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喂,叫本大爷达令

第六章 第一个朋友

喂,叫本大爷达令 仺瞳 1990 2013-08-03 16:39:43

  苍穹就像蓝色底板的画纸,上面画着朵朵飘逸的白云,画着灼目的太阳,画着自由翱翔的小鸟……

阳光透过参天大树洒在树下那个“少年”的身上,留下斑斑点点的光斑。

“少年”坐在柔软的草地上,背倚着树干。胸口有规律地起伏着,羽睫微微翘起,在眼皮上留下一片灰色的阴影。一张樱桃似水润的小嘴儿微微撅起,让人忍不住想尝一口。

突然,“少年”的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琥珀色的眸子。

我懒洋洋地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了看学校的钟楼,已经10点43分了,我差不多睡了两个多小时。补了眠就是要精神一些啊。

偶回教室去也!

我站在高二(D)班教室的外面,听着里边噪杂的声音,不由得蹙了蹙眉。身为贵族之儿女应该都很矜持吧,怎么这个班的童鞋无论上课下课都在聊天儿。叽叽喳喳的,比麻雀都要吵。

难道,难道,他们都是奇葩?!

嗯,一定!他们一定是贵族中的奇葩!

“嘭——”

一声巨响。我用脚与门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童鞋们的目光都落在了我的身上。老师也吃惊地看着我。他张了张嘴,可又碍于我的身份,什么也没有说。

我没有理会周遭的目光,径自地走向自己的课桌。我把抽屉里的一堆情书一叠一叠地拿出来,扔在课桌上。我将课桌用力一拍,朗声说道:“写这些情书的女生们,给你们5分钟的时间,把你们自己写的情书拿走。如果没有将情书拿走,我将永远不会正眼看你!还有,以后也不能再向我写,不然后果一样!”说完,一屁股坐在了板凳上。

“啊!我要快点儿把情书拿回来,不然黎王子就不会看我了,那我岂不是更没有希望成为黎王子的女朋友了?”

“不要啊,黎王子不要不理我!”

“王子殿下,我一定不会再向你写情书了,但是你以后一定要多看我几眼啊!”

“对不起,黎王子,惹你生气了,对不起。”

“喂,不要挤我!”

“哎呀?是谁?谁把我的脚踩了一脚,那可是我新买的皮靴啊,八千六百元的!”

“……”

女童鞋们争先恐后地上来拿她们写的情书。我满意地点了点头,想不到我那句话的影响力还蛮大的嘛。

五分钟后,我看着桌子上还剩下的一百六十多份情书。这些应该是其他班的女孩子写的吧。我将它们一把抱起,走出教室,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中。情书们,拜拜咯!

我瘫软地趴在课桌上假寐着。突然感觉到一道直直地目光注视着我。很不舒服地感觉。我霎地睁开了眼睛。与那双看着我的眼睛相视。那个女生慌乱地移开了目光。

咦?我旁边的那张课桌本来是没有人的,她为什么坐在那里呢?就算她本来该坐在那里,可我昨天和今天早上为什么没有看见她呢?奇怪了!

一下课,我就将板凳搬到那个女生的课桌旁坐下。她的脸瞬间染上了红色。我无语地看着她,至于么?

“你为什么坐在这里?”我开门见山地说。

“我,我本来就坐在这里的。”女生水灵的眸子一闪一闪,像慌乱地小鹿。

“那我昨天和今天早上怎么没有看到过你?”

“你,你不知道吗?”

“我当然不知道。”

“我上学的第一天在路上晕倒了,一个男生将我送到了医院。我昨天休息了一天,今天上午才来上学。”

“哦。”

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拿起板凳,准备回到自己的位置。

一双白皙的手抓住了我的衣角。我疑惑盯着她。“宫千黎,你认不认识我?”女生低着头,声音有些低沉。咦?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应该是班上的其他女童鞋给她说的吧。“我当然认识你了!”女生的眸子瞬间亮起来。我又继续说道:“我们现在不就认识了。嘿嘿。”女生的眸子又暗了下去。

“宫千黎,你真的不认识我吗?”女生的情绪有些激动,声音也拨高了几分,“昨日就是你将我送进医院的啊!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我想想。”我用手撑着脑袋,摆出思考状。

女生一阵气哽,险些一口老血喷出。

“哦!”我瞬间抬起了头。女生激动地问:“想起来了?”“呃……”我戳了戳脑袋,“想不起来。你讲给我听吧。嘿嘿……”“噗——”女生终于忍不住,喷出一口鲜红的血。

女生无奈地拍了拍额头,说:“昨天早上,我晕倒在了一个路口。那时候是你将我抱起,送去了医院。知道我醒了之后,你才走的。”

我又用手撑住额头,呢喃着:“容老夫再想想,容老夫再想想……”

“哎。”我叹了一口气,“我还是没有想起来……”

女生再一次准备吐血的时候,我大吼一声:“才怪!”她才把已经到喉咙的血咽下去。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我拍了拍女生的肩膀,“你叫什么名字呢?你都知道我的名字,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开玩笑有你那么开的么?我叫颜天泪。”颜天泪送给我了一个卫生眼,怪唸道。

“颜天泪。名字很好听嘛。”我向她伸出了手,“既然我认识你,你也认识我,那我们就做朋友吧。你可是我在星野学院交的第一个朋友哦!”

“第一个朋友么?”

颜天泪羞涩地握住了我的手。

当颜天泪握住那双手时,不由得吃了一惊。好一双白皙的手,恰到好处,不大亦不小,雪白若凝脂,仿若无骨,浑然天成。真不敢相信这是一个男子的手。

颜天泪素来觉得自己的一双柔荑美若葱根,但看着自己握着的那双手,却不由得自惭形秽,另一只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与颜天泪握过手后,我又屁颠屁颠地将板凳抬回我的座位,继续睡大觉。

一整天几乎是在睡眠中度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