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玉镯

夜转幽,同感班姬无限愁(1)

红玉镯 白鹭飞 1029 2010-09-03 09:26:56

  好好的一场乞巧仪式便这样被搅合掉了,还落了痛脚在他人之手,也不知他人是何居心。

和衣躺在床上,透过窗棂可见星辉点点,心里更是黯然,遂披了一件紫罗兰色的薄纱披风,寂寥的踱在小小的庭院。院子的上空,一方墨色石砚般的天空荧光点点,新月如沟,清辉漫天。

玉露金风报素秋,穿针楼上独含愁。

双星何事今宵会,遗我庭前月一钩。

夜已转幽,风过寂寂。

本想采一片竹叶吹奏叶笛,廖以解忧,却又一来顾忌宫人都已经歇下,不忍心扰人清梦,二来夜渐深沉,若被有心人听了去大做文章,怕是性命堪忧。

于是只好作罢。

低头拾起一颗方才遗漏了凝蜜香珠,有拇指盖大小,通体晶莹,清香袅袅。于是把它揣在怀里,盈满怀清香,钻进院外密密的湘妃竹林里。

自影月湖畔两次巧遇胤轩,唯恐让胤轩觉着我是有意而为之,故而不常溜达在湖边,便命人在院子侧竹林深处架一座小小巧巧的秋千,烦闷之时携一本诗书,躲在清幽竹林里打发时光。

夜风轻轻拂过,竹叶沙沙作响。我独自幽坐在秋千长,脚尖轻轻一蹬,便轻轻荡悠起来,紫罗兰色薄纱披风亦轻悠悠的风中飘起。

静谧的夜里,虫鸣充耳。

忽闻箫音幽转,侧耳聆听,音色悠扬,渐渐辩得真切: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原来是秦观的《鹊桥仙》。心下疑惑,谁的胆子竟然这样大,夜半时分独自吹箫?却吹的这样的靡靡之音?还吹在了这距离荣宫不过百丈远的湘妃竹林里?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心下暗笑,“长信深阴夜转幽,瑶阶金阁数萤流。班姬此夕愁无限,河汉三更看斗牛。”

宫中情事,何来长长久久,朝朝暮暮之说?杨贵妃再得圣眷,也不过是落得个赐死玛维坡的结局。班姬何尝不是因宠入宫,然而新人如花时时新,最终也只能是郁郁而终。历代老死离荣宫的妃嫔,大多称过恩得过宠,荣华落尽容颜老,到头来不过是一指烟云罢了。

想着这些,觉得自己好像也没那么可怜。我入宫一来不为荣华,二来不是因情,三来还让南国第一才女免遭此罪,算是一大功德。

反正禤宁已经死了,而今活着的是凌落蕊,我何曾期盼过“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何曾期盼过“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想着这些,竟然有些心虚。星光中,那个素扇轻摇,温润如玉的白衣少年,修长的五指擎一粒珍珠般白亮明润的药丸递给我……

杜衡——

我心里暗叫,不过就是萍水相逢罢了,不过就是因为我眷恋濬哥哥的情意罢了,怎么杜衡的形象会像幽灵一样潜伏在我的心中,总是不经意的显现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