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时光薄凉

第二十五章 青春期的叛逆长大了还有吗

时光薄凉 安素倩儿 2235 2013-08-03 09:53:12

  在迪吧里替客人点酒,到处都是打扮妖冶的女人和桀骜不驯的男人。

年轻的,成熟的,漂亮的,不好看的,有钱的,装阔的,都在这震耳的摇滚里忘却了世界。

“你过来倒酒。”一个肥头大耳好像说句话嘴里就要流出油来的大叔招呼我。

进来这么久了我什么人没见过,我很淡定的过去倒酒。

我瞄都不瞄这男人一眼,我怕我近距离的看会忍不住吐出来。

突然我感觉我的腰上多了一只手,反射性的向后一退,却被拉进了一个人的怀抱。

我惊慌的向后看去,一个长的还不算太差的男子冲我淫笑。

笑你妹啊,我只是个服务员,你别对我发情行不行。

徐琳看见这个情景赶忙跑去告诉cherry,而我在这恶心男人的钳制下却动弹不得,这真的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我眼泪都快下来了,拼命的挣扎那人却把我抓的更紧,我开始觉得害怕。

“美女,陪我一晚好不好?”恶心的爪子向我衣服里前进。

“强,你在干什么?”我好像听见了顾晓晨的声音。

我惊喜的向门口看去,看见顾晓晨朝我这里走过来。

“我只是向她表示表示好感而已啊,你这么激动干嘛。”这个叫做强的男人满不在乎的回答,可是腰上的力道一点也没有减轻。

“她是我女朋友的死党,你放开她。”顾晓晨口气中有明显的怒气。

可强显然不怕他:“你女朋友的死党?那你女朋友是不是也干这行的?”

顾晓晨挥起拳头向他砸去,却被自己的公司职员抱住了。

“顾少爷,这是顾总拜托你搞定的大客户呀。”一名职员在顾晓晨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顾晓晨不由的松开拳头,隐忍的坐了下来,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过强。

还好在这样的插曲下,强的手没有进一步的行动。我整个人僵在那里,深怕稍稍一动就把自己推进万劫不复。

“哎呀,给我一点面子行不行,这样好了兄弟,这次的消费我算你八折怎么样。”cheery走进来看了我一眼就很快的满脸推笑道。

强诧异的挑眉:“cheery大姐,我记得以前我碰碰这些小女生你都会站在我这边说话的,这次怎么破例了?”

他的疑问也是我的疑问,每次有像我这样的服务生向cheery哭诉这样的遭遇时,cheery都会狠狠的说:“到这来混这点都受不了还待这干嘛啊!”

“这是我一个好朋友的女儿,所以请多多包涵。”cheery虽然仍然笑着,语气却不容否定。

强放开了我,我连忙跑到cheery的身后,越想越委屈转身抱着徐琳哭了起来。

“不就是抱一下吗,至于这么委屈吗,背后还不知道被多少人干过呢。”一个嗲声嗲气的声音响起来。

我气愤的抬起头,看见一个耳朵上有无数耳钉,红色的微爆头,鼻子上还有一个鼻钉,典型的一个小太妹。

“鼻子上搞个钉,你以为你是印度名妓啊,你丫的还不够格呢。我被抱了好歹会哭呢,你被抱说不定两条腿都缠上去了!”

“妈的,你哪个学校的叫什么名字有本事报出来!”小太妹气的站起来。

“X大学,财经系,我叫安素。”我眼泪还没干却一点也不怯她,毕竟这些年在米璐身边可不是白待的,再说cheery还在这呢。

“凌秀你别胡闹了!”顾晓晨显然受不了了。

“呦,还‘秀’呢,名字多动听啊,跟本人一比简直就是反义词嘛。”我充分的吸收了米璐那句“对自己不善的人逮到机会就狠狠的损”的精华。

“你个裱子养的,你给我等着。”她撂下一句狠话然后拿着包离开了房间。

毫不在状态的一直上班到凌晨五点,刚一出包间,外面空调的寒气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一件外套披在了我的身上,我呆在那里,一瞬间我以为苏沐枫回到了我的身边。

当我看清是顾晓晨时我失落的低下头。

早上五点多路上有点凄冷,偶尔有一两个卖早点的小摊热气腾腾的叫卖。

我和顾晓晨进了一家早餐店,我点了一杯豆浆和一块玉米饼,顾晓晨什么也没有点,就这样看着我吃。

吃着吃着,鼻子发酸忍不住哭了起来,顾晓晨慌忙递给我纸巾。

“小时候有次蓝妈妈带我来这吃早餐,她说要出去买样东西,让我在这等她。”眼泪滴在玉米饼上,渗透了进去:“可是好久她都没有回来,那时我好害怕。我就这样一直等一直等,我是被抛弃过的人,我承受不了第二次的遗弃。”

顾晓晨静静的听我絮絮叨叨的说着:“后来,蓝妈妈终于回来了,她买的是我小时候最爱吃的桃酥。我知道那要排好长时间的队。我对蓝妈妈说,妈妈,以后带我一起好吗,我不想一个人。”

“我太依赖别人,依赖蓝妈妈,依赖米璐,依赖我相信的人。我再怎么黏她们都不会厌恶我,这是我的幸运之处。所以,今天那样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一个我依赖的人在身边,我真的好无助。”我擦干眼泪,默默地看着那杯豆浆。

“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我是谁养的,她骂我的时候,我突然不知道我要为谁去辩解。”

我开始讨厌自己,怎么可以随便找人诉苦呢,怎么可以随便在别人面前哭呢。被伤害过的人似乎很容易假装坚强,每天装的快乐不让别人察觉伤心便是成功了。

顾晓晨迟疑的开口:“夏静怡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

我有点嫉妒有点难过,他没有同情我的经历没有安慰我的话语,可是心里一直都在想着夏静怡。

“她是需要心疼的女孩。”我认真的对顾晓晨说。

“你也一样。”顾晓晨回以微笑。

以前记得谁问过,为什么‘青春’横的笔画这么多,这也许就在暗示青春之路注定就这么多的挫折与哀伤。

初中的那时候打架似乎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早恋更是习以为常,这个时候的我们不怕老师不怕家长,好像他们就是我们的敌人,我们的障碍。

到了初三,胆子越发的大了,即使是老师器重的学生,也丝毫不影响我们天不怕地不怕的违反校规,继续轰轰烈烈的走在叛逆的道路上,晚自习还没有放学我们就全副武装的翻过围墙,奔向心系的网吧。

第二天冻的全身发抖的回到学校,紧赶慢赶的抄好作业,就赶紧趴在桌上沉沉睡去。

我是这样想的:青春期嘛,叛逆是不可避免的,就借此机会好好的疯一下吧。

可是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青春期的叛逆只是给自己的不安分找的富丽堂皇的借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