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玉镯

夜转幽,同感班姬无限愁(2)

红玉镯 白鹭飞 1091 2010-09-03 09:26:56

  心中有些烦躁,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荡秋千,顺手扯一把竹叶,一点一点的撕成条,而后往前抛去,幽幽的望着这些小条条慢慢的坠落在地。

箫音越来越真切,先前的曲调毕了,换成柳永的《蝶恋花》,幽咽成音,缠缠绵绵,似乎就在近旁似的。回转身去四下张望,却是不见人影。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我低头理好鬓角零落的发丝,轻轻荡着秋千,忍不住跟着远方的箫音轻声和着。箫音越发近了,骤然抬头望去,竟然是一袭白衣翩翩宛若流云。

我吓的慌忙从秋千上跳下来,竟然一个不小心扑在地上,直觉掌上吃吃的疼,凑近了细察,一粒一粒的小沙子犹自黏在掌间。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膝盖上也是一阵一阵吃吃的疼。

那白衣人已经亮丽的站在我的面前,借着幽暗星辉,面目轮廓依稀可辨,英姿飒飒,想来不过二十出头。他却也不急着来扶我一把,只把一竿墨绿的翠玉长箫别入腰间,笑吟吟的向我伸出手来,道:“那日从高高的树杈上下来,小姐尚且都没有受伤,怎么这小小的秋千,竟然就难倒小姐了吗?”

又是这个白衣人!

我并不去扶他伸向我的手,犹自挣扎着站起身,正想屈膝行礼退下,不料膝盖不受力,一屈膝便整个儿跌落下去。

那个人见状,蹲在我的面前,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牙齿宛若天上的星星璀璨,道:“小姐,这次恐怕逃不了了。”

我故作惊讶,道:“深宫大院,怎容得你胡来!我是凌家三小姐凌落蕊,不管你是谁,不许污了我的清名之声!”

说着从头上拔下一根银钗,寒光闪闪的对准了他。

他没料到我的反应竟然这么大,冷不防退后了几步,神色骤然暗了下去。好一会儿,脸上的又漾起连连笑意,道:“凌家三小姐可是读《女训》、《内戒》长大的,性子如此之烈?”

既然起不来身,我干脆席地盘坐着,双手胸前合掌,道:“小女是伴我佛长大,读的是《佛说菩萨内戒经》。”

“我佛慈悲,既然是伴佛长大,当该心肠慈悲,渡世为怀,何以要利器毕现?”

我被他这么说来,竟然一时语塞,不知如何是好。

“小姐太清高自傲了,得磨一磨性子。”那白衣人说着。

“非我清高自傲。”我反驳道:“只是女子名声节气自当比性命重要,没了名声节气,不过就是行尸走肉罢了。”

“那么小姐入宫来所谓何事?”

“只因天子传召。”

“不渴求荣华富贵?”

我冷冷一笑,道: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一切皆了了,荣华富贵算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