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陌上花开

第四十八章

陌上花开 西洲曲 3034 2013-04-04 11:23:43

  惊愕一刻之后,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两人在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就被许愿的透过麦克风的大嗓门拉住了步伐,“阿策和然然跑哪去了?这两个没义气的家伙不会又偷偷躲到哪里去了吧?”

周黎城一把抱下站在桌子上撒酒疯的许愿,解释道,“然然有点不舒服,阿策陪她休息去了。”

许愿一脸天真状的歪着脑袋,口齿有些不清,“那阿策,怎么还不来?不行,我要去找他,说好了我的生日听我的安排的!”

“你要是不怕死的话,我强烈支持你。”唐允之两句话下来,冷意在皮肤上凝结成点点的小疙瘩,许愿的酒也醒了几分,就算借她一百个胆子她绝对的不敢去闯禁区,要知道沈治的例子还活生生的摆在那里。

“好了好了,不管他们了,让我们继续嗨起来吧!”场上的顿时都欢呼起来,气氛很快的就跳到了最高点。

丝毫没有注意到小插曲的一群人,完全都没有察觉到那一幕小插曲。许云馨等三人回到他们的房间时,神色变化莫测。彼此间都静默无语,各自沉浸在彼此的思绪中。

许云馨自觉得苦涩层层加深,发白的指尖止不住的颤动,再多的浓烈刺激也化解不了口中的苦涩,悔恨是海,无限的下坠中,她自觉地呼吸越来越困难,在下一瞬间,她就要去了一个陌生的国度,或者是从来不存在的国度。原来,所谓的地狱才是遮住的天堂,就那么一念之差,揭开天堂的面纱才是备受煎熬的地狱。这样的结果,虽是自己造成的,可却不是她能接受的,不管怎么样,她还是有机会让一切恢复正常的!

眼皮沉重得压了千万吨的大石头,费力的睁开眼,意识还有些混沌;揉揉发胀的脑袋,一旁脸颊被微风轻拂,温暖而有节奏,像是人的呼吸一样;赵敏然微微笑了一下,又闭上眼睛。此刻,她才感觉到了不对劲,呼吸?身旁有人?胸腹间揽着的手臂,全身莫名的酸疼,比上次爬山之后还要难受,特别是私密部位的酸涩胀痛,某些片段在脑海中回放,这些她从未经历过的,想想都让人脸红,她,竟然。。。。。。

一阵翻天覆地之后,她很快的趴在一夜春宵之后的男主身上,四下游移的目光怎么也不肯落在面前看着瘦弱但强劲有力的胸膛,她还清楚的记得,她是怎么样的低泣求饶,可是他还是不管不顾的,害的自己落了此刻的酸软无力境地里。

强忍着那人的手缓慢的滑过脊背带来的痒麻,双手再也支撑不住从细腻的肤质上滑落,烧红的脸庞紧紧的贴着熟悉的容颜,紧闭双眸,企图欺骗自己。

沈策即使好笑又是怜爱,轻吻落在了赵敏然晕红、眉宇间散不去的丝丝妩媚,颤动的睫毛、一闪一闪的闪化了他的心,晃动的眼珠,红粉一层一层晕染,心爱的人儿啊,怎么也不可睁开眼看看她的情郎,沈策微微勾唇一笑,凑近白玉透着粉红的被自己蜜爱过数次的耳朵,恋人间的呢哝,“你还好吗?还痛不痛?”

果不其然,赵敏然的羞涩粉红化成了全身迷人的鲜红,鲜美得引得人食指大动,沈策再也忍不住了,一个翻身,身下紧紧贴合着怎么也爱不够的娇躯,赵敏然羞涩得不知该如何摆放自己的手脚,眼神也不知道该落下何处。沈策从来都是个不愿吃亏的人,尽管两人相处得极好,但有那层薄薄的窗户纸遮掩,他也不好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来,眼前这样好的机会他怎么能轻易的让它溜走?

“你听,它是为你而跳动!”沈策抓着赵敏然的手,贴在他的胸口,用力得赵敏然怎么也挣脱不开,“现如今,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思吗?”像是塞壬的歌声,勾起你所有美好的想象。

赵敏然怔怔的望着沈策,带着强烈的不置信和极大的惊讶,以及随之而来的心跳如雷,那个人的眼神印着自己的影子,灼灼的热烈似乎自己就要化成水去包围他的所有,好一会儿之后,赵敏然才羞然的侧开,企图躲开他的海般的深情,自己已经深深地陷进去了,却还在挣扎着,“爷爷要是知道我在未婚前跟男人发生了这种关系,肯定是要打断我的腿的。”

沈策低低的笑了,伏在赵敏然身上,她都能真切的感受他身体带来的震动,微微的挣扎了一下,她只觉得更加的羞恼,虽说初经人事,可她也是知道抵在那极为私密难语的地方是什么,双手想撑开两人的距离,却反而贴合得更紧密,恨恨的眼波扫过去,引得沈策更加的心神难定,这小妮子难道不知道他现在憋得很难受吗?

“敏敏,等考完试,我们出去度假吧?”虽然沈策很想很想让这一刻永远停留,可有些话必须要说清楚,他可不想再这样暧昧下去了。

赵敏然有些诧异,不明白沈策为何有这样的提议。

“阿城说这是谈恋爱的必要步骤之一。”沈策轻轻吻了一下赵敏然,“说是这样更能加深恋人之间的感情。”

还不等赵敏然说什么,沈策就执起赵敏然的手,十指相扣,直直的看着赵敏然,“敏敏,在你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个沈策的时候,我就已经对你情深难抑;这半年里,我只是想让你了解我,给个机会让我走进你的世界。”轻轻吻了吻相执的小手,“你会给我这个机会吗?”虽是疑问句,可话里的意思却是斩钉截铁,容不得人拒绝。

好在我们的赵敏然同学从小就被教育处变不惊,消化过最初的惊讶、震惊等等之后,很快的就淡然下来,联想到之前的种种一切,她怎么也想不到,原来会有人这样的为她费心,看多了祖父母、父母之间的情深相许、相濡以沫,也曾幻想过未来伴侣的一切,而沈策与自己设想的完全不在同一个世界里;但,这又如何了,她的心,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落了,落在了他有心布置好的一切。虽说是书香中熏陶,赵敏然身上还是有着几分文人的刚爽,强忍着羞涩,在清醒意识下,贴上了那两片薄唇。

因为羞怯闭上眼的赵敏然就没有看到沈策乍然的欢喜和激动难忍,还有深深深深的柔情;也因为赵敏然的这一举动,沈策最后一根清醒的神经就这样断了,被翻红乱,春色如许,情深难禁。

等到生理的需求严重抗议时,赵敏然羞红着一张脸,任沈策替自己细细的穿上袜子,套上鞋,对视一笑中,手牵着手去解决眼前最重要的问题。

看着姗姗来迟、明显处在甜腻期的两人,此起彼伏的口哨声使得赵敏然再也无法坦然的站在沈策身旁,小媳妇似的躲在了沈策的身后,不敢迎接众人戏谑的眼光。

很多事情不是你想躲就能躲过去的,一向妖孽与常人不同的唐允之也进入了普通大众的娱乐之中,笑得极为不怀好意,“策,许愿的媒婆红包,你可得包厚点啊!”

“就是,”许愿也毫不谦让,“阿策,要不是我,你跟然然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才能捅破;都不知道我们这些人有多么看不顺眼了。”话时对着沈策和赵敏然再说,其中的深意怕是仅仅针对从一开始就魂不守舍的许云馨,听到这番话之后,许云馨的脸顿时苍白了几分。

唐韵之很好奇的凑到赵敏然的面前,满眼的好奇,“然然,阿策到底是怎么跟你说的?你们俩谁先表白的?他有没有说“我爱你”?你们今天要去约会吗?”。。。。。。一连串的问题,扫得赵敏然更加的晕了,只好求救似的看着沈策。

沈策的一个眼神下来,全场瑟然了一下,扫到赵敏然手中的戒指,唐韵之又开始咋呼了,“然然,阿策像你求婚了?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下面的炮开没有开出来,狼承毓来了一回“英雄救美”,把唐韵之拉开了是非中心,要知道沈策的脸色愈发的难看起来。好歹周黎城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要知道成为花花公子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细心是决定是成败的重要关键,适时的一碗粥,解救了不少人,也让沈公子“龙颜舒展”,也丝毫不计较众人的玩笑了。

不是所有的感情都能得到所有人的支持,在一干人的祝福玩笑中,时不时有几道怨毒的目光扫向那对幸福甜腻的情侣。陈郧还好,陈意涵是深深地嫉恨,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有克星,而赵敏然,不仅是她的克星,更是她所有灾难的起源;而对于许云馨,她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撕裂赵敏然,夺回她一直渴求不到的沈君临的柔情和目光。她无法接受,他的目光落在一个样样不如她的女人的身上,而就是因为自己的高傲,失去了最好的机会,生生的把自己盼望的拱手让人,这要她如何能接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