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玉镯

宫苑深,宫怨深深深几许(7)

红玉镯 白鹭飞 1064 2010-09-03 09:26:56

  青儿冷眼瞧着她那卖弄风骚的样子,只淡淡笑笑,道:“姐姐的耳朵长大的巧,配上这金镶玉的耳钻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只是,眼看天又要黑了,这么贵重的耳钻,如果被姐姐不小心拨弄的掉进了草丛中,要是寻不回来,那就真真可惜了。”

说着,拉了竹儿的手转身就走。

那紫衣宫女见状,愤愤的喊道:“走吧走吧!看你们那德行,跟着那样的小主,活该永无出头之日!”

青儿本已经迈开了步子走了丈许远,气不过她如此说,又折了回去,道:“诚如姐姐所说,宫中缺的是有福气之人,然而福气是需要善念和忠诚来累积的,如姐姐这般东边墙欲倒,急忙奔西墙,如若天有不测风云,东边的墙竟然不倒,西墙却在风雨中摇摇欲坠,将如何是好?我们小主好心性,只要我们衷心,即便不得宠,只要有她一口饭吃,也不少我们一口粥,终究不会落得个东西不着边的结局。”

说完,头一甩,秀发扬起,傲然而去。

好个伶俐的丫头,如此一番含沙射影的话,说的那紫衣宫女涨红了脸,却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只狠狠一顿足愤愤自己走了。我真是小瞧她了。

我望着她们消失在暮色的身影,又喜又忧。

喜的是,青儿年纪轻轻,竟然这般有见地,还对我衷心耿耿,用心维护。忧的是小小一个宫女,对我尚且可以如此评头论足,其它宫嫔,是如何看我的?我现在的身份,着实尴尬,其实也怨不得别人吧。

被人数落,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如此境况,是我未曾料及的。原想着借着荣宠圣恩,手刃仇人,而今看来,也是茫然。

一边思索一边漫无目的的走去,忽的小径到了尽头,一汪碧水铺在眼前,湖面平静如镜,湖边青草郁郁,佳木茏葱,奇花闪灼。湖岸立一个半人高的白色光洁的宣石,宣石上刻着“影月湖”三个隶书大字,并用鲜红的蔻丹描了,衬着白底的宣石格外夺目。

沿着湖岸向东行进,道路渐渐平坦宽阔,却见飞楼插空,雕甍绣槛,皆隐于山坳树杪之间。远处崇阁巍峨,层楼高起,面面琳宫合抱,迢迢复道萦行,青松拂檐,玉栏绕砌,金辉兽面,彩焕螭头,好不壮观。

这才是皇宫应有的景致,我心里暗道,岂是我所蜗居的连牌匾都未挂的小院可比?

想着想着,心里蓦地涌起遭遗弃冷落的孤苦滋味来。

“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

抬头极目望向西边仅余的一抹如血殷红,心中一股酸楚蓦地涌上心头,只觉鼻尖一酸,眼中便擎满晶莹。

倏地采下一片叶子,叶子青翠可人,扁扁长长,凑在唇边一吹,“哔呖呖”一声,倒也悠扬,心中的苦闷如翻滚汹汹的波涛,只欲喷涌而出化为无数音符,滴滴沥沥的悠荡起来: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