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情窦牵引的梦

第一章 让过去过去

情窦牵引的梦 念贞妹妹 1697 2013-08-08 23:30:53

  我叫刁囷囷,名字的由来是父亲喜欢《阿房宫赋》里那句“盘盘焉,囷囷焉……”。问他为什么喜欢,他只说是因为读起来有一种霸气的感觉,我自己倒是对我的名字很满意,起码很多人第一次看到我的名字时,都无法顺利的念出来,我享受这样的效果。

父亲从小把我当男孩子养,爬树翻墙头无所不能,连哭都不许出声,他亲手煅造了我坚韧却倔强的性格,如他一样。

在初中,我是班里威风八面的大班长,是学校各类活动的主持,是班主任刘老师手里的宝儿,是父母引以为豪的好孩子。一切的发展过于顺利,如众星捧月般度过初中,我考进了令我有几分畏惧的一中。

之所以说畏惧,是因为早有耳闻那是个学习压力很大,缺少人情味的地方,被叫做“海滨第一监狱”。

这与我的初中形成了极大的差别。我所在的初中班级,义气大过天,尽管大部分的同学成绩不好,但是起码每次心情不好,都有很多朋友倾心交谈;每次胃口难受,都有很多朋友抢着递水送药;每次投票选优,都会全票通过。我爱那个班级,以至于为其全心的投入我的精力,我享受那温暖的人情味,享受大家给予的嘘寒问暖关怀备至。

当我拿走通知取走档案后,在走廊的拐角处遇到刘老师,私下里我喜欢称呼她为刘头。我们长久的对望,愣愣的看着彼此欲言又止,我搜肠刮肚想吐露几声祝福,却最终随泪水咽下。她对我,根本不是器重二字所能表达的。

我们是师生,也是……朋友?母女?知己?姐妹?或许都是吧。她曾说过,我是她永远的骄傲。这句话沉甸甸的,搁置在我的心中,等待着我一个实质性的证明,尽管我知道,她和我父母对我的爱一样,不求我飞黄腾达,唯愿我一生平安。

对望的最后,是她轻轻的一句:“囷囷,不管在哪个领域,你一定会是一个女强人”这种看好更加沉重……我有勇气承受任何磨难的锤炼,却没有勇气让真正看好我的人失望。

我抿了抿嘴角,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扭头走了,是啊,当感激无从表达,祝福有口难开,不舍却定要离开时,复杂的情感浇灌出的笑,一定是不好看的,是扭曲的。

我就像踩着她那句话的节拍一样一步步离开,手里拿着签满了同学祝福的校服上衣,感觉有几分苦涩。因为我是以最低分进一中的,考前的严重紧张焦虑让我中考发挥失常,在估完分数后忐忑难安。可是不管怎么说,我进来了,不管我自己期待不期待,我得到了对我报以期望的人想要的结果,我新的生活已经开始了不是吗?

我想要的生活是怎样的呢?

游遍所有的名川大河,领略各地的民族风情各国的异域风情,看遍人生百态,品尽美味佳肴,做一场赔本的生意,然后寻一份有挑战性的工作,最重要的是,我希望陪我完成这些的,是同一个男人。

只是,在我实现这些之前,我似乎必须按照父母的安排,熬过我的求学之路。此时的我,即将来重点中学的我,突然想不起了读书的意义。我只想熬过去,当我有权支配自己的人生时,让它过的精彩,这种精彩,有成功也必须有失败,有快乐也必须有伤心,有得到也必须有失去。我不怕经历,渴望一切挑战。

短信提示音响起,果然是任海洋。

“七夕快乐。你很快要到一中学习了,我悲了个催的只能念我的中专去了,从五六岁时我的梦想就是把你娶到家当媳妇,现在十五六了,可能到了二十五六我的梦就能实现了吧。我会继续追你的,你高中好好读书不要谈恋爱,把机会留给我好吗?”

这种纠缠我早就厌倦了。把这些年任海洋说过的情话收集起来,或许可以出版一本《情话大全》供众屌丝们学习了吧。我相信一见钟情胜过日久生情,从一开始就没有被放在考虑范围之内的人,再多的努力也只能感动了自己吧。

我打电话给父亲:

“爸,今天七夕,可以送我的个小礼物吗?”

“七夕我应该送你老妈礼物吧?”

“我也要我也要,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

“是吗?那你想要什么?”其实不管什么时候找爸爸要东西他都会满足我的。

“一张新的手机卡,爸爸,不要问为什么了。”这种事,实在和父母不好解释,我一直觉得我对任海洋的讨厌程度是大于等于他对我的喜欢程度的。我们之间什么狗血的暧昧都没有,只是他坚持不懈死缠烂打永不言弃。我无动于衷咬紧牙关宁死不从。

回家的路上,我从机壳里取出手机卡,轻轻的塞到了井盖里,像扔掉了一块砖一样故意拍打了一下双手,抖落那些无从带走的尘埃。

一中,我来了,来的很不情愿。

我离开过去,没有怀揣任何的梦想与期待的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