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陌上花开

第五十一章

陌上花开 西洲曲 3028 2013-04-04 11:23:43

  难得的好天气,暖暖的阳光熏得人精神舒散,趁着休息日,赵敏然、许愿两个人拖着一大班小孩去逛街。许愿本来是极不耐烦的,可许多多眨巴眨巴水葡萄般的大眼,心一下子就融化掉了,母性的光环萦绕。

打完一场大战之后的许愿瘫软在沙发上,果然是不合格的母亲啊!看看人家赵敏然,两个小时下来,还是如沐春风的笑容,调皮捣蛋惯了的左横俨然是个有组织有纪律的笑头头,煞有介事的指挥地下的一干小萝卜头去儿童乐园。

耳根子终于清静了,许愿长叹一口气,“难怪我一瞪眼,许多多这个丫头就怕的要死,这好妈妈的角色我还真的做不来,还是继续严母慈父吧!”

这可是一个笑话,周黎城看着是花花公子的做派,对自己的捧在掌心的一儿一女那可是疼惜如命,从出生起就没有假手他人,除非特别状况才会交给保姆,因此两个孩子也更加的愿意亲近父亲些。话说,周少少因为是男孩,周家上下难免就重视了些,养得还没满周岁的周少少的脾气就大了些,本来对于周家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许愿是出了名的耐性差,不管是许多多还是周少少只要一哭闹,负责哄的人就是周黎城。有一次周末,周黎城因为临时有事去公司了,这时候周少少醒了就开始嚎了,周家可以算是全家上阵,都没有让周少少停下来,众人急的没有办法,只好给周黎城打电话,周黎城一时半会也赶不回来。这时候,被周少少吵醒的许愿臭着一张脸下楼,这几天为了件案子都没有好好的休息过了,好不容易有个休息日偏偏还不能安生,许愿只要在睡觉途中被吵醒,那后果可是相当的惨的。

看着许愿下楼,保姆佣人什么的都缩着头,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许多多也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还没等许愿从周家大姑奶奶手中接过周少少,周少少的分贝就自动的降低再降低,很快的就挂着泪珠睡着了。好吧,既然没有噪声了,许愿转过身准备继续周公的约会,还没有走两步,周少少的睁开眼准备重新开动,虽然只是抽噎,许愿一回头,周少少的眼睛很快的就闭上了。

顿时所有的人都愣在那里,不知该如何用如何的表情时,许多多勇敢的站出来,拉了拉许愿的衣摆,睁着纯洁无暇的大眼,口齿清晰,“妈妈,你赶紧回房间吧,你吓着弟弟了。”

整个客厅鸦雀无声,每个人都顿在原地,眼神四下搜索,恨不能找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而许多多还在用力的推许愿,要她赶紧回房间。

许愿丝毫不顾及女儿的感受,走了过去从周家大姑奶奶怀中抱起了周少少,一言不发的回到房间。

等周黎城火急火燎的赶回来的时候,整个宅子井然有序得不正常,周黎城四下寻找宝贝儿子时,在自家父亲的指示下回到卧室,就看到许愿睡的很沉,更为不正常的是从来就没有安生过的许多多和周少少也睡得一脸安稳。

那一天,周家是前所未有的安静和谐,这是自许多多出生后的第一次。

那个时候的周少少还不满四个月。

从此,许愿就成了周家人口中的,“你要是不听话,晚上就会有妖怪来抓你。”变成了,“你再不听话,就给你妈妈打电话。”专门针对许多多和周少少不听话的时候的口头禅了。

也从此,许愿就在一干朋友里,饭后调侃的话题人物了。

但也从此,在许多多同学的口中,她的朋友们对许愿产生了至高无上的敬畏。

“家里总得有个人扮黑脸啊,萱姐一板脸,左横还不是得乖乖听话。”

“萱姐的情况跟我完全不同好吧?”许愿仰头喝完茶,表情很哀怨,“她可是一家之主,我家的一家之主可是周黎城。每次有什么争执,不管对与错,被骂的永远是我。”这样的闷亏吃的太多了,弄得大家都认为自己在欺负周黎城,要知道真正被踩在脚底下的可是她啊!偏偏没一个人相信,就连一向站在自己这边的二叔都说自己;她才是被冤枉的啊!

赵敏然实在是不好评论周黎城和许愿的相处之道,许愿本来就是大大咧咧惯了的,周黎城也不是表明看起来的那样简单,心里的弯弯曲曲,10个许愿加起来也对付不了;尽管她是有一定知名度的、屡战屡胜的律师。

赵敏然轻抿一口茶之后,放下茶杯,“夫妻相处,总要有一方吃点亏的,再说了,也算不上吃亏。日子总得好好的过下去啊。”

“要是他有一半阿策对你的好,我就谢天谢地了。”说实话,她还真心的羡慕赵敏然,阿策是个不好接近的人,能这样用尽所有心思对然然,真的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差距就出来了。

“你要这么说,我都要替周三哥抱不平了。”虽说外界不停的拿他的言行做文章,但他对许愿的用心,着实的让人感动。

“我就知道你会站在他那边,真不知道他给你们下了什么药?一个一个的尽帮着说好话。”

“许愿,你心里有数,又何必这样说。”赵敏然叹气,摇摇头,非得给周三个找点不自在,心里才舒坦啊?

“真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许愿的表情有点恼羞成怒的成分在里面,自从两人说开了之后,她心底总有些不舒服,特别是他以前的那些个莺莺燕燕。

“是吗?你真的不明白?”赵敏然起了促狭之心,笑得有些暧昧。

“赵敏然”许愿一字一字的念,严重的警告。

喔噢,有人真的恼羞成怒了,赵敏然捂嘴轻笑,许愿的脸色越来越黑,忙忙掩饰住笑意,殷勤的替许愿倒茶,“好了好了,我不说了。”

许愿这才松下来,大人大量的不做计较,又是一阵咕噜咕噜,茶杯就空了。

这时候,许多多跑过来腻在许愿的怀中,扬着一张精致的面孔,语气娇糯,“妈妈,我想去洗手间。”

许愿很没母爱的移开视线,怎么也不肯与许多多视线对接,她最难抵挡的就是这个了。她现在实在是懒得动,也不愿伺候这个小祖宗,这个小祖宗的要求太多了,她实在是做不来。

看许愿这番样子,赵敏然只好柔声哄到,“多多,要不阿姨陪你去?”

许多多抬起头,自家的母亲脸朝窗外,看来是不会陪自己去了,就把手伸到赵敏然手中,两个人手牵着手朝洗手间方向走去。

赵敏然低着头,只顾着跟许多多说话,根本就没有留意到从自己身边走过的一群人。

项进很远就看到了她,她正在跟朋友喝茶;这时候,从不远处的儿童乐园里跑过来一个小女孩,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她们就牵着手朝自己的方向走过来了。随着渐渐的走进,项进感觉自己的心从来都没有跳得如此的快,快到要跳出自己的嗓子眼了。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他感觉自己呼吸也开始困难起来,手足无措,手心里一层一层的细汗,额头的细汗一点一点的凝结,开始慢慢的滑落。

等到她走近的那一刹那,他只觉得呼吸都要停止了。听着她温柔的话语对向身旁的小女孩,侧身而过的那一刻,时光无限的延长,他仿佛看到了天堂。直到她的身影渐行渐远,他才恢复了正常的知觉。鼻尖还萦绕着她淡淡的幽香,随着幽香他看到她微侧着身,温柔的目光落在了正在说话的小女孩身上。

一个世纪的沉沦之后,他才收回了现实的记忆。心底的苦涩无限拉长,些微的迟疑,也拢不住两人的距离。黯然神伤中,回首别离。

在项进脚步顿住、目光落下一处的时刻,顺延视线而去,项隽他觉得他也快疯了。这般不对劲的项进,一个小小的举动,让他的心如同坐过山车一样,随时都有可能会瞬间停止跳动。随着她的一步一步走过来,项隽真的很怕,很怕他会做出什么来。知道他脚步抬起的那一刻,他才知道,他活过来了。

擦擦额头沁满的冷汗,偷偷的吁了一口气,大哥,你可千万千万千万要稳住啊!小弟的命只有一条,经不起您这样的折腾啊!

这一幕落在不远处的陈意薷眼中,嘴角缓缓的挂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看来今天果然是个好日子,不然自己怎么会瞧见这一幕?心底里长久以来的疑惑得到了最好的解释,原来是她们疏忽了,导致了现在局面的造成。

陈意薷拖着下巴,项进,现在真的是越来越好玩了,既然要玩,何不玩大一点?把水再搅浑一点?总不能一直被动的挨打吧?

赵敏然啊赵敏然,怪就只怪你,挡了别人的路;一根刺一样扎在心底疼,为了防止这根刺成为自己骨肉的一部分,那就拔了它罢,拔了这次跟,虽然会流点血,但也是为了恢复原状的必要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