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陌上花开

第三十四章

陌上花开 西洲曲 3111 2013-04-04 11:23:43

  看着总算完成的教案,晃动晃动僵住的脖子,伸了一个懒腰,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赵敏然站起身,看了看时间,很快的整理好堆放的文件。一旁的沈知非瞟到赵敏然微躬着身收拢桌面的东西,放下手中的书,跳下沙发,扑到刚刚离开办公桌的赵敏然的怀里。赵敏然爱怜的揉揉捂在怀中的小脑袋,“肚子饿了吗?想吃什么,等会妈妈做给你吃。”

沈知非抬起头,满脸孺摹之情,“只要是妈妈做的,我都喜欢吃。”亮晶晶的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赵敏然,惹得赵敏然更是爱意大生,蹲下身,想要抱起沈知非,却被沈知非挣开,“妈妈抱着会累,我只要牵着妈妈的手就好了。”说完,把稚嫩的手塞进赵敏然的手中,赵敏然一把合住,站起身,母子俩手牵着手朝厨房走去,“那我们去看看,张阿姨今天都买了什么菜。”

“妈妈我可以在旁边帮忙?”沈知非扬着一张精致的小脸,满满的期盼,让人无法拒绝,赵敏然回了个笑脸,“当然可以啦,我儿子真乖!”

母子俩说笑间经过客厅的时候,就看到沙发上坐了几位极其出色的男女,看到这对亲热的母子,他们的脸上的复杂很快就敛下,换上亲热的笑。这时候场中唯一的女性冲到她面前,自来熟的拉着她的双手,“我叫许愿,阿策应该有提过我们以前是很好的闺蜜吧?其实我一直都想过来看你的,可是阿策一直不让,说是要等你熟悉了才能过来,好不容易等到阿策松口,我就过来了。阿策也太过分了,哪需要这么长时间去适应啊?”赵敏然一向是个比较被动的人,对于这样自来熟的人,她其实很羡慕,面前笑的很可亲的女人,让她有种莫名的好感,对她的话深信不疑。

疑虑的望向沈策,却被许愿一把搂住,挡住了沈策的视线,语气极为不满,“看样子阿策这个小气的家伙一定没有讲过我的事。从前我们就是无话不谈、关系很好的闺蜜,虽然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你也忘记了从前的很多事情,我现在一时半会也说说不清楚其中的是非曲直,你只要记得你是是这辈子最好的朋友……”

赵敏然反手抓着许愿,打断了它的措辞,笑着说,“我相信你的话,不管从前如何,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才是最重要。”

“你说的是。”许愿重重的呼了一口气,揉揉眼巴巴看着赵敏然的沈知非的头,“我刚刚听到你跟知非商量,要是不嫌弃的话,我也过去帮忙吧?”

还不待赵敏然开口,其中一位长相极为妖孽的男人突然放声大笑,“就你?帮忙?”语气满满的怀疑、鄙视,“许愿,不是我说你,你除了样子还像个女人之外,你身体里压根就没有半个女人的细胞,我劝你还是别丢人现眼了。”

“哎呀,许愿,我说你就不能消停些?”另一名男子顺口接到,同样能气死人,“别像上次在我家说要给我个惊喜一样最后变成了惊吓,我家的厨师现在都看到你就怕,生怕再烧了厨房!”

“许愿,我求求你放过我们吧!”说话的男子连同另一名男子一起制止想要开口说话的男子,“你上次做的那个什么我可是生生的呆在医院呆了三天啊!”

“可不是,你可比那些艺术家们有想象力多了去了,”很是用力的制止被压着男子挣开,“我说你还是注意点吧!小心阿策给你好看。”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许愿火气蹭蹭上冒。正准备发火,想到什么似的一下子笑的极为灿烂,“本小姐现在不跟你们计较总会有人收拾你们的!”拉了拉赵敏然,“别理这些人,我们先去厨房看看做些什么?”

赵敏然询问式的看了看沈策,沈策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还不待赵敏然反应什么就被许愿拉走了。

狼承毓突然极为同情的拍了拍周黎城的肩膀,语气怜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果然是不能比较的,这一比,差距就出来了。”

“要不要再给你介绍个?”谦谦公子箫謩突然变得很是八卦,“你说你,大把大把的女孩等着你选,怎么就看中了她呢?这么多年的苦头你还没吃够吗?”

“我说你们够了吧?”周黎城揉揉手,“有本事你们当着许愿的面说?也别幸灾乐祸了,小心许愿真要收拾你们,到时候别叫我兄弟!”

“得得得,不就是开个玩笑嘛,何必那么认真?”箫謩举手投降,许愿跟顾初关系好的很,要是许愿对顾初说了什么不该说的,麻烦的还是自己。顾初这个丫头跟许愿呆了几个月,手段厉害了不少,每次都只有举白旗的份,想想都觉得气愤,一定要把顾初和许愿隔得远远的!

“我说箫謩,你也别瞎琢磨了,我看你这两天还是多注意点!”颇为了解许愿性子的楚廉插话,看到周黎城笑得极为阴险,恨得箫謩立马就扑了上去,场面更加的哄闹起来。

听到客厅传来的笑闹声,许愿一把拉住一个端着托盘的佣人,吻了吻情况,佣人简单的说了一下,许愿挥挥手教他下去,看着赵敏然探过来的头,简单的解释了一下,顺便说了不少从前的趣事。

沈知非和许愿说是帮忙,其实就是在陪着赵敏然聊天而已。要做的菜早就被人准备好了,赵敏然只要把菜弄熟就行了。赵敏然的手艺虽说比不上那些个大厨师,但对于一般人来说,已经好很多了。赵家的人对赵敏然没有多大的要求,只要她简简单单平平凡凡过一生,所以对于厨艺这些以后为人妻子母亲的手艺很是注重。

沈知非不停的皱眉看着偷菜吃的许愿,很想说什么,但嘴巴被许愿塞的满满的,只好慢慢的极其斯文的吃完口中的食物。

等到许愿偷吃完赵敏然做的最后一道菜,就看到本应该在客厅谈事情的几个大男人突然站在了她身后,吓得她一口菜噎在喉咙里,鼻涕眼泪齐飞,大声的咳了起来,周黎城赶紧拍了拍她的后背,好不容易等到顺气,很是抱怨,“不声不响的站在我后面,是要吓死我了啊!”

唐允之耸耸肩,显得十分无辜,“我只是过来看看你有没有烧掉厨房,谁知道你在偷吃啊?”推了推身旁的楚廉,“你说是不是?”

楚廉也毫不客气的接到,“说是帮忙,原来是帮忙吃啊!”

“总比她真的打下手,弄到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吃饭要好的多吧!”狼承毓悠悠的补充。

“我说你们够了吧!”不待许愿开口,周黎城就先开炮了。

许愿一边洗手,一边好笑的看着正在斗嘴的几人,沈策关了水龙头,从一旁佣人手中拿过毛巾,细细的帮她擦干手。赵敏然被众人别有意味的眼光看得俏脸渐渐的染上红色,偷偷的用力挣开沈策的怀抱。沈策叹了口气,淡淡的扫了一眼笑的很暧昧的几人,突然受惊了似的,一下子忙不迭的四处逃窜,感觉有什么很恐怖的事情在追着他们。

赵敏然有些傻眼的看着一瞬间就不见踪影的几人,狐疑的看看正专心细致的捂暖她的手的男人,再望望空荡下来的厨房,还没等到她开口说什么,沈知非就跳下椅子,跑过来拉着赵敏然的手,仰着小一号的沈策的脸,语气有点焦急,“妈妈,妈妈,我们快过去吧,不然菜就要被他们抢干净了!”

看到手温度恢复了正餐,沈策一手搂着赵敏然的腰,一手牵着沈知非,不紧不慢的朝餐厅走去。等到了餐厅,看得赵敏然更是目瞪口呆,一群衣冠楚楚、卓尔不凡的人,活像好几天没吃东西的乞丐一样正互不相让的抢菜,沈知非一把甩开父亲的手,蹬蹬蹬的跑过去,也加入了抢菜的大军中。

沈策轻轻的咳了一声,刚刚还在大声嚷嚷的几人,慢动作的停顿下来,规规矩矩的坐好。桌面倒是干净,只是盛满菜的盘子此时是只剩下孤零零的一点点缀。沈策环视了一下,唐允之首先慢吞吞的把碗中的菜归回原处,其他的几人也心不甘情不愿的仿效。

“要不,我再去炒几个菜吧?”赵敏然仰望着沈策,犹犹豫豫的建议,果不其然的就看到许愿等人正拼命的点头。

“不用了,过去吃饭吧!”沈策拉过赵敏然,坐好之后,往她碗里夹菜,看得碗中的菜堆积成小山之后,再给沈知非碗里补上,最后在周黎城他们红透的眼神中添上自己的碗中,才恩赐似的说了一句,“慢用吧!”话音刚落,红着眼的几人更是发疯了般的开动起来,一时之间硝烟不断。

对比的是赵敏然颇有些头疼的看着自己的碗,看看吧唧吧唧吃得很欢的沈知非,撑得鼓鼓的脸颊看着就想让人捏上一把,再看看与沈知非形成对比的沈策,很是优雅,一举一动都很让人赏心悦目。偷偷的转移碗中的菜放到沈策的碗中,看得周黎城眼更红,一旁的许愿正光明正大的从他的碗中夹菜,狠狠的扒着饭,趁许愿不注意,很是哀怨的偷瞄几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