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玉镯

夜转幽,同感班姬无限愁(3)

红玉镯 白鹭飞 1088 2010-09-03 09:26:56

  “那么,你的意思是你是被迫入宫?”忽然间他的面色几分凌厉,我的心陡然一颤,大叫糟糕,他是当朝的天子,我这么说未免太抚没了他的尊严了,如若他记恨,那么凌家上下也会跟着遭殃的。

时已过几月,不知真正的凌落蕊可找到幽静之处隐没了身躯。然而,就算找到了那又如何?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如若皇帝要寻你,终也是在劫难逃。

“天下都是皇上的,况我这一小小女子?既然皇上要小女入宫,小女自当领命就是。”我小心翼翼的说。

“你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白衣人的眼里越发多了几分凌厉。

“我已自报姓名,公子是否也当自报姓名?”我转了话题道。

“休要转移话题。回答我的问题。”他的眸间尽是坚定的神情。

我冷冷笑道:“公子虽是一身白衣,借着夜幕作掩盖,而今连自家姓名都不敢报,果真是不光明磊落。”

“我既然可以晚间出入宫墙,自有我的过人之处。一场相见,也算是缘,你若不想留在宫中,我可以帮你离开。”

听他如此说的不着边,我翠绿一口,道“胡说,我愿留宫中。”

他又是一阵阵哈哈大笑,道:“强自留在宫中,是怕连累了家人,并非自愿吧?”

我冷冷笑道:“几次巧遇公子,怕都不是巧遇吧?你要做什么?”说着,一把上前,尖锐的银簪直抵他的喉咙。

他的头微微后仰,握住银簪,平静道:“不做什么,只是想帮小姐一帮,不想这南国第一才女就此老死宫中。”

“谢谢了。但是,不需要。”我收回银簪,冷冷的说,转身便要离去。

只闻耳后的笑声更为朗朗,嘲讽道:“看来小姐还是想要荣华富贵嘛!”

我的笑意更冷,道:“就当是吧。”

突闻背后长长一声叹息,苍凉的宛若遗留在天际的孤零零的一颗孤星闪着冷硕的光,而后是失望之极的落寞之声:“看来小姐是真的不认得我了罢。”

我又惊愕又好奇,忍不住转过头来,星辉月光下,那一袭白在墨色的湘妃竹林的显得格外瞩目。

他见我停住了脚步,蓦地有一丝喜悦,连声音也高亢了几分:“你记得我了?”

我努力的搜寻着在禹城凌家时凌母与凌落蕊与我提过的所有人和事,想要找寻到蛛丝马迹。但是,徒劳。于是只好摇摇头,双眸里闪着不解和奇异的光。

他原本清亮了许多的眸光霎时黯淡了下去。

忽然想起,凌落蕊曾在禹城郊外的清音庵修行,而禹城曾是瑞和王的封地,既然胤轩是瑞和王之长孙,极有可能到过禹城,偶遇过真真的凌落蕊。

这样,也能解释为何他对凌落蕊穷追不舍,派人连请带逼的寻凌落蕊入宫来。可是,如果是这样,那么我入宫数月以来,却不见他的半字温言脉语,不见任何的加封宠幸?

我心里纳闷,不想与他再纠葛下去,道:“小女与公子素无交情,何来记得不记得一说?夜深露水重,小女先行告辞了。”说着也不屈膝,只抱双手与左腰侧福了一福便转身要走。

“小姐,如要成为你的良人,须得怎样的人?”他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