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玉镯

宫苑深,宫怨深深深几许(6)

红玉镯 白鹭飞 1009 2010-09-03 09:26:56

  我已入宫近一个月了,皇帝即不来见,也不传召。我便只好在这寂静院落中打发着时光,门楣冷清,几乎无人问津。

都说是女儿心海底针难猜难测,却不见,这帝王心,更是难猜难测。他硬生生的把我传入宫里,又活生生的把我晾在一边,连瞧一眼都懒得。衣食住行,样样只觉得苛刻,何曾见了一分一毫的用心?

我就这样不主不仆,名不正言不顺,蜗居在重重宫苑最为偏僻的角落,自生自灭中,心中郁郁难安。

这是一个极其闷热的夏日,晴空万里,没有一丝云彩,太阳肆无忌惮的直泻下来,把地面烤得滚烫滚烫,连翠竹也抵不住太阳的爆晒,叶子都蔫了下去。屋内的窗口大大的敞开着,却没有一丝丝的凉风透进来。知了不停的叫唤,叫的人心里烦烦的。人懒懒的倚在榻上,手上的绢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带起沉闷的气流,却是热风,汗水便淋淋沥沥的**了薄薄的衣衫。

不知过了多少时辰,放眼望去西边的天空,像是披起了一层薄薄的昏黄色轻纱,太阳掩起妩媚的笑脸,纵身慢慢没入云海之间,一点一点,斜侧着身子,仿佛极不情愿,然而由不得他。

夕阳惆怅不去,却不得不去。

无形中似乎有只有力的大手,用力地将其拽落下去,天空渐渐昏暗下来,竟稍有些凉意。

我迎风立在湘妃竹旁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顿时心情也舒畅了不少。

于是,悠步出了小院,慢腾腾的沿着鹅卵石铺就的小径,漫无目的的行行走走,走走停停,只享受着落日黄昏后的那一点清凉。

傍晚,栖息的鸟儿正在归巢,黄莺儿滴沥沥的鸣唱。

正饶有兴致的欣赏着这傍晚的美景,却见层层叠嶂之后,几个宫女面红耳赤,似乎起了争执。

我心下好奇,悄悄的走近了几步,竟然是竹儿和青儿,正和一个趾高气扬的紫衣宫女争论着什么。瞧那紫衣宫女的头饰装束,不乏贵重之物,想来是哪个得宠的宫里的奴婢。于是把自己藏在假山后,攀一枝花儿掩面,静静的听他们说些什么。

“你们的小主入宫也半月有余了吧,起初大家还以为凭着她南国第一才女的美誉,怎么的也能赢得皇上青眼相加,怎知竟然是这么的主不主,仆不仆的蜗居在深宫最偏僻的角落,恐怕难有出头之日了。”

“休得胡言。我们小主出身名门,才貌冠绝,气质高华,总有出头之日的。”竹儿说。

那紫衣宫女嗤笑一声,道:“宫中从来不缺乏有才有貌的人,缺的是有福气的人,那要看你们小主是否有这个福气啦。可难为你们这些做下人的,主子不被待见,你们也好不到哪儿去了。”说着,脸上颇具鄙夷之色的望着竹儿、青儿,“瞧你们的这身打扮,可有一点贵重的饰物不?”说着,故意伸了手去拨弄耳际那颗金镶玉的耳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