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陌上花开

第四十三章

陌上花开 西洲曲 3193 2013-04-04 11:23:43

  直到车影消失在巍峨如同宫殿深处的沈宅,厚重雄伟的大门缓缓合上,陈郧才从一处隐蔽的角落中驶出,愈发显得孤寂苍白的车灯在沉重的夜的笼罩下很快的消于无形之中。对比与车外呼啸而过的风声,车里的静,能听见每个人频率不同的心跳声,紧张急促的像是万军齐发奔腾而来,又或者平静恍如冰封大江裂开的缝隙恍恍惚惚的细细絮语。

愈来愈狂烈的风不停的击打着车窗,似乎能撼击车内看是平静外表下的脆弱,声声嘶叫声似咆哮的内心在呼吁不公平的对待,再多的不甘、委屈和着泪水深深的忍下,只为这呼啸的北风下暴雪般的宣泄。

急促的呼吸声终于平稳下来,昏黄的灯光下青白的脸色紧紧的恢复了温度晕染的红晕。许云馨反手握住陈意涵的手,眼神坚定;心,树立起了厚厚的、无坚不摧的围墙,经过这次的无言创伤,似乎已经开始找到了方向,保护自己不再受伤。缓缓低下的头颅,令陈意涵不知道是该欢喜还是该伤心,连自己都是猜不透的酸涩莫名,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察觉到自己的鼻翼有些酸,眼睛里渗出的水意让她赶紧转过头,沉沉的夜色、成排的路灯看着是孤零零的,飘忽不定的灯影下只见各式的车急闪而过,偶尔的行人也是裹紧全身埋头与风对持,身影无限拉长与交叠。。。。。。。。

出于自己从未经历的心理历程,陈意涵双手裹住许云馨白皙修长、柔软细嫩的手,低垂的眼帘目光似乎落在了那双让人艳羡无比的双手上,语气低缓、带着浓浓的关切之意,“云馨姐,这件事我跟陈郧会做的万无一失,你就别再犹豫了,要是再不出手的话就真的。。。。。。”觑着许云馨的神色又开始清冷起来,急急忙忙的补充,“之前的情形你也看到了,再说了,现在。。。。。。”语气越来越轻,最后消于无形,气氛一时之间倒有些紧张了起来。

陈郧心中气极,暗骂陈意涵的不长眼,这个话能是随便说的吗?额头上的青筋挑了挑,忍住了将要出口的斥骂,握着方向盘的手筋络愈加明显突出起来。

许云馨的脸色变幻不定,她不是不知道陈意涵话里的意思,只是这般直白的说法,明晃晃的巴掌打在脸上,被一群人围着讥笑的滋味是在是不好受。她一项被人捧得高高的,在陈家更是说一不二的主,如今按陈意涵的意思,她岂不是又要成为社交场合中的笑话?这口气她怎能忍下来?再联想之前沈君临对那个女人的温存小意,心里的无名火一下子就被点燃了,烧的她双目赤红,顿时失却了所有的理智。

见到一项高高在上的许云馨缓缓的低下她高傲的头颅,陈意涵再怎么竭力掩饰也压不住嘴角上翘的笑意,沉湎于自个的心思里的许云馨并没有察觉;而触及陈郧深深的、满是警告的眸子之后,满心的得意和幸灾乐祸一盆冷水直接泼下,神智很快的清明起来,心中暗暗的告诫自己,一定要沉住气!

就这样一路外面狂风呼啸车内安静沉默中,很快的就抵达了灯火通明的许家别墅中。

和这归来的三人平静的外表下不同的是别墅里很热闹,隔着好远就听到欢声笑语阵阵不断的传入,听得许云馨更加的心烦气躁,步履略为急促的想要呵斥源头,迎面扑上来的温暖气息更加让人神智昏沉,只见许愿笑得极为得意在跟楚廉炫耀什么,周黎城和郎承毓也在一旁哄闹,加上唐韵之等一群和许愿交好的世家千金高干子女各自热烈的讨论什么,许云馨只觉得头更疼了,虽然此刻很想发泄一般,到底是明白这样的场合里她是决计不能失态的。要知道这个别墅是许岩中送给许愿的成人礼,自那以后,许愿的生日宴会大都会在这个别墅里举行。

其实许云馨和许愿不合早已是众人皆知的事情了,两个人的社交圈子更是分得很清楚,一般是彼此不会插手彼此的事情,谁知道许云馨这次反常的要参加许愿的生日宴会,更是早早的透过许岩雄提前住进了这个别墅。虽说这几天两个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倒也秉持着以往的习惯,维持着相见如宾的局面。

许愿早就在楚廉的示意下眼角余光扫到了许云馨等三人进了客厅,仍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在场的哪个不清楚其中的关节,对比与许云馨和许愿,他们更不敢得罪许愿,要知道许家、陈家虽然是有一定的势力,而许愿背后的靠山更是他们惹不起的;再说了他们之前对许云馨的印象是不错,可是许愿的那件事情出来之后,对许云馨的目光就多了三分的探究和怀疑。这件事看起来许云馨是没有插上手,从小在这个圈子里混,到底是有几分心机和眼色的,从后来沈君临他们的态度中也看出了不少的端倪,所以跟许云馨的关系是维持了情面上的好看。而看到现在的这场局面,跟许愿的关系到底是亲上了几分,眼光闪烁中,倒是维持局面不变。

看着哄哄闹闹的一群人,陈郧的脸色都有点落了几分,从住进别墅起,他再怎么的花心思看着是哥哥弟弟的叫着亲热,底下的隔阂他可是清楚的很。使了个眼色给拉下脸来的陈意涵,倒是有默契的扶着许云馨从隔着的门连着的走廊去了他们住着的小洋房。

直到关上门才隔断笑闹声,陈意涵黑着脸坐在沙发上,透过明净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对面的人影晃动、热闹非凡的样子,对比小小客厅中的静默,陈意涵恨得牙痒痒的。样貌、家世出众的她,向来就是人群中的焦点,虽然有个许云馨挡在前头,但也不妨碍她在社交圈子中如鱼得水。可自从随着表姐住进了这个别墅中,她就感受了从前未有经历的冷遇,她有着跟陈郧一样的挫败,这让心高气傲惯了的她怎么也忍受不了这口气,更何况这口气还是来自于她一项看不上眼的贱种!

只要、只要过了明晚,她这几天承受的“苦”,通通要回报到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身上。想到这,心性更加坚定起来,但也丝毫没有减少她心中的烦闷。再看看许云馨呆立、陷入沉思中的样子,微微的叹了口气,再怎么说她也是陈家的女儿。尽管从前有着太多的嫉恨、不甘、艳羡,毕竟多年相处下来,彼此之间除了自己的那点小心思,许云馨也并没有对自己怎样,反而当自己如同亲妹妹一般。这样的事儿搁在谁身上都不好受,再说了自己真要做出点什么不利于许云馨的事情来,到时候倒霉的还是自己。何况这次住进许家别墅,还是“老佛爷”的旨意,务必要让许云馨和沈君临发生点什么,毕竟到目前为止,事情都按着他们计划在进行,一切成败就看明天了。

看着脸色如水的许云馨,陈郧不断的眼色暗示,陈意涵清了清嗓子,亲昵的握着许云馨的双手,语气充满了关切,“云馨,要不要先去休息?你的脸色看起来有点差,不会是冷风吹了,手也这么凉。你可得要好好的休息,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的。”

“是啊!”陈郧也附和到,“我还要跟意涵讨论一下,看看有什么还需要注意的。这件事,按之前说好的,你就当完全的不知情。你放心,保证会做到万无一失!”做了个极其俏皮的姿势,陈意涵“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许云馨微微勾动唇角,勉强的做出个笑容。

陈意涵站了起来,一把拉起许云馨,“好了,不要想太多了,你现在最需要做的是就是泡个热水澡好好的放松一下!”不停的推着许云馨朝浴室走去,“好了,好了,泡完澡就好好的上床睡觉,过了明天一切就都好了!”

就这样推推搡搡加劝说,两个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后。陈郧极其放松的伸了一个懒腰,一把倒在沙发上,头倚靠在沙发靠背上,双手搭在脑后,双眼朝天思索什么。良久,左手轻轻的抚摸冒出青髭的下巴,脑海中不停的回放赵敏然奔向沈君临的那一幕,尽管隔得有点远,他还是能清楚的看到沈君临的眼神,而这样的眼神比过往对他深情相付的女子们还有情重的多,那样的情深似海几乎可以溺毙所有。这样的认知,不得不让他谨慎起来,可他又感到庆幸,因为自己中意的那个女子几乎没有察觉到这个男人对她的情谊,否则,事情就真的会很难办。他是决计不会允许出现这样的事情的,不全是为了许云馨,他必须要跟沈家拉上关系,最好的办法就是联姻,而赵敏然,就是最合适的人选。他差不多了解透了赵敏然,这样子单纯的女子,他才更好的掌控;当然啦,眼前的麻烦,他必须得尽早给解决掉,不然自己始终是没有办法去接近她。这段世界,他试过各种法子,都无法在真正的去接触到赵敏然,而明天就是他最好的机会。只要明天的计划不出漏子,那么一切都会如同预计的那般美满。想到这里,陈郧忍不住的“呵呵呵”笑了起来,沈君临啊沈君临,你护得再紧,到头来也不过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