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玉镯

君心在,暗潮涌动我心惶(3)

红玉镯 白鹭飞 1022 2010-09-03 09:26:56

  我打了个哈欠,那意思是我累了。

瑛嬷嬷等人识趣的退下了。我叫住了云梨,道:“云梨,进里屋来陪我一会儿。”

云梨依言。

我坐在茶桌前,云梨便忙着取了茶杯,给我斟了一杯,尔后恭从的垂首侍立一旁。

云梨是从凌家随我入宫的,虽然平日里也待我至礼至仪,却不曾见过这般的生疏,一时间我极是不习惯,遂起身来拉了她的手,想让她坐下。

不料她竟然是一躲,慌忙道:“奴婢不敢。”

我眉心一蹙,不悦道:“云梨要置我与何地?云梨难道不知,我只把云梨当成姐妹而非主仆?”

“小主对云梨的心,云梨自然是明白的。只是而今小主已经是小主,云梨仍然是云梨,贵贱有别,云梨不敢僭越。”

“云梨这么说,是要把刀子刺进我的心窝么?”我瞪着她说,心里极是不满。

“云梨不敢,云梨该死!”说着,她慌忙跪在我面前。

“罢了——”我一挥手,心一横,竟然没有去扶她起来,道:“留你下来,是有件事情想要问问你。”

“小主请讲。”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你们家小姐——”我把声音又压低了几分,“我指的是真正的凌家三小姐,吟诵过这首诗么?”

云梨抬眼不解的望着我道:“小姐精通诗书,吟诵过太多的诗词了,应该是有吧。”

也对,我问的太宽泛了。于是单刀直入:“凌三小姐以前见过当今皇上么?”

云梨更是疑惑不解,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道:“小主怎么这么问?”

我见她似乎不知情的样子,也不再问了,摆摆手道:“下去吧。”

云梨这才站起身子,准备退下。

我慌忙拉住她,道:“云梨应该知道什么是一入侯门深似海,侯门尚且如此,何况皇宫?”

话到此处,已是情动哽噎,唏嘘片刻方道:“还记得薛妃的那一场戏吗?看起来多么的爽朗,对人是多么的关怀,可暗中藏了多少算计?我还是个无名无份,不主不仆的身份时,她都借着乞巧节参拜来打压算计。而今,我见了皇上,有望承宠,你觉的宫中人会轻易放过我吗?一个不小心,我只怕是要死无葬身之地呢。你是从凌家陪我入宫来的,相处这么长的时日,彼此照应,相互信任,你就要这样和我生分起来吗?往后我还可以相信谁去,依靠谁去?”

越说越是情动,不由的眼泪簌簌落下。

云梨终是不忍,用丝巾帮我试了一试眼角的泪水,道:“小主多虑了。云梨对小主的心是不会变的。”说着竟然也是眸间一片晶莹氺意,“正因为有薛妃乞巧之夜的一闹,云梨更加明白,规行矩步,谨小慎微,既是保全自己,也可以为小主分忧。”

四眼相望,泪眼模糊,忽的破涕一笑,心中的疑团俱散。

我这是怎么了,疑心竟然这么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