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玉镯

夜转幽,同感班姬无限愁(4)

红玉镯 白鹭飞 1265 2010-09-03 09:26:56

  我一愣,被劈头盖脸的这么一问,一股热浪翻涌上头,脸红抵耳根。低头加紧了脚步更欲匆忙离开,不料他竟然已经挡在我的面前,目光炯炯直落在我脸上,紧紧逼视着我。

我不得不后退了几步,头低垂,只好说:“千金易得,一心难求。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如若你成天子宫嫔,你的愿望不过是奢求。”他说,“择日不如撞日,我今日便放你出去吧。”

说着便不由分说的拉起我的手,娴熟的躲开戍守,直往西宫门奔去。

忽听一声喝:“谁?”

我吓的魂都要出来了,他慌忙把我扯进了太湖石后,躲开戍守的视线。

“谁?赶紧出来!饶你不死!”那人不依不饶的喝道,只一个呼吸间的功夫,周围已经布满了戍守,白色的铠甲,银色的长矛,寒光闪闪,咄咄逼人。

我的手心冰凉,沁着汗,思寻着如何编个借口圆过去,遂挣脱他的手,道:“眼下想全身而退是很难的了,你既然是来救我的,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受了连累。如果曾经我们有过什么瓜葛,今日就当是偿还了,从此以后,各不相干吧。”

语毕,颤颤的从太湖石后出来,我一现身,立即被人墙重重围了好几重,寒光凌厉的长矛直抵我的头颅,我惶恐的跪倒在地,道:“小女是皇上亲召入宫的凌落蕊,夜晚虫鸣太甚睡不着,起来追着一只小猫,不想冲撞了各位,实在是抱歉。”

那些人闻言,才把长矛稍稍的拖离了我。一个全副盔甲腰别大刀威风凛凛的人站出来,道:“不管是谁,宫禁已始,皆不可随意走动!来人,带走!”

我心里暗叫苦,却一时间又是无计可施。

正万般无奈之时,只听一声厉喝:“放肆!”太湖石后一袭白衣翩翩,他负手而立,飘逸中不失威严,戍守无不跪地垂头,惊呼:“皇上万岁万万岁!”

我依旧是跪在地上,垂头低眉,不敢做声。

他果然是胤轩。

只是他的举动也是奇怪,他为何要用这样的方式与我交流?

他走向前来,扶起我道:“没事了。”嘴角一丝笑意温软如清风拂面。

我谢了恩,顺着他的力道站起身来,眸光里具是不可思议的疑惑。

“我说过,我自有我的过人之处,如若你不想留在宫中,朕立即就恩准了你。”

我环视了四周的戍卒,胤轩马上屏退所有人,道:“这是你的大好时机,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你自己把握。”说着把头转向一边,那意思就是:请自便。

我疑虑片刻,终是如是说:

“皇上对小女可有心?”问出这样的话来,连我自己都不能相信,脸色瞬间嫣红。

他昂首向天,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只是——”他停了一刻,“只是,身不由己,恐难一心。”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我的头几乎是埋在胸前,声如蚊呐。

禹城在长江岸,如若胤轩和真正的凌落蕊曾有过什么偶遇,这首诗该能略表一二。

果不其然!

他的眼里跳跃着激动的光芒,道:“原来你是记得我的!”

我低低的争辩道:“不记得。”然而这毫无气力的争辩软软的出口时,更像是撒娇。

他激动的一把揽我入怀。

一切来得太快了!我的脸贴在他扑扑跳动的胸口,心里一阵眩晕似的惊喜。

我知道,我已得他心了。

即便是不能长久,又有何妨?我只须借他之手,查明公主府的冤案,让恶人得到应有的惩罚,也就足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