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玉镯

巧际会,故里重回事事非(5)

红玉镯 白鹭飞 1066 2010-09-03 09:26:56

  眼皮子越来越重,我幽然合上双眼。或许是旧伤还未痊愈的缘故吧,我这样想着。

“笃笃笃——”一阵不疾不徐如旋律般的马蹄声悠然传来。我微微张眼,循声望去,却见一行人,悠然靠近。有个牵马的侍女,容貌身形颇为熟悉。我死死的盯着那侍女,眼前掠过这样的画面:雪白的梨花树下,一个粉装的丫鬟,弯腰俯首,侍弄花草——秀儿!

我极尽全力向来人挥手,喉咙里却挤不出半个字,眼皮厚重,浑身乏力,终于蔫了下去……

我一身紫衣,倒在茫茫绿草中甚是显眼。笃笃笃的马蹄声停了下来:“云梨,你且去瞧瞧。”是一个温婉的女音。此时,这一队人马,距我不过五十步之遥。

那牵马的侍女小跑过来,蹲在我面前,趴在地上唤我:“姑娘,姑娘,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额角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一滴一滴的往下滑。

我舔一舔因过分干燥而皲裂出血的嘴唇,血腥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刺激着我的神经,我顿时觉得心里一个激灵,仿佛清醒了些许,唤道:“秀儿——”

她先是一惊,愣了一会神,只眨眼间的功夫,便面色平静,缓缓道:“姑娘认错人了,我不是秀儿,我叫云梨。”

云梨,是白云漫天宛若梨花,还是满树梨花正如天上的白云?我轻轻念着,品味着“云梨”二字,道:“真是极好的名字。”

我目光径直落在她的脸上,她并不躲避,也不显慌乱。

“你是不是从洛城来?”我问。

“不,我从未踏足过洛城。”她斩钉截铁的告诉我,神情从容自若。

我静静的凝视着面前的女子,约摸十六、七,虽是下人,却生的一副好模样,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确有七八分肖秀儿,却比秀儿多一分水灵、一分警觉、一分聪颖。

蛮以为在渺无人烟的地方遇上了故人,心里忍不住一阵欢喜,可料原来不是。突觉失望之至,眼皮越来越重,于是昏昏然闭上了眼睛。

“姑娘!姑娘!”

我听的见云梨的呼唤,但是我已没有力气回答她了。

“她怎么样了?”是另一个女音,温婉甜美。

“小姐,她好像昏厥了。”

“那——”陌生女音稍有迟疑,仍不失甜美,“带她回山庄吧,一个姑娘家在这荒山野地里,终究是不安全。”

于是我被几个人胡乱的缠着、扶住,终于被扛上了马背。

笃——笃——笃——,一声一声,极有规律。

我听得清这不急不缓的马蹄声,但这具躯体,沉重的宛若被千斤巨石压着似的,连伸伸腿动动手的动作,都做不了,而嘴唇异常干裂,疼痛,嘴里也像是被什么东西黏住了般张不开来。

我只好就这样伏在马背上,警觉的倾听着周围的动静,任由马儿把我带向陌生的地方。

被从马背上抱下来时,已是过了大半个时辰。我极力睁开双眼,却见一座府邸赫然屹立眼前,虽然瓦墙俱已陈旧,然而从大门两侧摆放的石狮子以及大门上方硕大的牌匾上,仍然能够感受到:此家非同一般,必定是名门望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