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时光薄凉

第九章 那些蠢蠢欲动的秘密

时光薄凉 安素倩儿 2054 2013-08-03 09:53:12

  米璐完全不能忍受刚才陈黎静说她胸小的事实,喝了口香槟,淡然的说:“你胸大怎么了,现在是有男人为你神魂颠倒,可是以后呢?等你老了,你的胸就会像两个皮球袋一样挂到肚子上。夏静怡她好歹还有肚子上的脂肪撑着,我们好歹还没有到飞机场的程度,而且丝毫不存在下垂担忧,走路还轻松点。”

陈黎静一时对不上,干张着嘴说不出话来。而夏静怡捏紧了杯子,她肯定想泼酒到米璐身上,但米璐身上那条夏奈尔长裙抑制了她的冲动。

“可是现在能够吸引男人就行了啊,总会有个真心爱她的男人,不会嫌弃她老后的样子。”陈午忍不住替陈黎静说话。

米璐惊讶的挑挑眉:“陈午,你不会看上陈黎静了吧?”自然的长睫毛把眼睛衬得好漂亮,我都忍不住要喜欢她了,我要是男的该多好,直接把她拿下。

陈午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哈哈,我就知道米璐吐不出好话,故意挑拨我和静怡呢。”

夏静怡看看陈黎静又看看陈午,信誓旦旦的对米璐说:“陈午绝对不会背叛我的,他说过会一辈子在我身边。”

米璐叹息的摇摇头:“人家说的对,恋爱中的女人很愚蠢,不管多聪明,一恋爱通通把脑子扔家里,就算男朋友说‘咱们一起去殉情吧。’女的也会义无反顾的说‘恩,跟你在一起,死也愿意。’看,简直傻帽。”

筱诺附着王小泉的耳朵说:“我不会和你一起殉情的。”

王小泉也附着筱诺的耳朵说:“你以后别没事听米璐唠,我怎么感觉她跟男人有不共戴天之仇。”

我看着他俩甜蜜的样子,也不由的弯起了嘴角。

酒喝多了忍不住出来上厕所。

经过一张桌子时被人拉住,我疑惑的回头,一群潮流男女。

拉住我的男的笑眯眯的问我:“美女你好,我叫顾晓晨,之前和你在一起的那个长头发美女是谁呀?”这年头,只要是女的都是美女,前两天我还听见有人叫我隔壁卖菜的大妈美女呢。

我上下把他打量了一遍,一身名牌打扮潮流,皮肤比女人还好,典型的败家子或者小白脸。

我对他摆摆手:“你不是我家小米的那根菜啦,别打主意了。”我的行为很像《康熙微服私访记》上一家小姐身后跟着的那位老妈妈。

“我只是想跟她做个朋友,告诉我号码好吗,拜托了。”这个叫顾晓晨的抓着我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拜托了,你快放开我啊,我赶着去厕所啊!

对不起了小米,为了我伟大的生理需求,你也没啥损失,我就替你扯回红线吧。于是我很不争气的把米璐的手机号给了他。

从厕所出来后我才想起我可以给他假的啊。不过本人天性善良,一直是个淳朴的孩子。

进了包间却发现米路不在,我还鼓了好久的勇气准备磕头请罪呢。

在我出去上厕所时,米路也跟着我出来,只不过走了相反的方向——cherry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化着精致妆容的cherry和米璐,就像戴着两张面具,友善并且虚伪。

“你现在好年轻啊,我都快比你老了。”米璐假笑着,眼睛没有一丝善意。

Cherry无所谓的耸耸肩,喝了一口咖啡:“米璐你已经满十八岁了吧,如果我没猜错你在美国的老爸应该已经不再支付你抚养费。你的名牌用什么钱买的?”

米璐脸色不禁僵了僵,此时的她拍下来绝对可以做杂志的封面。米璐不是三年前那么稚嫩的小女孩了,调整了一下情绪,轻轻的一笑:“cherry,你跟我都一条船上的,何必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呢,我用谁的钱你不是很清楚吗?我按照你的意思弄垮了他的公司,也帮你开了这间酒吧,你还想怎样呢?”

Cherry挑挑眉:“你从中提取的钱够我开好几个酒吧了。”

“在这场交易中,一开始你是雇主,我是被雇的佣人,但是当我成为他情人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反客为主了。”

Cherry站起来走到米璐的面前:“米璐,你是一个很冷酷的女人,你伪装的越来越没有了破绽。”

“谢谢你的夸奖,在我十九岁的时候你就跟我进行了这样一个交易,出卖了自己弄垮了你恨的男人,那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杀伤力,真是托你的福。”米璐说到这样苦笑了两声。

“也是我复仇心太强,才把你拉了进来,但是米璐,适当的时候就要安定下来,这个社会太复杂,不是谁就能随随便便玩得来的。”

Cherry又坐回了办公椅上:“你这么漂亮和聪明,会遇到真正珍惜你的那个他。”

走出cherry的办公室,“砰”的一声带上了门。

他么?哪个他呢?米路在洗手间的镜子前这样问自己,渐渐的咬紧了嘴唇。

平静的生活下永远都是激流暗涌。

一切不能见到光的秘密在黑暗的角落躲着,慢慢腐烂慢慢发霉蓄积力量,等待着太阳扫到的一刻爆炸。

聚会结束已经是凌晨一点,街上空荡荡的,我们像一群小流氓在街上横冲直撞,大声吼着《我是一只小小鸟》。

这样的时刻该让多少人羡慕和怀念,和自己在乎的朋友一起疯一起闹,等到离别后回想起来,可能还会不小心酸了鼻子吧。

直到有人受不了打开窗子:“大半夜的嚎什么啊,你们属狼的啊。”

我们这才随便找了一家旅馆住了进去,我和米璐一个房间,夏静怡和陈午一个房间,筱诺和王小泉一个房间。

而丁静和陈黎静都选择脱离我们,各寻“归宿”。

丁静订了另外一家宾馆,陈黎静打了一个电话后拦了一辆出租车后便不知所踪。

只是丁静离开之前拉住我,轻轻对我说:“明天八点带米璐过来送我好吗?我不想一个人等车。”

她的眼睛里经常会流露出一抹哀伤,让我不自觉的皱起眉头。她好像有太多的心事,我却无法触及。可是很多时候那种都是一闪而过,取而代之是笑意浓烈,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好,会准时到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