多么的怨恨陈夫人,怨恨许家的男人们!这个可怜的女人,就从来没有一天是为了自己活着!

兄弟俩无言的走进书房,许岩雄颇为惊讶的看着自从退下来之后就一直修身养性的许建国居然正在用电脑看养生节目,平常这个时候,他早早的就上床休息了,“爸,怎么还没睡?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还不待许建国开口,许岩中就先说明,“回来之前,我给爸打电话了,有事情商量。”

许岩雄脸色顿时严肃起来,“是什么重要的事,非要这个时候说,非得要爸也在?”许家两兄弟,许岩雄从政,许岩中经商;一般外面的事情都是两兄弟商量好之后跟许建国报备,许建国再指点他们。近几年来,许建国慢慢的不再插手其中,很多时候都是兄弟二人自己在处理;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许建国更多的就注重于养生一道,以至于将近八十的年纪,精神却愈发的矍烁起来,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的多。

“必须得爸在场,”许岩中一改以往的懒散的态度,“关于你的好女儿,许云馨,这个问题今天必须要好好谈谈!”说到“许云馨”这个三个字,许岩中满是嘲讽与鄙夷。

“云馨?”许岩雄怔楞了一下,很是不解,不明白许岩中为何会突然提到这个,遂忙忙的解释,“云馨最近没做什么事情,你怎么会突然要说这个?”

饶是许建国也是一脸的不解,带着疑问,“难道是沈君临跟云馨发生了什么?”

许岩中苦笑,实在是不了解自家父亲和大哥怎么就这么看好许云馨会跟沈君临,“爸,这么多年了,沈君临的态度,你还看不明白?沈君临跟许云馨真要发生什么,大哥何必为了她的婚事这么的着急上火?”。

许建国和许岩雄的脸色有点难看,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这么多年,沈家的态度,他们是看在眼里,以前还想着沈君临和云馨青梅竹马的长大,凭着这不同的情分和手中的最大的秘密或许能为她争一争。可是当年的那件事,不仅把多年的秘密给明了,虽说护得了许、陈两家的安宁,却让他们离沈家也远了,许云馨跟沈君临的机会几乎成零。许云馨从当年事发之后,就被送出国,这么多年孤身在外,他们不能不心疼,但他们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当年那件事是他们理亏,生生把沈君临一家折腾得夫妻分散、天各一方的。

“大哥,找个人家赶紧把许云馨嫁出去吧!”看着许建国、许岩雄陷入沉思,“不能再悠着许云馨的性子来,也不看看她多大的年纪了,还学着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挑三拣四的。”

“老二!”看着许岩雄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许建国忍不住喝到,“怎么说话的!”这老二虽说看不惯许云馨,从来也没有这样说过这样的话,“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不然,老二也不会用这样的口气了

“想想说沈君临准备结婚了!”

“什么?”许建国和许岩雄异口同声,这消息这么突然,他们怎么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

许岩雄定了定神,“老二,这是真的?沈家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放出来?这么突然的,之前也没有听说过啊!”

许建国比较淡定,沉了沉口气,“还是赵家的那个?”

“嗯!”许岩中点头承认,也没有多做隐瞒,“她现在在京城,想想说沈君临早就把婚礼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现在就是扫去所有隐患,他不想再出什么变故。”

许建国和许岩雄又默然起来,许岩中则是继续,“陈家的事情,我们不能插手,要尽快把许云馨嫁出去,大哥,你现在不能再有顾虑了!从爸退下来那天起,我们就只能按着沈家的吩咐走。沈君临到现在之所以没亲自出手已经是很顾忌了,不能总拿着当年的恩情去说事,这么多年下来,沈家已经够仁至义尽了。早从沈家的态度来看,到底是我们想的太多了,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到最后谁都救不了谁!”

许久,许建国长长的叹口气,“老二的话里的意思,我也知道,人年纪大了,心也软了,云馨这孩子从小疼到大,从来也没有向我们要过什么,难得她有喜欢的人,我们也只是想让她有个好归宿。除了陈梦沅的缘故之外,她确实也是个招人疼的孩子,乖巧听话,懂事明理得让人心疼;这么好的孩子,沈君临怎么就看不中呢?我们家云馨长得漂亮、气质好、温和大方,谁见了不都说个“好”啊!怎么在姻缘上出了岔子呢?”

“爸,”许岩雄低沉的开口,“这个世界上不能事事遂心意,老二的意思我明白,沈家本来就是我们高攀不上的。”拍了拍许岩中的肩膀,“你放心,我会跟云馨好好的说的,这么多年,也是为难你了。以前的事,是我没有做好,你也不要再放在心上,后面的事情我会按你的意思去做的!”

许岩中轻轻的给了许岩雄一拳,笑得很是轻松,“你我兄弟,就不用说这么多了。以后对小嫂子和云松、想想好点就行了!”

许建国很是欣慰的看着这一幕,点头到,“把话说开了就行,以后这些事情你们自己处理好就行了,我就过几天舒活日子。”

看着许岩雄眼里难掩的男色,许岩中拍了拍许岩雄的肩膀,看着许岩中安慰的眼神,许岩雄自嘲的笑了笑,给了许岩中一个肯定的眼神,彼此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