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时光薄凉

第四十章 要有多勇敢才敢念念不忘

时光薄凉 安素倩儿 2117 2013-08-03 09:53:12

  天气渐渐的冷了起来,我看到我的指甲都变成紫色了,我意识到冬天快到了,其实秋天才刚刚到来而已。

越来越多的人将文字当成了生活,用自己独特的方法记录下来,我们不能以狭隘的心来嘲笑抨击任何作品,因为在他们眼里,它们是最好的。每个字都是从千思万绪整理出来的。

现在才是最舒适的,坐在椅子上,窗外是柔和的阳光,没有灼人的气息,面前电脑桌上的笔记本放着我爱听的歌,手机偶尔传来朋友的信息。

为自己泡杯奶茶,写着日记,多么惬意。

手机响了起来,是徐琳,我晚上才上班啊,现在打电话给我干什么?我奇怪的接起电话:“喂,徐琳。”

“安素啊,你好姐妹米璐的男朋友在我们这喝醉了,我又不知道米璐的号码,你能不能来解决下?”

顾亚栋吗?来不及多想就拿着手机和钱包出了门。

我赶到“堕落”,找到包厢推开了门。

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帅的一塌糊涂的顾亚栋吗?

酒瓶子滚了一地,双眼布满了血丝,真的好憔悴。

我慢慢走向他,在他身边坐下,却不敢碰他。要是打我怎么办。

顾亚栋看向我,血红的眸子,我不禁一抖,那个……我还是担心他打我。

“她就像罂粟,让我难以戒掉,又抓不住她,她到底想让我怎么样!”顾亚栋狠狠的摔了个酒瓶。

我突然有点心疼,为什么爱情总是这么伤人呢。

“她特别喜欢让我猜。她会让我猜她难过的原因。会用陌生的QQ号让我猜她是谁,她会说是我疼一辈子的人,我便知道是她。她注定是我疼一辈子的人。”顾亚栋说着说着竟然流下了泪。

米璐竟然还有这样的娱乐精神。

爱一个人真的好累,付出的再多也说不出来,她不重视你也只能默默地承受痛苦。

我轻轻的把他拉向自己,紧紧的抱着他:“如果我陪着你哭,你会不会多好受一点。”

谁能用眼泪换来幸福,我除了感受和他拥抱的温度我什么也做不了,我们都是同病相怜的人。

“为什么你要喜欢上一个不会爱的人呢,为什么我这个不敢爱的人偏偏又喜欢上不爱我的人呢?”任凭眼泪流进顾亚栋的衣襟。

如果我的生命可以换取所有人真挚没有伤害的感情,那我宁愿去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九点,我向旁边看去,没有看见顾亚栋。

我失落的又躺在了沙发上,我要理清自己对许澈的感情。

过了一会,门开了,是顾亚栋。

我一下子做起来,有点不知所措。

“刚才我回家换了身衣服。”顾亚栋满眼笑意的看着我。

我不自在的嘟囔:“有什么好笑的,不知道谁昨晚哭的稀里哗啦的。”

顾亚栋突然靠近我:“昨天你是不是抱我了?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我吓的连连后退,顾亚栋在一边笑的弯下了腰。

“你没事了吗?”我担心的问。是不是刺激太大,弄坏脑子了?

顾亚栋收起笑容,严肃的对我说:“刚才和你开玩笑的,我知道爱情不失败几次基本上找不到真爱。可是昨晚上我感觉没有她我就活不下去。”

我怯生生的反驳了一句:“难道你之前都是以游离粒子出现的吗?她出现了你变身成人了。她离开了,你又分解成游离粒子了?”

顾亚栋愣了一下:“你不知道,她是我的一切!”

“她是你的饭吗?你是靠光合作用就能茁壮成长的吗?”我轻松的运用米璐的语录。

顾亚栋认真的想了想,末了还觉得我说的对。

“我敢说我就是那刘易阳的翻版,不同的就是把那从小的爱情长跑移到恋爱后面去。问题是我找不到跟我一道儿上的童佳倩!”顾亚栋紧盯着我。

我心虚的回答:“米璐就是你的童佳倩。”

“正解!为了麻烦你之后多多在米璐面前说我的好话,我决定先请你吃顿饭。”

顾亚栋拉着我走出了“堕落”。

站在COACH专卖店里的米璐,看着我们的背影,拿着刚买的一个黑色手袋推开玻璃门,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自从陈午选择了陈黎静,陈黎静每天都亲自做饭菜给陈午吃,陈午发现吃自己老婆亲手做的饭菜真的很幸福。

想到夏静怡在电话里大声的质问:“你喜欢她做饭菜的样子?你不是对我说不会做家务也没有关系吗!你不是说你娶的是老婆而不是保姆吗!”

陈午狠心的回答:“你什么都不会做我娶你回来干嘛。”

陈黎静坐在陈午对面看着他吃的狼吞虎咽。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陈黎静拿出来看了一眼,脸色变了变,又不动声色的装回口袋。

“午,我朋友叫我回去看看她新买的衣服。”陈黎静乖巧的看着陈午。

陈午宠溺的答应:“好,你要不要买衣服,你从我给你的银行卡你刷就可以了。”

陈黎静开心的点点头,拿着刚买的夏奈尔包包离开了陈午的宿舍。

拐了一个弯,陈黎静掏出手机,回拨了刚才那个号码。

“喂,有事吗?”

“什么!后天?不行,我没时间。”

“你别乱来,我去就是了。”

“恩,拜拜。”

挂掉电话,陈黎静靠着墙角坐下来,头埋在臂膀里忍不住痛哭了起来。

熟练的接过递过来的烟,却被人夺了过去。

夏静怡恼火的看过去,顾晓晨满眼的不可置信:“你什么时候学会了吸烟?”

夏静怡冷笑着推开顾晓晨:“我的事不用你管。”

顾晓晨拦住正准备去蹦迪的夏静怡:“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你看看你自己!”

夏静怡忍住眼泪:“我知道!我在变坏,我在让自己变坏。我知道。我要让他知道失去我是他最大的损失。抛弃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顾晓晨试图拥抱夏静怡,却被她狠狠的推开。

“你瞧不起我是不是,我都知道!我就算是孤家寡人,我活的依然比你们每一个人都好!”夏静怡冲顾晓晨大吼,再高的声音在这震耳欲聋的迪吧里都显得微不足道。

“可是我想爱你了,我的心很空,需要有人来提醒我心还在跳。”声音不大,可是夏静怡听得很清楚。

夏静怡瞬间收起了满身的刺,她现在很脆弱,渴望有人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