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时光薄凉

第三十六章 念念不忘那些美好

时光薄凉 安素倩儿 2003 2013-08-03 09:53:12

  秋雨下一场凉一场,虽然已经十月,可温度明显还停留在夏天。

桂花的香气弥漫了整个校园,闻起来特别的沁人心脾。早已改掉小时候喜欢摘桂花的坏习惯,那时候喜欢把桂花弄散,然后一片片一粒粒的夹进我最爱看的书里。

多年后无意间翻到夹着桂花的那页,页面也泛黄,而香气早已不在。那一个个枯萎的尸体,将那页纸衬托的哀伤异常。流尽了血液,吐尽了气息,只为一时的芬芳。

我打开自己的电脑,犹豫了好久,在男主角的一栏打上了“苏沐枫”,米璐无意间的一瞟正好看见了那刺眼的三个字。

当米璐看到我把苏沐枫写进小说时,气的一掌把我的外接键盘拍成了两截,我还没来及反应过来,米璐就一杯水泼到了我的脸上:“你是脑袋进水了吗!”

我轻轻的抹了下脸,扯出一个笑容:“刚刚确实进水了,那一大杯呢。”

米璐将杯子狠狠的摔在地上,碎裂的声音让我全身一紧,这样破碎的声音最让人没有安全感了。

“你现在有许澈,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和许澈好好谈恋爱,你干嘛还把丢掉你的男人写进自己的文章里?你是傻X吗?你是想让我甩两个耳光给你吗?”

站在我面前的米璐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我无奈的低下头:“小米,这只是小说,只是虚构的而已。”

“是吗?安素,你就这么喜欢自欺欺人?”米璐声音突然变得哽咽,我惊愕的抬起头,对上米璐通红的眼睛。

“安素,你别再这样欺骗自己了!你一直都在想着他!你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想着他!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看许澈的眼神都是透过他看另一个人,许澈只是苏沐枫的替代品!你傻不傻啊,他根本不在乎你,你对他念念不忘,他对你只是寂寞的时候偶尔想起来的插曲!忘记他吧安素,你和我在一起这么多年,怎么连一点点狠心都没有学会啊!”米璐紧紧的抓着我的胳膊,她从来没有这样过,米璐从来没有这样心疼的看着我,在我所有的记忆力,米璐看我的眼神只有不屑、鄙视、无语、嫌弃、不耐烦。

我知道米璐是忍了好久终于爆发了,我在偷偷看他动态的时候,米璐在忍;我把他的号码备注成10086的时候,米璐在忍;我晚上躲在被子里偷偷的抽泣的时候,米璐在忍;当我把苏沐枫正大光明的加进我自己最爱的文章时,米璐终于不再忍了。

我笑了起来,呵呵,是啊,米璐一直都爱着我,一直都把我当成亲姐妹一样的爱,米璐痛苦的时候,自己不也一样的心痛吗。

笑着笑着我用手掩住脸慢慢的蹲了下来,我真的不想哭的,可是眼泪它捂不住:“他发信息来问我过得好不好,他告诉我他想我了,我不是不想忘记他,我是恨自己拼命的忘记,看到他的信息还是不争气的乱了自己的心。每次想起他心就像针锥一样的疼,把他写进文章里这代表每分每秒都要承受回忆的痛苦,米璐我知道你不想我再这样为他难过,我只是想,既然忘不了他,那就拼命的想吧,就像一道伤口不断的去撕裂,痛的发炎痛的溃烂,只要痛到麻木就好了,米璐,只要我痛到麻木就好了……”

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就像那天下午他对我说完对不起,我依然笑着去参加了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

当黑夜降临之后,我躲在被窝里,看着他不断发来对不起的信息,我拼命的忍拼命的忍,忍不下去就咬着被子。

真的好痛,痛的快要窒息,不敢哭出声音,拼了命的忍住哭喊身体却受不了这么大的悲痛,我不得不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滚,以缓解心脏的疼痛。

睡在我对面的米璐和夏静怡坐在床上,看着不住颤抖的我,在黑暗里除了陪我一起流泪,说什么都显得太过多余。

第一次去看他的时候我向老师说了谎才请到了假,没有买到当天的票,只有第二天下午五点多的站票。

我坐在南京火车站里的肯德基里,点了一杯柠檬冰片,翻开刚买的《南风》,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心情不由得激动。

这是我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去那么远的地方。

我走看右看,发现外国人就一个劲的盯着猛瞧。

晚上就趴在桌子上一阵睡一阵醒的。大厅的广播没有一刻停歇过。

我只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是的,一只横冲直撞的蝎子。

好不容易的等到上了火车,我把所有的人都看做贼一样紧紧的捂紧自己的包,别人向我搭讪我除了抿嘴不说话就是拼命摇头。

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多丢人啊,还有点,无助。

坐了十个多小时的火车,到目的地才凌晨三点。

凌晨的雾气让我觉得有点冷,我不断的搓着双手希望能够温暖点。

突然一件风衣披在了我的身上,我惊喜的转过身,看见我日思夜想的男人冲着我笑。

我被他带到一个大房子里,他说这就是他的家。

下雨的时候,在他上班去的时间里,我就坐在落地窗边,透过蒙蒙细雨,静静的看着这个陌生的城市。

好像这样的生活我就心满意足了。

总是这样的情节,孤男寡女,情投意合,干柴烈火,然后便理所当然的OOXX。

一点也不出人意料。

我们手牵着手逛了一条又一条街,手上的戒指很闪眼。

我缠着他用狗尾巴草编个戒指给我,他忙了好一会才戴在我的手上,还未过两分钟,它就无力的散开,落在我脚边的水洼里。

来不及难过就被他拉进宝庆银楼挑了一个好看的白金戒指。

刻着“foreverlove”,小巧,闪眼。

爱情一直都很迅猛,让我眩晕。

那时候的苏沐枫二十六岁,全身都是阳光的气息,我像个白痴一样迷恋着他。

他说会永远爱我,会娶我,会给我一个婚礼,会和我白头偕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