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玉镯

乞巧节,我家今夕难乞巧(6)

红玉镯 白鹭飞 1116 2010-09-03 09:26:56

  我望着她手上莹亮盈红的香珠,点点头。

“据本宫所知,此香珠名曰‘凝蜜香珠’,须得用檀木、月桂、柏木等十九种木质,添加牡丹、玫瑰、芍药等十九种名花,加初春三月三的无根水,六月六的荷叶露珠,九月九的深山活水,十二月十二的山尖冰雪,经七七四十九道工序密炼而成,香气盈盈不绝,久久不散,香味甘甜,清儿不腻,乃是禹城第一特产呢。”

我笑道:“姐姐果然是见多识广。妹妹对香素无研究,以为只是寻常之物,一直搁在匣子里没有理会,若知道是这样好的一盒香珠,妹妹定然要赠与姐姐品鉴才好呢。”

说话间,太医背着药箱求见,薛妃一扬手道:“还不快传!”那太医便一颠一颠的进来,在我的腕上悬了一根细细的银丝,用于把脉。好一阵才道:“小姐可有什么不舒服?”

“没有什么不舒服,只是手肘擦伤了些许。”我答道。

“小姐放心,没有大碍。”说着从药箱里取出一个青花小瓷瓶,“该药涂于伤处,每日一次,三日便就好了。”

“有劳了。”我笑着道。

病已经看完,那太医恭敬的退下,不料薛妃却打住了他:“余太医精通医理,更著有气味辩证一说,想必对气味是颇为敏感的,适才从院里经过,可有闻着什么不对经的味道么?”

薛妃此言一出,个个面面相觑,我的心里禁不住扑通扑通的跳起来。

余太医也是愕然,如实说:“是禹城的特产凝蜜香珠的气味。”

“还有吗?”薛妃对余太医的回答并不满意。我心里暗叫,心里凉凉的抽了一口气。这个不动声色的女人,该不是早就瞧出端倪了,只不过是不想打草惊蛇,须得借太医之口说出来,证据确凿。先前对我的关心备至,原不过都是一场戏而已。可是我与她并无过节,若说争宠,更加没有必要。胤轩何曾传召过我?谈什么宠幸?没有宠幸何来争宠?她这么苦心积累所谓何事?

余太医低下头,略作思忖,正欲说,薛妃却出言止住了他:“也罢,不过就是凝蜜香珠的气味罢了。”说着,便打发了余太医下去,转而又笑盈盈的对我说:“妹妹的凝蜜香珠真真的是好,姐姐可否捡几颗带回宫里去?”

我心里一阵愕然。

薛妃果然不是等闲之辈!

遂笑盈盈的道:“何劳姐姐费神?”扭头对云梨说:“命竹儿青儿把凝蜜香珠收拾好,用匣子装好,送去薛妃娘娘宫中。”

薛妃闻言起身,道:“谢谢妹妹了。天色已晚,姐姐就不打扰妹妹,回宫歇息了,”说着起身举步欲去。

我慌忙施礼相送,见薛妃回眸一笑:“妹妹不须多礼,好生歇着,注意身子。”

“多谢姐姐关心。”我嫣然答道。

这一声声的姐姐前、妹妹后的,我的浑身都起满了鸡皮疙瘩。

热闹的小院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不,比往日更甚,而今是死寂!

瑛嬷嬷冷冷的一句话似乎是从遥远的天际恍惚而来:“如今,算是给薛妃握着了一端把柄了。”

家家乞巧望月明,本是乐也融融的好日子,可人在高墙之内,连这点自由也荡然无存了。

薛妃——

我念着这个称呼,心里霎时凉了半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