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陌上花开

第三十九章

陌上花开 西洲曲 3111 2013-04-04 11:23:43

  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完美的面具,刀光剑影掩在觥筹交错中,爱恨情仇埋藏语笑嫣然里,正是这样,构成了一桩完美婚宴中不可缺少的重要因素。每个人都在做戏,都以为自己是这出戏里的主角;只有清楚的人才知道,自己是别人戏中的配角,才能真正的演好所谓以自己为主角的戏,因为主角的戏,随时都会被代替。

陈郧正想穿过人流朝那抹倩影走去,就被眼前一阵香风而来的丽人所阻断,维系高傲神情抵不过眼里的落寞和不甘,“陈郧,你这幅样子,难道又想去祸害小姑娘?”到底是无法做到心平气和,语带嘲讽和嫉恨。

“按你这话,我看你现在不应该把我堵在这里,早就吆喝你朋友圈子去庆贺你的解脱了吧!”陈郧看是玩世不恭的姿态,一番话气的丽人差点发火,好歹有所顾忌,没有闹将起来,陈郧勾起一抹坏坏的笑,语气冰冷无情直刺的人心碎一地血流不止,“方薇,不要以为一个小小的方氏就能让你不可一世,真要把我惹急了,我看你还能得意什么?”爱怜的拍了拍脸色僵硬苍白的方薇,“你爸妈真的是把你宠坏了,让你都看不清楚自己是谁了,赶紧去洗把脸,认清楚自己的位置!”

方薇僵硬的转过身,明艳的大眼狠狠的等着不停远去的背影,看着朝自己走进素来与自己不对付的几位死对头,握紧拳头,朝另一边走去。虽说她脾气骄纵,可她心里清楚这个场合不是自己能闹起来的。自己的父母一向对陈氏很是巴结恭敬,跟了陈郧之后,很多人也高看了自己不少,可是她看到陈家最用权势的陈老夫人对着今晚的新娘都谦惟不已,要知道她每次去陈家那位老佛爷都是高高在上的自己就让自己胆怯了,她再没眼色,也知道这个场合里,自己该扮演的角色只是小小的路人而已。

眼看着距中意的人儿就差了最后一道屏障,又被突然冒出来的香水味给隔断,陈郧皱着眉看向多出来的阻隔,“意涵!”语气极度的不耐烦,“不去找你的箫公子,凑到我眼前是要干嘛?我跟他搭不上线的!”陈郧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本身的聪明才智在陈家同一辈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外界普遍认为他的能力手段丝毫不逊于他勾、引女性的手段。

看着陈郧毫不掩饰的猎艳之色,陈意涵冷冷的笑了笑,“你想勾、引赵敏然?我看你还是省了这份心!”就算她再怎么看不惯赵敏然,也没少使心思想要对付她,之所以到现在都按兵不动,是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惹了赵敏然之后,她的下场绝对比对付赵敏然的后果还要惨。虽说对沈家不了解,可她知道沈萱是出了名的护短,单看她对许愿的态度就知道了。

“怎么?你不是一直看不惯她吗?你说这话的看着不像你啊!”陈郧凑近陈意涵耳边,语气让陈意涵不舒服到了极致。早知道在陈家所谓的秘密都不是秘密,端看他的做法是什么样了。

陈意涵让自己不要去理会心底的憎恶,警告式的说出自己的理由,“我再怎么讨厌她,到底是知道分寸的。你可别被迷昏了头,忘了自己是谁!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清楚,她不是你能玩弄的!”

陈郧顺着视线看过去,在周黎城那群出众的环绕里显得她愈发的与众不同,想不到新妆正好的她比起初见时的清颜如水增添了几分妩媚端庄,隔着一段都可以看到肤白如玉染上淡淡红晕映忖的灯光显得娇俏活泼,不时的微低浅笑让他无法移动自己的目光,恨不能将着美好锁住,供自己独享。

陈郧一把勾住陈意涵搭在她肩膀上,眼里满是对自己的自信,语气低沉魅惑,“意涵,哥哥到底是有多么的不受你待见,就这么看不起你哥哥我的手段?还是你担心我会出手对付你?你放心,再怎么样我还是知道规矩的!既然你们是同学,正好可以帮我介绍介绍,你放心,是亏不了你的好处的,怎么样?”看着小美人儿,只觉得雪越来越沸腾了,除了公事,还真没有哪个女人能让自己有这样的感觉?

陈意涵看似优雅实则极其用力的拍开搭在肩膀上的手,“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想因为你而无辜遭罪。”说完也不理会陈郧,直接朝许云馨走去。

陈郧暗暗吸气,揉揉外表看起来无损的手臂,心中暗骂陈意涵的狠毒,有必要下这么重的手?等到回神时发现心念的人儿芳踪难寻。心里暗骂几句,剥开一波波人流,想要找寻,眼光瞟到一闪而逝的倩影,心下欢喜,不管不顾的跟了上去,丝毫就没有看到伴在一旁的高大健壮的背影。

自他无意间惊鸿一瞥缓缓朝自己而来清水人儿,感觉一瞬间心花万缕齐发,他知道他经历了自己以前最为不屑一顾的一见钟情。等到他刚好理清思绪时发现她如同水中月雾里花般成了记忆的虚幻。费劲各方努力才终于捕捉住,等到真正要下手的时候,才发现了难度。根本无法找机会去接近她,她的生活极有规律,身边总是有人在,等到周末放假的时候,你根本无从联系到她。本来是打算借婚宴攀上关系的,可婚宴都进行了一大半都没有找着机会,这让他兴趣更加浓厚了,愈是有难度,才能更加的刺激他的征服欲。男人的骨子里流着的英雄梦,才能使得他更加的自信,展现他的男性魅力!

“舒服一点了吗?”沈策拥着赵敏然,推开一扇隐蔽的门、连着花园的是一处小小的花房,两人暂时离开喧嚷交织、异香四起的密闭大空间,深秋初冬的风,透过长长看不尽头的走廊,脚步轻缓在四季萧瑟对比的花园里,夹杂着的寒意让赵敏然直接的反映出来了。沈策拥着赵敏然进了一个隐秘的小小空间里,怕冷的赵敏然如同往常一样整个人偎依在沈策怀中,双手环住沈策精瘦的腰,脸上的热意慢慢消散。

看着怀中猫儿般乖巧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抚摸光滑的毛皮,低沉沙哑的声音像是音乐般动人,“头还疼?”赵敏然像个猫儿一样微微动了一下脑袋,惹得沈策不好再说什么,“下次还会不会这样?”

赵敏然语意咕哝,“没想到结婚这么麻烦?”回想起来,自家的表姐还真是厉害,喝了这么多酒居然脸不红心不跳、正经自若的跟不同的人谈笑风生;对比自己,真的不知道要被比到那里去了,一杯酒就让自己昏头了。

沈策失笑,还不待说什么,就看到猫儿般的赵敏然一下子化身为娇宠小女生,语气极为向往,“我以后要是结婚了,绝对绝对不要举办什么婚宴,领完证两家人一起吃顿饭就行了。”看着自家表姐操持婚礼,她看的都很头大,想不到小小的不起眼的细节都有那么多的讲究,她自认为她做不来。

“以后真要是结婚了,这些交给你未来的丈夫去操办,你只要当个幸福快乐的新娘就行了。”赵敏然毫不掩饰的感触,让沈策不禁为自己争取一下福利,他的想法是办一个举世无双的婚礼,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她赵敏然这辈子唯一的男人只有他沈策!

赵敏然头摇的想拨浪鼓一样,“才不要呢,夫妻本来就应该同心协力,怎么可能让他单独去奋斗,自己独享这一切了?”

“傻瓜。”沈策亲昵的点了点赵敏然的额头,“男人奋斗拼搏无非就是让自己的妻儿能过上好日子,”捂住赵敏然的手,“只有妻子待在他一手创建的王国里,他才会更加的努力,才会觉得他所做的一切收到了他想要的意义。可能有的男人会希望自己妻子陪着自己一起奋斗的,但是在大多数男人心底还是想着自己奋斗,他爱的女人安心的享受他的胜利就行了。”

“不对,”赵敏然想着反驳,可是抬眼看到沈策眼里的坚定,淡淡的光线透过层层叠叠的阻隔,勾勒出沈策愈发坚毅、雕塑般的脸部,自觉地自己沉迷在看不到边的空间里,他的眼神里如此清晰的映出自己的样子,神智恍惚起来,呆呆的问道,“那你是,自己在外拼搏,妻子在家享受的嘛?”

赵敏然这般样子取悦了沈策,勾动的唇角,笑声顺着风流向不知名的原处。引得赵敏然的心,突然震动了一下,自觉地全身开始发热起来,脸上的热意比她之前喝酒时还要令人头晕目眩,看着沈策的脸一点一点的朝自己靠近,她突然感觉心慌起来,怔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似乎看是脱离了所有的轨道,这种想法闪的太快,她来不及把握住,耳边就荡起沈策磁性的声线扫绕的自己更加不能自持,“然然,还真是只有你最了解我!”

赵敏然完全的不知如何是好时,沈策突然一把转过她,赵敏然还在昏头昏脑时,整个人就被沈策高大的背影给笼罩住了,刚想开口时,耳边响起的了沈策与刚刚全然不符的冷淡,“还不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