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陌上花开

第四十二章

陌上花开 西洲曲 2979 2013-04-04 11:23:43

  直到满满的一车东西终于点算完毕接完帐之后,赵敏然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看看被工作人员打包好的清单中的东西,满是疑惑的看着沈策,不知道他的下一步到底是怎么走的?

“沈先生,你的东西已经打包完毕了。”工作人员态度很是恭敬,等待着沈策的指示。

沈策满意的点点头,接过另一位工作人员递过来的纸笔,写了一行字之后,连着纸笔一起递给那位工作人员,指了指堆放在一起的东西,吩咐道:“把这些东西送到这纸上的地址,上面的有联系方式。”只见那位工作人员接过纸笔,看了一眼地址,又叫过来几位工作人员,动作很迅速的提着东西离开。

赵敏然看得很愕然,这样也行?颇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沈策,眼里的惊叹惹得沈策发笑,一把揽住赵敏然朝出口处走去,“好了,赶紧回家吧!”

“策,我在这里买了好多次东西,我居然都不知道有这种服务,还是你跟他们说了什么?”赵敏然一边走一边摇晃着沈策的手臂,没办法,一向看起来文雅知礼的赵敏然在沈策面前总有几分小女儿的娇态;赵敏然说这番话是有前例的,而且这样的例子也不少,光两人每次在外面吃饭的时候都能发生。

沈策倒是很享受这种亲昵,心情看起来很不错,一句话就秒杀了赵敏然,“这是沈氏旗下的。”赵敏然有些垂头丧气,早就该料到是这种情况了,她现在都搞不清楚沈氏到底还有什么是没有涉及的。这也难怪他总是出差,这么大的家业,肯定要花很多心思去料理啊。

沈策侧头关切的看着沉默下来的赵敏然,“怎么啦?”伸手就去摸摸赵敏然的额头,这么冷的天不会是冻感冒了吧?

赵敏然一把拉下沈策的手,语气闷闷的,“我没感冒,我就是在想沈氏到底有多大?你跟表姐他们总是出差,而且一去就是好长时间。”感觉到沈策手中的温度,赵敏然的心思很快就转开了,“你的手怎么这么暖和,明明穿的比我少。”很是不服气的看着在寒风中大衣、西装打扮怎么看都是风度翩翩的样子,而自己包装像个熊冷风吹过来还在缩头缩脚。

沈策揽紧赵敏然的腰方便她将冰手放进自己的西装口袋中,几乎是抱着赵敏然朝车的方向走去。如此甜蜜温馨的一对引得过往的人不时的扭头看着远去的背影,似乎这个寒冷的冬天因为这个而增添了不少甜蜜的气息。

直感觉阵阵暖意四面八方而来的环绕着自己,赵敏然像个缩头乌龟般从厚厚的围巾和帽子中探出头来,不时的瞄瞄沈策专注的侧脸,咬咬下唇,才从自己的包包中拿出一个毛绒绒的东西放到沈策的腿上,“送给你的。”然后装着不在意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沈策低头,大方简洁的米色,看得出花了不少心思的织功,沈策很快的拿起就围到自己的脖子上,语气很轻快,“你织得?”

赵敏然眼光闪啊闪的四处飘忽,手指无意识的抠着安全带,十分多余的解释起来,“隔壁宿舍的陈蓉说她妈妈的生日快到了,就商量着送点有意义的东西给她妈妈,最后讨论亲手织围巾是最好的。最后她们都开始织围巾说是送给自己的妈妈,我也就跟着学了,准备学好了就织条好看的送给我爸妈。这个是我的试验品,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可以给治哥。”偷偷的觑视沈策,心中很是忐忑不安,随时准备着要是他不喜欢的话就把围巾拿回来,毕竟这是第一次亲手织围巾,沈策对自己那么的好,自己从来都没有费心的为他做个什么,这条围巾她织了很长时间,颜色选的也是他喜欢的。

沈策突然一个紧急刹车,停在了路旁,转过身深深地看着赵敏然,双眸如同深不可测的大海般深深地溺毙了赵敏然,赵敏然只感觉自己堕入了一个未知的世界里,在这个未知的世界里周遭的一切都已经空幻了,天地间就只有自己和他的存在;跋涉千山万水之后,所求的只有眼前的这一人而已,因为有他的存在,似乎这么多年里无形的等待中终于等到了她存在的意义。

沈策微微勾唇一笑,慢慢的移近赵敏然,温热的双手抚上一直梦寐以求的俏脸,语气轻缓低沉带着莫名的欣喜,“敏敏,我很喜欢,真的!”湿热的语气流转,虚幻的好像来自太空般那样的不真实,可是眼前放大的同样显示地不真实的脸庞却在宣告实实在在的真实时,使得赵敏然的脸很快的燃烧起来,只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心慌莫名的转过头看向窗外,好像有很美好的风景已经吸引住了自己;也实在是没有勇气再沉迷于他的深海之中。

“哎呀,天都已经这么黑了,曾爷爷他们肯定等急了,赶紧开车回家吧!”赵敏然低垂着头,推了推沈策,四处飘忽的目光就是不肯扫向沈策。

为了怕赵敏然接下来的因为羞涩而彻底的忽略自己,沈策整理好围巾之后,装作不经意的问道,“你给许愿准备了什么礼物?这两天还不停的打电话给我炫耀,说是你给她准备的礼物很有意义。”

赵敏然眼珠子转了转,爱娇的做了个鬼脸之后,小孩子般的买了个关子,“不告诉你,你猜啊,你肯定猜不中!”得意洋洋的模样逗得沈策直发笑。

一个转弯之后,沈策淡淡的说道,“你不会给她亲手织了一件毛衣?”明明是疑问句却偏偏是肯定句的语气,果不其然的就看到赵敏然一副受到打击的模样,有气无力的托着腮眼巴巴的看着沈策,看得沈策忍不住投降,“好了,我不说出去就行了。”也丝毫没有缓解赵敏然低落的情绪,许愿说得对,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他。

两个人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讲着生活中的小事,在沈策的有心转移话题下,赵敏然倒是渐渐的抛却了之前的尴尬羞涩,看着是一如从前般的亲密无间在万家灯火中驶向归途。

也许是心中的人儿牵住了自己所有的心思,也许是因为这几人太过微不足道根本就引不起自己的注意,也许是有自己的打算故意引着他们等着计划的实施;对于从校园开始一直跟着的车,沈策只是眼神暗了一下,示意了一下暗处的人,一如正常的逗弄着赵敏然,看着赵敏然笑意盈盈的摆弄着小小的挂饰,再想着这段时间收上来的报告,横亘在心里的决定更加的坚定起来了。

隔着一段长长的距离,看不清车里的人的表情,许云馨恨得要把牙齿咬断,校园里的、超市里的那般亲昵的场景一遍一遍的复放,如果说自己无意偷窥的那一幕伤了自己的心,而此刻亲眼所见的这一切已让她从此万劫不复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都不知道沈君临私底下居然是这般模样,如此的温柔体贴、小心翼翼的对那个女人呵护备至搁在掌心里的珍宝,所有的光华只为自己而绽放。原来所谓的温雅理和、优雅从容不过是幌子而已,握紧的拳心,满满的不甘心,自己并不是独特唯一,正是从前眼里心里的不屑一顾。这样的真实,她怎能接受?在付尽所有心思之后,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空;这场空,绝不是她许云馨所要的,既然计划出了变动,那么就要提前扫清障碍。毕竟,成功从来都是为有准备的人准备的,坐在家里怎么可能会掉下馅饼?

陈意涵很有些担忧,看着许云馨的脸色不停的变幻,忧虑层层加深。要知道,她们从小就培训要喜怒不形于色,无论多么的悲伤、愤怒,脸色都要挂着得体的微笑,举止要符合她们所谓的高干千金的身份。握紧许云馨冰凉的双手,只感到那冰凉一下子触及到了自己的全身,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她这般失态倒真是出乎意料,更让人惊讶的是沈君临和赵敏然,他们的这番姿态怎么看都像是正在热恋中的情侣,此前他们是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眼前的一切无法让他们不去相信。

此刻正在开车的陈郧也都有点坐不住了,心里不禁感叹沈氏的势力之大、埋藏之深,在有限的几次跟沈君临的接触中,他很清楚沈君临不好惹,只是没想到自己难得中意的女孩儿居然这么早就花落他家了。陈郧苦笑一下,透过后视镜看到许云馨眼里满满的不甘心和一闪而过的算计,他瞬间感到头疼无比,看来自己真的不该一时头脑发热混入这趟浑水之中,看来棋子的名是跑不了的,只希望陈意涵别做出什么更疯狂的事情来,到时候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