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玉镯

莫回首,阑珊处多少往事悠悠(5)

红玉镯 白鹭飞 1811 2010-09-03 09:26:56

  我顺着他的指引抬眼望去,天空掠过一双衔着泥巴的春燕,低低的穿过树梢叽叽啾啾着越飞越远。

濬哥哥低下头温柔的理了理我鬓角垂落的散发,面色忽的凝重起来,低低的喊了一声宁儿,却哽咽住再不言语,只把目光游移到远处,盯着那双春燕远去的方向发呆,神色痴痴。

濬哥哥心中的万般滋味,可惜我当时读不懂。

之后,好长一段时间,濬哥哥的父亲过来公主府,他却没有跟来。

直到有一天,我的父亲说:“宁儿,赶紧跟爹爹去看看你的濬哥哥,他……他快要不行了……”

我忽的如闻雷鸣,耳边轰隆一声巨响,扑在爹爹的怀里哭叫道:“不可能!不可能!”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他,一个夏日的黄昏,残阳如血,绛云树的花朵在风中簌簌而落,一地殷红。

濬哥哥极其虚弱,大热天里,他躺在床上,竟然盖着厚厚的锦被,身子依旧颤抖不止。他的鬓发散乱,脸色煞白,毫无血色,双目无神,唇角皲裂。

我看见他这样,只喊了一声“濬哥哥”立即刷的一下泪水夺眶而出。

他挣扎着举起一只手,似乎拼尽全力想帮我擦干眼泪,但是徒劳,我看见他的手只略略举起,便又软弱无力的落在厚厚的被褥上。

我抓起他的手,只不住的喊着“濬哥哥”。

濬哥哥艰难的挤出一丝笑,声音微弱如同蚊鸣,说:“宁儿不哭。”

略停片刻,他的双眸凝起了晶莹,声音也变得幽咽起来:“宁儿,如果濬哥哥能长大,一定要取你过门。濬哥哥要找一棵很高很高高的插入云霄的树,为你盖一座很小很小但是很巧很巧很温暖很温暖的小屋,我们就像小鸟一样,快快乐乐的住在树上,我会为你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寻找食物。但是不论飞的多远,我都一定回记得回家的路。因为家里,有你——宁儿……”

似乎还有未尽的话语,但是濬哥哥就这样闭上了眼睛,睡着了,任凭我怎么呼呼,他也再不睁开眼睛,再不起来了……

我看见他的两眼挂着泪花,嘴角那丝笑意,却越见深沉……

从此,宁儿再也听不到濬哥哥的绵绵的声音,再见不到濬哥哥浅浅的笑意……

濬哥哥,而今的你,可会是化成了一只大鹏,兀自悠翔在深远的天空?心灵的深处,会不会有一点点牵念着宁儿?

突然想起,濬哥哥也是极爱一身雪白的服饰,爱到不舍得穿一身雪白。他说,白色太纯净,恐不小心玷污了这纯净。他还说,世上只有白色,才是最纯净,最无暇的,譬如雪花、譬如白霜、譬如那天上流转的白云……还有,他总是笑笑的捏捏我鼻子道:“譬如宁儿最喜爱的——梨花。”

白色,纯净的白色,我也最爱这纯净的白色!

能与我分享这份纯净的濬哥哥,你可安好?

一直不明白我为什么会那么轻易依恋了萍水相逢的杜衡,蓦然间醒转过来,原来,不是因为他的倜傥风流、飘逸俊美,更不是因为他的救命之恩,而是因为他那一袭纯净的白衣,我与濬哥哥都极爱的纯净的白色。

原来我的心里一直住着一个人,那个人,不是杜衡,而是我的濬哥哥。

濬哥哥已经去了,却带去了我的心。

幽幽想起自己此时的境地,真真的也够可笑,糊里糊涂冒名顶替入宫来,又糊里糊涂被晾在一边不闻不问。

禤宁啊禤宁,你这一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残阳下,湖光潋滟,各式的花木无不披上了一层淡淡的余晖。

我静静蜷在榕树下,昂头凝视高高架在树杈上的小木屋,心头一热,便把绣花鞋一蹬脱了,光着脚丫,攀着树枝,一点一点的往上爬。

我想要在小木屋上坐一会儿。

哪怕只是靠近它,摸摸它,也是好的。

虽然我知道,这不是濬哥哥要送给我那一座。

小木屋架的很高,我攀了好一阵,抬头看去,那小木屋依旧离我还有丈许远。树皮很粗糙,攀的我的手掌通红,有点点被撂伤,吃吃的痛。于是我捡了根横逸的粗壮枝干,横坐在枝上看湖中荡漾满目的五光十色。

忽闻一声责问:“谁坐在我的地盘上?”

抬头望去,借着落日余晖,看见一袭白影悠然飘在眼前,面色凝重,无一豪笑意。

我吓得一晃神,手上没有抓稳,呼啦一声,只闻风声耳边呼呼而过,身子便已坠落在半空中。

陡然翻转身,双膝微曲,想要沉稳落地,却终究是学艺不精,啪的一声滚落在地。

所幸是软软的草地,要不准要头破血流。

那白衣人见我从树上跌落下来,也吓的脸色煞白,慌忙奔过来欲要接住,却终究是慢了一拍,眼睁睁的看着我从空中坠落到地上,见我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并没有什么大碍,才笑笑道:“姑娘好身手。”

我理了理鬓角零落的碎发,晚风却又瞬间把它吹乱了。

太多的过往和思念缱绻,我知道我的眼里已是泪光盈盈,遂不敢再回首望他一眼,只自顾自的提起绣鞋,低头屈膝福了一福道了声歉,未及他反应过来,我已经慌忙转身举步而去。

风越来越大,宽大的紫纱衣袖、碎花浅红裙裾以及长长的秀发,纷纷扬在身后,我的脚步越来越快,最后变成小跑。

我几乎是落荒而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