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陌上花开

第三十章

陌上花开 西洲曲 3477 2013-04-04 11:23:43

  好不容易等到书房的门开了,看见许岩中极其随着自然的走出来,白妈赶紧凑上前去把黄娟的话带到。许岩中眉一挑,表示自己知道了,挥手示意白妈先下去。这时候许岩雄走出来,看见身影消失在楼梯间的白妈,有些疑惑,“有什么事情吗?”

许岩中吊儿郎当的搭在许岩雄肩膀上,“没事,小嫂子的长话唠叨而已。”许岩中大了黄娟一两岁,因为黄娟曾经尴尬的身份,所以一直这样称呼她。本来许岩中是不大在意黄娟的,陈梦沅占了很大成分。但是他早逝的妻子却跟黄娟交好,黄娟曾多次私底下偷偷的替他的妻子叶范挡了不少陈梦沅的算计,所以许岩中一直对黄娟心存感激。何况,在叶范刚刚逝去的那段时间是黄娟在开导,这么多年,也想姐姐一样在照顾他的生活。当然了,黄娟在许家的地位陈家不能动摇,除了她争气的两个儿女,许岩中的重视也是陈家忌惮的主要原因。

“那你先过去吧!”许岩雄也没有多问。对于妻子和弟弟的关系,他心知肚明,叶范临死前就曾当着许家所有人,要黄娟好好照顾许岩中;这些年,也因为有老二的支持,黄娟的母子三人的日子不会过得太难过,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要说这个世界上最亏欠的,就只有黄娟母子三人了,可是他曾在陈梦沅的病榻前当着许、陈两家人承诺过会一辈子视许云馨为掌上明珠,谁也夺不走她的地位。所以他就只能委屈黄娟和许愿了,云松因为是许家唯一的男孩,陈家的人也不会多说什么,他也只能在人前不重视黄娟母女;也知道这么多年委屈了她们,他也只能在其他的方面去尽量的补偿了。

远远的看到花房的灯光迷迷,黑暗中见不到五根手指的在茫茫大海里是明非明的如同幻觉般的希望。玫瑰浓郁的香一阵一阵的向他袭来,他恍然想起多年前妻子见到这难以掩饰的激动,其实他一直知道她根本不喜欢玫瑰,她喜欢的是桂花。因为这个花房的建成,她才慢慢的喜欢上玫瑰。从空中俯瞰花房就像是一朵玫瑰,经络建成了一个很有特色的观玫亭,一眼可以看到花房里各种各样的玫瑰争奇斗艳。

许岩中走进亭子,就看到黄娟依然还是晚会的打扮,整个人正楞楞的望向花房里,脸色哀伤莫名,整个人也跟以往安静温顺不同,变得一下子强硬起来。

许岩中坐下,看着摆放精致的桂花糕和阵阵香气萦绕的桂花茶,脸色温柔起来,连记忆似乎都变得很美好。自从叶范死后,每次回到这个熟悉的地方,黄娟都会这样准备。世界上还有同样的人记得那个如同骄阳般的女子,照亮了自己的生命。谁都想不到那样的女子会喜欢桂花,这样只问其香不见其形的花。

拈起一块小小的桂花糕,闭上眼睛想起她初次让自己品尝的心中难以言明的甜蜜。叶范其实是个很跳脱的人,无法安静下来去做这么需要耐心的事情,可是,因为自己随口的夸赞,她就细细请教黄娟去亲自动手。那个时候,他只觉得上天是如何的厚待他,人世间最大的满足不过如此了。可是这幸福失去得太快,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无法承受当初失去的痛彻心扉;那一瞬间,自己所有的心神都随着挚爱的女人离开而离开,生命的色彩从那刻起从此黑暗代替。

看着许岩中同以往的怔楞和难以言明的伤感,黄娟手搭上许岩中的大手,担心的看着他。许岩中叹口气,垂下的眼帘敛住忧伤,怅然的开口,“没事,我只是想起范范初次做这个,虽然卖相不好看,但味道跟这个差不多。”

黄娟也陷入沉思,微笑着想起当初的情形,“那个时候她差不多把整个厨房都给毁了,我记得那个时候王师傅的脸沉得都可以滴出水来,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就把我和范范赶出了厨房,天天守在厨房门口,防止我们进去再次破坏……”

“后来还是范范主意多,”许岩中插到,“跑去找爸帮忙,让王师傅休息几天,你们就继续去折腾,等到王师傅回来的时候,拿起菜刀就追着范范四处跑,最后还是爸出面才让王师傅放过了范范。”想起从前,许岩中难掩笑意。

“是啊!”黄娟神思恍惚,目光在灯光下愈发的迷离,“王师傅那个人最讨厌有人随便动厨房了,范范这个厨房杀手更是让王师傅看得很紧。那件事之后,王师傅气得在床上躺了两天,最后还是我们三个人一起上门赔礼道歉的。”

“本来王师傅对你印象很好的,为了那件事硬生生的半个月没有理你。”许岩中眉飞色舞起来,如同大男孩一样。

“要不是云松突然病了,王师傅还不知道要气到什么时候。还是范范的主意多,最后还不是哄得王师傅亲自动手教。范范死的时候,王师傅一个五大三粗大男人哭得比女人还伤心,没事的时候,总是拉着我说范范,说到最后,就不停的擦眼泪。”

“王师傅看着是个大男人,心地却是最软的,有次找我喝酒就说了把范范当做闺女在看,可就是离开得太早了。”

“这么多年,我眼前总是浮现初次见到她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就很羡慕她,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女人,让人感觉那样的温暖,让人无法不随着她快活起来。我就经常在想,怎么所有不好的事情到了她的眼里就变成好的了呢?就从来没有看到过她悲伤的样子,哪怕临死的时候还在那样明亮的笑着安慰我们。”

许岩中沉迷其中,黄娟叹口气继续说到,“想想就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我经常恍惚听到她在喊我去做桂花糕。”

许岩中喝了一口桂花茶,放下茶杯,“这么多年,能陪我一起回忆范范的,就只有你了!多谢了!”

“你在胡说什么?”黄娟一如既往的嗔怪,“范范也是我的好姐妹,你说得那么见外干嘛?反倒是我要谢谢你,这么多年,说是我在照顾你,其实是你在照顾我。”

“要是范范在的话,一定又要开始长篇大论的教训我们了。”许岩中突然话峰一转,神情轻松愉悦。

听到这,黄娟也忍不住的“噗嗤”笑出声,想想那个阳光一样的女子的神情。场面一下子陷入美好的回忆里。

许久之后,黄娟敛住愉悦的表情,颇有些犹豫不决,“岩中,我这次有事情找你帮忙。”

许岩中很有些疑惑,看着黄娟的神情不是做伪,再想到这么多年从没有开口提过什么,遂庄重起来,“要帮什么忙?”

黄娟定了定神,开口道,“我打算离婚。”

“什么?”许岩中一下子惊讶的站起来,不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怎么突然说这个话?”

“岩中,我想了很长时间了,中间的来由曲折我不是很清楚,但我知道,我在许家,让你和云松、想想很难做。这几年,要不是顾忌我的话,云馨说不定早就嫁出去了。”

许岩中顿时有点不知如何回答,沉了沉,才慢慢的开口,“小嫂子,你不要想太多了,跟你没关系的……”

“岩中,”黄娟悠悠的打断,“你也不要再多说什么了,当年的事情我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我也知道跟云馨脱不了关系,很多事情你们不说,我也能猜个大概,我跟你大哥离婚一事,我只是希望你不要插手就行了。”

许岩中默然,对于黄娟的性子他还是了解的,看着是个没脾气的,却也是个倔强的。最后长叹一口气,应承了,“我知道了我不会插手进去的。”心中却感觉有点同情自家的大哥,可想想许云馨,忍不住的气愤,算了,也算给大哥个教训吧!起码他更应该知道怎么做。

看着准备离开许岩中,黄娟开口到,“岩中,今天就不要回去了,我昨天把你的房间又收拾了一下。”

看着黄娟请求的样子,许岩中实在是不好拒绝,最后颇感无奈的应承,黄娟这才放松起来,“不早了,赶紧回去睡吧!”

“你先回去吧,我在坐一会。”黄娟也不多说什么,走了几步回头看着孤零零的背影在苍白的灯光下越发的让人伤感,心里一酸急急的回过头不忍再看,心事重重的回房。

回到房间看到许岩雄正躺在床上看书,随意的说了句,“岩中今晚在家睡。”没有多做理会许岩雄就去了浴室收拾。等到弄完了上床的时候才发现有点不对劲,推了推正专心致志看书的许岩雄,“听到我跟你说的了吗?”也不等许岩雄反应,自顾自说,“明天要早点起来,难得肯留在家里,一定要做些岩中爱吃的。”等到躺好了发现身边人似乎没有听到自己的话,刚要说着什么,许岩雄就合上书,关灯,如同往常一样抱住自己。

正当黄娟在想明天早餐准备什么时,就听到许岩雄幽幽开口,“我是不会同意离婚的!”

黄娟顿时僵住,不知道如何反应,许久,才干干的说到,“你都听到了!”

许岩雄翻了个身,从背后抱住黄娟,嘴唇贴着黄娟的耳边,“娟儿,这些年,是我委屈了你们。”

泪水情不自禁的晕湿枕头,黄娟一动不动的任许岩雄抱着,“我从来都没有觉得委屈过,现在这样,我已经很知足了。我不是个好母亲,我现在什么想法都没有,只想为了两个孩子,有点事情。”手搭上许岩雄的手,“跟了你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开口像你要过什么,希望你能看在我多年伺候你的份上,能应了我,你放心,我会把事情都交代好的……”

还不待说完,就被许岩雄吻住。突然的光亮,让黄娟稍稍的不适应,等到睁开眼,就看到附在自己身上的许岩雄抬高上半身,眼神坚定,语气严肃,“娟儿,不管从前怎么样,这辈子我都不会放开你的手,哪怕有一天我快要死了,我也会拉着你一起到黄泉!”一下子就突然陷入黑暗,许久,黄娟轻轻的嗯让忐忑不安的许岩雄顿时沉了地,更加用力的搂住黄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