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玉镯

宫苑深,宫怨深深深几许(8)

红玉镯 白鹭飞 1155 2010-09-03 09:26:56

  同一支调子,来来回回吹奏了几回。越吹心里越黯然,眼泪也簌簌的落了下来。

不知是心里悲苦凄凉,还是夕阳西下暑气渐消的缘故,非但不觉得热,竟然感觉身上有阵阵寒意,一阵凉风穿过湖面带来潮湿的气流,我竟然打了一个寒颤。

抬头看天色渐渐暗了下去,一勾新月悄悄挂在天上,星光点点,宛如洒满了碎金般,举步正欲往回走,却听见一个男子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夕阳芳草本无恨,才子佳人空自悲。”

我心中一怔,慌忙循声望去,却见一个身着雪白长袍的男子,悠然立在树影里,离我不过丈许远。

杜衡——

我的脑子忽的闪过这样一个名字。

但是我知道不可能。这是皇宫重地,杜衡幽居山野间,不过就是个大夫吧。

我猛的退后了几步,虽不知来者何人,然而能在夜间活动于宫苑中的人,还能有谁?心中有阵莫名的惶恐,只想越快逃了越好,遂屈膝行礼道:“俗音难入耳,扰了尊驾,恕罪。”只略略一停,也不等他答话,说:“告辞了。”

话音一落,举步穿越婆娑树影,瞬间便消失在暗夜里。

如若,他就是当朝天子,我就这么一走了之,不是生生错过了一次极好的机会吗?难道我忘了代嫁入宫的初衷了吗?想着这些,心里不免懊悔起来。如此好的机会,是不是该好好的展示自己,以求一见倾心呢?

才到鹅卵石小径上,却见云梨并竹儿、青儿,手提风灯,边走边唤着我。

我慌忙应了一声。

青儿立即迎上前来到:“小姐好找。天色那么晚了,多让人担心啊。”

我笑笑:“皇宫高墙里面,能有什么事?”

遂于她们一同回小院,心里依旧有所忐忑,患得患失。

手执一卷《诗经》,半晌一个字也没有读进去。银制烛台上的红烛燃了大半,泪珠盈盈,烛光也暗下去许多。瑛嬷嬷取出剪子剔了一下烛心,烛光倏地亮了起来。

我本心神恍惚,忽见烛光明亮,被吓的嚯的一声抬起头张望。

瑛嬷嬷只当不见,轻声说:“小姐今日外出,可是遇见什么事了?”声音细细平常,就像是寻常闲聊。

我迟疑片刻,才把今日所出湖边遇上陌生男子之事和盘托出。

瑛嬷嬷听了,脸上淡淡,问道:“小姐当真想承恩天子么?”

我被她这一问,问的愣了好一会,讶异的不知说什么好。

“既然入宫来,要么承宠,要么失宠;要么荣耀,要么落魄。小姐最算是寻求天恩,也是人之常情。”瑛嬷嬷淡淡的说着。

“可是我一惊之下,一走了之,只怕生生错过好时机了。”我郁郁道。

瑛嬷嬷望着我,淡淡道:“也不尽然。小姐虽未册封,但终究是奉了天子的命入宫侍驾的。如若那人不是皇上,小姐一惊之下,一走了之,保持了矜持,便可排除私下会见陌生男子的嫌疑。如若那人真是天子,小姐虽然惊愕,却不失礼数,可见端慧难得。加之美貌如花,月华下,只怕更是耀目动人,恐怕已经留下深刻印象了。”

我凝眸静静的听着,道:“那我该当如何?”

“一动不如一静,静观其变吧。”瑛嬷嬷语气平淡,无喜无忧。

我凝视者烛光中的这位看惯繁华起落的嬷嬷,宠辱不惊,贵贱不欺,平淡如水,大抵就是岁月赐予她的礼物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