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陌上花开

第五十章

陌上花开 西洲曲 3172 2013-04-04 11:23:43

  走到龙哥面前,赵敏然深呼吸了好几次,才鼓足勇气,“对不起,”低垂着脑袋的赵敏然丝毫没有注意到那几人脸上的惊讶,“我知道你们生活不容易,我今天的做法让你们也不好回去交差,不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要我眼睁睁的看着一条人命不去救他,我实在是做不到。”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放到龙哥的手上,“医药费已经付了,这些钱就当成是我的赔礼,你们以后还是找份正当的职业吧。别再做这些了。”

不等龙哥他们的反应,赵敏然在司机的护送之下离开。她听到医生说那个人的情况不是很严重之后放下了心来。

好长时间之后,站在龙哥身旁的、看起来最年轻的汉子,才忍耐不住的拿起信封,打开信封是一沓厚厚的人民币,艳红的眼色,惊诧的口气,“哇,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种人,龙哥,你说,我们要不要?”果然是好人家养出来的,跟身边的那些个女人就是不一样。

龙哥抢过钞票,语气是难得的严肃,“胡说八道什么,你要是想死的话,别拉上我们。”眉间的褶皱,深深地沉重,“你知道刚刚来的那个人是谁吗?唐允之啊!看来我们今天碰到了不该碰到的人。我等下就去复命,你们回去赶紧把东西收拾好,过几天我们就回去。阿虎,你今天就找人把车票买了。”那名叫阿虎的应了一声之后,众人都沉默了。

都是一个村子里出来讨生活的,很有几分见识的,也就成了名义上的这个小团伙的头头,摸摸身上,看了看四周,高大的身影很有几分压迫,“你们先回去吧,等我命令。”

摄于龙哥的威严,余下的几人恭顺的服从,一行人离开了医院。华灯下,喧嚷的大街带了几分的萧瑟,行人很少,来往的车辆都是很快的消失在昏黄的夜幕下。龙哥狠狠的吸完一根烟之后,丢到地上的烟头毫不留情的碾灭,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说了地址之后,闭着眼沉默,只余车厢内的广播声。

同样一家医院,在高级病房门口处,早就聚集了一大群看起来不良的人,似乎怕惊扰到房间里的人,粗狂了的人连呼吸都小了很多。而病房内,相对于门外的安静则是用“冷冽”来形容,项隽听完底下的人报告之后,整个人暴跳如雷,“三会班的人当我们是死人啊!竟敢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还有那个莎莉,没想到是个吃里扒外的贱货,亏装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害的老子都上了当。妈的,以为找了几个不相干的人,老子就不知道是你们这些黑心烂肝的的主意?妈的,看来老子不给点教训,真还当老子是好欺负的,兄弟们。。。。。”

“你想干嘛?”项进冷冷的问话打断了项隽的滔滔不绝,想来惧兄如虎的项隽不敢看兄长的眼神,兀自喋喋不休,只是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低垂着头,一副犯错的样子。

“这次是我大意了,”项进闭上眼,“殷雪,这件事情你去办。”安静得好像不存在的女子应声而出,看着她娇怯可人的脸庞,弱柳扶风的身姿,只当是哪家娇养的千金,怎么也猜不到她的身手和胆色,一般的男人可都比不上。项进话音刚落,像是一阵风过,迷花了人影般,殷雪的就消失在这一方小小的空间里,要不是阖上的门响,几乎都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了。

尽管已经见过不少,项隽还是有点接受不能,美人果然是用来打破幻想的。

“我累了,叫大家都回去吧。”又是一道指令,项进也不管是不是用人抗议,闭上眼睛寻找周公中。项隽忍不住跳动起来,看看合眼的项进,手中的拳头松了紧紧了送,到底是没有胆子去反抗,最后才放轻了动作离开,顺道带走了一大班人,留下几个看门的。

直到大部队的离开,项进这才睁开眼,苦笑了一下,抽动的脸部神经带动了伤口,呲牙咧嘴一番,双手搁在脑后。他怎么也想不到,在他二十多年的斗勇斗狠的光阴中,居然有一天会落到被人救的下场,还是被一个未入社会的小丫头救的;说出去,真是笑掉大牙了。裂开的嘴角,丝丝的抽气,再怎么不愿意承认,自己确实被那个小丫头救了。今天要不是她,说不定自己这条命还真的落在了自己看不中的几个乡下汉子的手中。没想到啊没想到,他堂堂的项进,居然会让自己落到这样不堪的境地;既然他们敢对自己下手,那么,就不要怪自己不给他们留情面了;毕竟,他向来都是一个不肯吃亏的人。

本来做好最坏打算的赵敏然,在下车的那瞬间,彻底的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心情去看待她一直认为的老实忠厚的王叔了,看着手中的那包特产,她现在真的是深有感触,沈家绝对的不简单啊,相处这么长时间以来,今天的震撼,足以铭记一生了。

至于那件事,赵敏然很快的就丢到脑后了,这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好的印象,在许愿、唐韵之的几次取消之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可是这件事给其他的人的影响,就注定了在意的人一生沉沦。

项进翻看着手中的资料,一向让人觉得可亲的娃娃脸,沉下来也是很让人心生忌惮的,殷雪一派的平静,心里却是惊涛骇浪,资料她是看过的,不知道其中是有什么可以让有着“笑面阎王”之称的项进是这样的一副面容。

可以看到东西并不多,项进的手指捏得紧紧的,抬眼看到眼波里一闪而过的惊讶的殷雪,挥挥手示意自己一个人安静。项进苦笑,这下还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之前还以为是哪家好人家的女儿,自己可以简单的报恩;没想到啊没想到,果然是好人家里出来的,居然还是个自己惹不得的。再次翻看手中的资料,果然是沈君临捧在手心里的人,动用了自己所有的势力,居然也只得到这些个片面的东西。自己第一次动心的对象,早已名花有主;这也难怪,那样美好的人,与自己注定了是永远不相交的平行线。既然一开始不可得,那么就这样默默的守候吧!

考完试回到沈宅的赵敏然恢复了暑假差不多的作息,不过现在对比与以前还是有那么不同的,更多的心境的变化。沈策这段时间依旧是忙得脚不沾地,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世界各地飞,难得在家的日子,也抽不出时间去陪赵敏然。好在赵敏然不是个不讲理的人,早在两人关系挑明,赵谨怀就特意上都城讨论他们两人的未来时,赵谨怀也说出了他的顾虑,赵敏然的性子是在是很难再这种豪门中生存。沈策则用他的行动让赵谨怀稍稍的放下心来,赵敏然从来都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她就是她,无需她变成另外一个样子。

沈策尽可能在都城多停留,虽然他经常忙得顾不上,无论多晚,他都会赶回沈宅;因为他知道不论多晚,都会有个人在等着自己回家,这样的相处,很有些老夫老妻的味道。

顶着一身严寒,整个庄园安静得是一副固定的画,一路的灯光指引着他的心归之所,空荡荡的房间里回荡着肥皂剧里的爱恨交织,沈策环视一周,宽大松软的床上没有心念之人的身影,摇摇头,椅背遮住的沙发里看到到蜷缩一团的赵敏然,好梦正酣。温暖的气息四面八方而来,身体的温度慢慢的溶入其中,察觉到手心的温度,沈策才跪坐在沙发前,抚上好长时间都没有仔细描绘的面容。哪知手刚触上,赵敏然就有直觉般的惊醒,揉揉惺忪的睡眼,带着初醒时的沙哑,“你回来了?”作势起身。

沈策手快的压住,细心的盖好薄被,“怎么不上床?”心疼显露无疑。

“我正在看电视呢,不小心睡着了。”错开目光,不肯看那人的目光。

“你呀!”沈策点点赵敏然的额头,也不多说什么,抱起窝在沙发里的赵敏然,赵敏然很自然的勾住沈策的肩膀,享受难得的温情。

目光似乎胶在了仔细为自己掖好被角的沈策脸上,最近的忙碌,脸都瘦了一圈,心神意动中,手情不自禁的抚上了让自己格外心疼的脸庞。

沈策轻轻将手搁进被子中,“就这两天了,等忙完了,我们就去拉斯维加斯。”印下轻轻的一吻之后,“委屈你了。”

赵敏然扑哧一笑,很有一点的羞涩难为情,“哪有什么委屈,倒是你,最辛苦了。”

沈策倚靠在床头,被子底下,两人的手紧紧的相扣,“我看其他的男女朋友都恨不得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只有你,每天见我一面都难。”

“哪有你这样说的?”赵敏然将头搁在沈策的大腿上,“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不一样,哪能去要求这样那样的啊!”

一会的温情之后,抬起上半身,推了推沈策,“现在都这么晚了,赶紧去洗漱一下,明天还有得忙呢。”

“嗯,”沈策起身,看着坐在床上的赵敏然,叮嘱道,“赶紧躺好,小心感冒了。”

赵敏然乖巧的应声躺好,柔柔的目光一直随着沈策的身影淹没在隔间之后,舒心的叹了一口气,还在回味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